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历史故事 ->

纪昀(纪晓岚)生平简史轶事逸事

[2018-02-02]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纪昀(雍正二年六月十五日-嘉庆十年二月十四日,即1724年7月26日-1805年3月14日),字晓岚,又字春帆,晚号石云,又号观弈道人、孤石老人、河间才子,谥号文达,在文学作品、通俗评论中,常被称为纪晓岚。清直隶献县(今河北献县)人,乾隆年间的著名学者,政治人物。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文笔与江南袁枚齐名,时称“北纪南袁”。惟乾隆帝虽爱其文才,但不过以文人豢养之,不欲让其参予朝廷大政,曾以“娼优”斥其多事。
北直隶,遂籍献县。祖父纪天申为博士弟子员,父亲纪容舒,康熙末孝廉,官至云南姚安太守,故纪晓岚每称之“姚安公”。
乾隆十二年(1747年)顺天府乡试解元,十五年(1750年)丧母,服孝,直到十九年(1754年)重投科场,中进士,授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以文学见长,历任功臣馆、国史馆、方略馆总纂,后出为福建学政。
乾隆三十年(1765年),父丧,丁忧。三十三年(1768年)授贵州都匀府知府,乾隆认为其学问优秀,留于庶子官,又改为翰林侍读学士。此时任职朝廷的纪昀,却因给亲家卢见曾通风报信而卷入盐政亏空案被发配新疆乌鲁木齐,于沿途积极与当地人交流,曰“如是我闻”,写了不少的作品,后整理成册,即为著名的《阅微草堂笔记》。三十六年(1771年),在刘统勋的推荐之下,不舍的乾隆,又将他复用为编修,而后让他成为四库全书的总编纂官。纪昀反对理学,《阅微草堂笔记》和《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有相当深刻的反映。 历任兵部侍郎、礼部尚书、左都御史。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北京附近发生水灾与饥荒,灾民涌入京师,纪昀急忙上疏皇帝,取漕运万石米粮,提早数个月大赈灾民,终于使民众得救。
清仁宗嘉庆元年(1796年),任兵部尚书,移任左都御史。次年,又迁任礼部尚书。嘉庆十年(1805年),任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同年在燕京病卒,享寿八十岁。生前自撰挽联:“浮沉宦海如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朝廷赐白银五百两治丧,予谥文达。《清史稿》有传。
语录
“余尝谓古人为诗似难尚易,今之人为诗似易实难。余自早岁受书,即学歌咏,中间奋其意气,与天下胜流相倡和,颇不欲后人;今年将八十,转瑟缩不敢著一语,平生吟稿亦不敢自存,盖阅历渐深,检点得意之作,大抵古人所已道;其驰骋自喜,又往往皆古人所㧑呵,撚须拥被,徒自苦耳。”
评价
《清史稿》赞纪昀“学问渊通”。
乾隆帝:“我谓汝尚能雕虫,且与秘翰一职。于我,优倡也。天下事岂汝之能言者!”
清朝江藩《国朝汉学师承记》第六卷:“(纪昀)胸怀坦率、性好滑稽……然骤闻其语,近乎诙谐,过而思之,乃名言也”。
清朝洪亮吉《续怀人诗十二首·纪尚书昀》:“子云笔札君卿舌,当代无人可共论”。
清朝牛应之《雨窗消意录》:“纪文达公昀,喜诙谐,朝士多遭侮弄”。
清朝钱泳《履园丛话》:“献县纪相国善谐谑,人人共知”。
礼亲王代善之后昭梿评价他:“北方之士罕以尉博雅见称于世者,惟晓岚宗伯无书不读,博览一时。所著《四库全书总要》总汇三千年间典籍,持论简而明,修辞淡而雅,人争服之。今年八十犹好色不衰,日食肉数十斤,终日不啖一粒谷,真奇人也。”
逸事
纪晓岚具有幽默感,他跟乾隆帝君臣之间流传许多轶事,例如他私下皆称乾隆帝为“老头子”,后事发,他竟能硬拗成“老”乃长寿之意,万岁长寿为“老”也;“头”为万物之首,天下的元首即“头”矣;“子”乃圣人之称,孔子、孟子均称“子”焉。万岁、元首、圣人连在一起,则是“老头子”!
纪晓岚查案出错,乾隆帝维护纪昀:“纪昀本系无用腐儒,原不足具数,况伊于刑名事件素非谙悉,且目系短视(近视),于检验时未能详悉阅看。”表面谴责,实为纪晓岚开脱。
内阁学士尹壮图因为谏止,乾隆帝与和珅推行的“议罪银”制度,还提到各地吏治腐败,府库亏空,因而惹恼了皇帝,皇帝刻意让尹四处“巡查”,要尹查出真相,但尹到各地府库巡查时,官员们早就向士绅、钱庄借来银两、米粮补足,尹一无所获,而遭到乾隆羞辱。大臣们揣摩上意,讨论将尹壮图处斩。但是尹壮图之父尹均与纪晓岚为同年科举的好友,故纪晓岚稍稍美言了一下,乾隆帝大怒,痛骂:“我看你文学素养还算不错,才给你一个四库全书的编辑官做,其实不过当作娼妓、演员一样豢养罢了,你怎敢随便谈论国家大事?”
纪晓岚颇好色,性能力也极强。一日要亲近女子数人、一日至少要行房五次,清晨、上午、中午、黄昏、睡前定各要一次。其他偶发事件,还不计算。纪晓岚如一日无女色则“肤欲裂,筋欲抽”。编辑《四库全书》时数日单身当值,竟然“两睛暴赤,颧红如火”。乾隆帝见而大惊询问,纪晓岚就实话实说,皇帝大笑,遂赐两位宫女“伴宿”。。
纪晓岚喜欢吃肉类,不喜食五谷。“以肉为饭,无粒米入口”、“平生不谷食,面或偶尔食之,米则未曾上口也。饮时,只猪肉十盘,熬茶一壶耳。” [18]但虽喜食肉,却绝不食鸭,总觉鸭腥秽难以下咽。一次不慎误食之,立刻大吐。
纪晓岚同情女性,当时朝廷的规定,对于受过恶人性侵的妇女,不能予以表扬。纪晓岚认为,这些妇女都已经为了抗暴而死,只是气力不敌恶棍才依然遭受侮辱,这并不是她们屈服于贼人,所以他建议朝廷,对于受贼人侮辱的贞烈死节妇女,应酌加表彰。乾隆皇帝同意。
乾隆年间,因梅雨造成宫殿内外颇为潮湿闷热,连南书房也不例外。于是等天晴,众官吏、陪侍书僮将藏书搬去“放风”晒太阳,唯独纪晓岚裸上身坐在椅子上,拿蒲扇晒太阳。官吏不解,问何其故。纪昀答之:“吾晒吾之腹稿!”,言下之意即是自称腹中墨水甚多,饱读诗书。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7049515号-8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