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尸变之另一只铃铛手镯!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再次来到古城,空空的街巷飘描着荒凉之感。他凭回忆在迷宫似的巷道里寻找着那天晚上曾走过的路。两旁低矮的房屋鳞次栉比地拥在一块儿。从狭小的窗外望进去。里面都空荡荡的。它们颓丧的存在仿佛是为了证明在过去岁月中也起过遮风避雨的作用;也曾经被那些抛弃了它们的人当做家。

点击查看原图

  “大李大李”孟幽一路走,一路叫着,希望在某个废弃的院落里能找到藏匿的室友,可是他的呼唤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路越走越窄。两边的景象看起来也有些眼熟。可孟幽怎么也找不到那天晚上办丧事的院落。他茫然地抬头望着悬垂在屋檐之上那一方狭长的蓝天。往视着天边变幻多端的流云。在旧屋的反衬下,天空显得格外澄澈。屋檐上不时有水珠“嘀嗒嘀嗒”落在地面的声音。不久,阳光斜射进来,巷子深处传来一阵货郎的摇铃声:

  “糖瓜——泥人——小玩意"

  断断续续的叫卖声由远及近,听口音不像本地人。那悠扬的叫卖声倒别有一番韵致,恍惚间,孟幽竟有种跨越时空、回到过去的错觉。他停住脚步,站在原地等那挑着大竹筐的货郎。等人渐渐靠近了,孟幽才看清他是个跋子,生得一副笑模样,唯一不协调的是他那剃得溜光的脑袋上,横卧着三道刺眼的伤疤。

  孟幽上前一步,问:“大叔,你知道前几天,这里有一户办丧事的人家在哪里吗?

  跋子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不知道。”说完匆匆地向拐去。

  孟幽继续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乱转,可是自那个货郎之后,他再也没有遇见一个人。

  天色渐渐变得昏暗起来,一无所获的孟幽想离开古城回学校去。当他掉头往来的方向走时。却觉得两旁的景象看起来很陌生。他对自己的方向感一向很有自信,从来投有迷过路,可是现在他分明感觉到自己走到了另一条从来没有到过的路上。

  孟幽加快脚步,想尽快地离开这条巷子,可是越走就越觉得不对劲。不过,四周的环境始终觉得眼熟,他以为自己己经找到了正确的路。只要再继续往前就可以走出去。但是.当他终于走到路的尽头。却绝望地发现,这条巷子当真是一条死胡同,前面己经役有去路。只有墙角放着一口底下长了青苔的水缸。

  看到这个大水缸,孟幽呆住了。他环顾四周,猛然想起自己在哪里见到过这样的情景。毫无疑问,这就是那晚恶梦里的画面。只是现在,他清醒地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孟幽的脑中出现了恶梦中的画面:那小女孩挣扎着往缸外爬,脸被水饱得青白肿胀……

  他瞪大双眼望着那口静立在墙角的水缸,心脏“怦怦”地撞击着胸膛。以他站立的角度,只能看见水缸黄褐色沿边,看不见其中究竟有什么。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那只是个梦,不可能是真的。就这样。孟幽壮了壮胆子,往那口水缸凑过去:里面并不像梦里那样充满了漆黑的积水,只有半缸清水,里面漂着几根水草。

  一孟幽松了口气。这时侯,水缸底部夹然有一件东西光闪了一下,他定睛一看,只见水草里面缠着什么东西。他挽起袖子,把右手伸进水缸里,摸到了沉在缸底的那个东西。那东西离开水面时发出的声音令孟幽的心一阵阵抽紧。

  “叮吟——叮吟——”

  又一只铃档手镯。

  他把它拿到面前,铃档不断地往下滴着水,看起来,和他口袋里的那只一模一样。孟幽从左手口袋里掏出那晚捡到的铃档手镯。两只手镯凑成了一对。

  此时,孟幽发现左手上的铃铛竟也慢慢渗出水来.他惊异地望着两只手镯,细小的水流不断地从铃档的孔里涌出来。到他的掌心就变了颤色:先是淡红,又逐渐变成了深红,最后竞成了血液一般的绛红色。

  望着自己的双手被铃档里徜出的液体染红,他闻到一股冲淡了的血腥味儿。他慌忙将手浸入水缸里,想把手洗净。可是,水缸里的清水也迅速地被染成了红色。

  孟幽不知所措,他抬起头来,发现整个巷子竟都变作鲜血一般的般红。这幅奇异的景象把他惊呆了,己分不清浸淫自己双眼的是缸里的水,还是头顶那轮如血的残阳。

  这时候,水缸里传出一阵遥远的歌谣声:

  “月亮爸爸,

  踩着瓦渣,

  一跤跌倒。

  赖我打他,

  我没打他。

  去找妈妈,

  妈妈不在屋,

  躲在门后哭。

  妈妈为啥哭?”

  那声音如同从缸底的另一个世界传来,消弭在半空。

      待续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