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尸变之疯狂的红衣小姑娘的父母!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太阳往西落下去,石板路上那由余晖染上的一抹红晕逐渐被清冷的阴影吞噬。孟幽视线里的一切恢复了正常,他把一对手镯上的水甩干净放进口袋,手镯上的铃档又一次“叮吟”乱响起来。

点击查看原图

  巷子口,夹然响起一个妇人焦急的呼唤声:

  “妞妞——妞——妞——”

  叫声回荡在深巷里。每一步,都拖着长长的哭音。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孟幽不由自主地回过身去望着巷口。不一会儿,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女人出现在视线里。女人看到他,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扑过来:“小伙子,有役有看到过我女儿?”她用手狂乱地比划着,“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这么高,扎着两个羊角辫子。你有役有看见过她?她脑子不好。不会自己回家啊……”说着,女人抓住孟幽的胳膊号陶大哭起来。

  听到她嘶哑的哭声,孟幽的心乱了。他的身体被摇得直晃,口袋里的那对手镯发出“叮吟叮吟”的声音。听到铃档声,女人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怀疑地瞪着孟幽:“你身上哪儿来的铃档声?”

  “我……”孟幽不知该如何解释。

  女人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她紧紧地抓住孟幽的胳膊,恨不能将手旨嵌进他的皮肉里:“你跟我走”。

  “不!我不去”孟幽想挣扎.可那枯瘦女人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死死地拽着他往巷子外走去。孟幽被她拖着穿过了几条小巷.来到一户人家门口。一个满脸胡茬中年男人蹲在石阶上闷闷地抽烟。看到女人拉着孟幽走过来,他立刻扔掉手里的烟头站了起来。

  他瞪着充血的眼睛向孟幽一步步走来,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孟幽在他的逼视下低着头,想挣脱女人紧抓着自己的手逃跑,却没有力气。直到中年男人走到两人面前,问女人:“他是谁?你抓着人家千什么?”

  “他身上有铃档声,他肯定知道妞妞的下落”女人回过身狠狠地瞪着孟幽,搡他一下,孟幽口袋里的那对手镯急切地叮当作响起来。

  中年男人把手伸进孟幽的口袋,掏出了里面的那对手镯。

  “这是我家妞妞的东西”那女人哭喊着扑了上来,撕扯孟幽的头发,“我女儿在哪儿?!你把她怎么了?”她的拳头雨点似落到孟幽身上。孟幽抱着头蹲到地上。感到浑身疼痛。他的脸被抓伤了。一股暖流顺着眼角流进嘴里,他尝到一股腥味。

  这时侯,中年男人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从哪里得来的?”

点击查看原图

  “是。。。一个小女孩丢下的。”

  在旁边泣不成声的女人扑上来扇了孟幽一个耳光:“骗人,我女儿再傻。也不可能丢掉这子母铃档!从小到大,就算再远,我也能循着铃声找到她!你是不是为了抢她的东西,把她害死了?说!”

  男人瞥了瞥激动的妻子,一边帮腔一边推搡着孟幽“对,快说,我女儿在哪儿?”

  女人则在他身后抹开了眼泪:“我的女儿——妞妞,你到底在哪儿啊?”

  孟幽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他狠狠地踢了中年男人一脚,趁他疼得弯腰的时侯拔腿就跑。暮色的掩护下.在滑溜溜的石板路上,那两个人根本追不上这个年轻人。很快,他就在迷宫一样的石巷里甩掉了他们。

  他一刻不停地狂奔着,像一只无头苍蝇在交错纵横的小巷里乱钻。他感到自己离出城的方向己经越来越远,仿佛一只误入蛛网的飞虫,越是挣扎就被缠得越紧。

  这时天己经全黑下来,四周万籁俱寂。整座城像等特着什么魔鬼的表演,连大气都不敢喘。月亮升起来以后,孟幽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口带吊桶的井.便走过去打了一桶井水洗掉脸上的血迹。冰凉的水缓解了孟幽脸上的疼痛,口干舌燥的他又迫不及恃地喝了几口水。

      请看——尸变之逃不出的古城!鬼打墙!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