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历史故事 ->

古希腊的十个变态重口味日常习惯

[2017-01-0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古希腊盛产哲学家,也产出民主之父,他们追求真理,当时引领着一个文明开化的年代。

然而古希腊人的日常生活远不如他们那些曾被载入史册的时刻那样光鲜亮丽,实际上他们当时生活艰难,脏乱,其中还不乏令人恶心的部分。来看这10大古希腊生活真相。

10 医生吃病人耳屎诊断

在古希腊看病,医生会从病家耳朵里掏出一点耳屎,通过他的味蕾和这坨耳屎的亲密接触来诊断病情。没错,尝味体液来诊病。当然,除了这一种招式外,还有别的诊断放大招。比如,医生会用手指拨拉病家吐出的痰,或舔病家的呕吐物来看它有没有甜味。

所有的这一切招数都创始于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希波克拉底医典背后的人。他认为人体分泌各种体液,每种体液有独特的味道。古希腊学医人在学习时要了解这些体液应该是何种味道,以此来确定病家哪里出问题了。

根据希波克拉底的医学理论,尿液应该是无花果味。因此,假如有人身体不舒服去看病,医生会喝一口对方的尿,假如无花果口味没那么足的话,医生就知道这人真的有病。

9 出大恭后用石头擦屁股

卫生纸直到16世纪才在欧洲登堂入室。此前,人们不得不寻求别的方式把屁股弄干净。古希腊人也会像古罗马人一样,用一根绑着海绵的棍子进行清洁,但不是所有的古希腊人都这么优雅。更大众的方法是,他们用石块清洁。

他们在茅厕边堆一坨卵石,用这些硬硬的冰冷的石子刮走不忍离去的余物。有时,茅厕旁的卵石也并非取之不尽,因此,当时的古希腊推广一句顺口溜来提倡大家做到勤俭节约:“一次三块石头,便便远离我!”

有时,他们也拿破碎的陶片把自己刮干净。据说,那个时候报复心重的古希腊人会特意把敌人的名字写在陶片上,再把它砸碎用来获得清洁和复仇的双重暗爽。

痔疮在古希腊是主要的疾病也许并非是个偶然。

8 年龄较大的男子会用公鸡跟小男生进行性交易

古希腊男子会让小男生做自己的性伴侣。通常,年纪略大的男性主动出击。他们物色好还没进入青春期的小男孩,送一只活公鸡讨他欢心——这种送礼获取情感亲近的方法到如今依然盛行。

对这个新交的性伴侣男孩,年纪大点的男性还要充当父亲的角色,教小男孩认识周围的世界。似乎有点掩人耳目之嫌,把这种龌龊行径粉饰得具有公民责任感。这些男人不会挑最需要社会引导的小男孩,而是竭尽所能找到颜值高的小男孩。

随后,这名小男孩成为年纪较大男性形影不离的伴侣——直到小男孩的嘴边冒出胡须。一旦长出胡子,年纪较大的男性认为小男孩已经不再是小嫩肉了,就把他扫地出门。

胡子意味着成年,现在轮到刚有了胡子的新生代来挑选他的小嫩肉了。就这样,这个扭曲的传统代代延续。

7 运动员的汗液被人买去当药
 

古希腊的运动员在比赛前都会脱光衣服,全身涂油。不管是参加赛跑还是与人搏斗,都得赤裸裸地上阵。

赛后,他们的身上通常沾满污垢。这时,奴隶们会把他们身上的臭汗,污物,死皮的混合物刮下来。这些脏东西看起来很恶心,但最感到恶心的恐怕是刮这些的奴隶们。奴隶们满场跑着搜刮这些怪异恶心的混合物并把它们装入瓶中。

随后,这些不明物体被当作药物出售。古希腊人相信它能治疗疼痛——现代人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怎么可能有用。

6 妇女生病用最脏的东西治疗

古希腊人认为女人天生自带不洁属性。他们认为恶心的东西会侵入女人而男人完全免疫。这个观点不光指女人容易让人恶心——也成了治疗女性疾病的理论基础。当女人生病的时候,古希腊人认为没什么药比恶心的东西更有疗效。

生病的女人会喝“骡屎粉”和酒的混合物。假如女人流产的话,他们会把牛粪放到她身上,因为他们有另一个诡异的信仰:女人的子宫会在体内移动,他们认为子宫会被粪便的气味吓得停住不动。

5 打喷嚏被推崇为有效的节育方法

古希腊医生索拉努斯(Soranus)教育人们,生育控制是女人的责任。照他的看法,假如女人怀孕的话那就是她自己的错,期待男人完成避孕任务似乎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女人若怀孕,很可能是男人的错,尤其应该把帐算到索拉努斯头上。

他教育人们,女人们只要打喷嚏就可以避孕,根本不用什么节育措施。索拉努斯说,只要女人们在事后蹲下来,打喷嚏,进行清洗就可以避孕。

显然,这纯属胡扯。索拉努斯还有些补充的方法,比如说事前在外阴处涂抹蜂蜜或松香——这样至少让人们在行事前就提不起兴致。

4 奴隶们必须绑上贞节带

古希腊人不希望他们的奴隶在夜间耗费精力,因此为确保这点会让奴隶们穿着贞节带。古希腊的奴隶们不得不忍受这种锁阴/阳技术。一个金属圈会被紧紧地绑在私处,男性若一兴奋就会疼痛难忍,只能用钥匙才得取下。但不管怎么说,总好过被阉割。

3 他们认为女同性恋者拥有超大的阴蒂

说到维护女权,古希腊并不前卫。他们觉得没必要倾听女人要说啥,他们有着非常古怪的想法。他们无法理解女同性恋的存在,他们无法想象没有器官深入对方体内还能够叫做嘿咻。他们拒绝相信女性还有别的方法。

他们的结论是,蕾丝边必定天生拥有超大的阴蒂。他们认为这种东西是“女人的阴茎”,正是它的存在才会出现女同。

该观点令人意外地盛行多年。甚至100来年前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也坚信,这种阴蒂是女同现象存在的原因。

2 把鳄鱼粪便用作护肤品

比起当代人,鳄鱼在古希腊人的生活中更加重要,希腊医学中还有一些关于鳄鱼的细节描述。一段医学论述里描述了给被鳄鱼咬伤者的告诫。

假如鳄鱼咬人后再把小便拉在咬伤者伤口上的话,那人就会死掉。很显然,这样的记录要有足够的时间才可能被写下来。

鳄鱼虽有咬人危险,却可以被用来治病。古希腊人推崇这样的修复眼睛周围疤痕的方法,像抹眼影一样抹一点鳄鱼粪便就好了。希腊医学文献里这样写道:“把鳄鱼粪便加水研磨后可用来涂抹。”

1 举着丁丁游行

一年有那么一次,雅典的街道上会因为丁丁的出现而活力四射。男男女女们把献给神明的祭品——巨大的丁丁模型举过头顶穿过街巷。

这也是酒神节庆典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酒神节是向酒神致敬的节日。参加酒神节的古希腊人会喝得烂醉,举着阴茎前往神庙,一路高唱阴茎之歌,或边走边向路人发布黄段子。

亚里士多德(Aristotle)认为,阴茎游行是喜剧的起源。他称, 人们在游行期间喊的黄段子经改编后成了舞台剧。他说,喜剧起源于古希腊人举着巨大丁丁模型的游行。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苏ICP备14035773号-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