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国民党抗日第一猛将方先觉因何投降了日本?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1944年8月7日,在血战47天后,被迫与日军洽降的第十军军长方先觉(居中者)及4位师长。

点击查看原图

  方先觉,字子珊。1905年11月22日(清光绪三十一年十月二十六)出生,家在江苏省萧县方家寨,父为清末秀才,有兄弟五人,方先觉排行第三。

  方先觉自小私塾启蒙,1924年9月,方先觉在考入上海法政大学法律系。时黄埔军校赴上海秘密招生,方先觉得此消息后遂弃学从戎。

  1925年1月,方先觉经过考试成为了黄埔军校第三期一名入伍学生。年底时,因看不惯伙食被克扣,以下犯上,带头将学校的军需处主管暴打一顿,被开除了学籍。

点击查看原图

  1926年初,方先觉进入国军第三师任见习排长,5年后,到1931年6月任第30旅营长。

  就在他任营长的时候,因国军第10师以德式训练教育方式做为军校教导师的典型,开办了一个干部训练班。方先觉有幸进入这个班,从这开始,方先觉接受了新颖的德式操练训练方法。这对他今后能将他的第10师乃至第10军培养成抗日战争国内中国军战斗力最强悍的部队,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其中的衡阳一役上的战场余波,直接震动到了日本天皇和军政朝野,迫使近卫内阁、东条英机指教倒台,一场战斗,能打到这个份上,使对方的指挥部垮台,历史上算是不多见的。这也使方先觉和他率领的第10军从此天下闻名。

点击查看原图

  在抗日战争时期的1939年起,日军为了摧毁中国的抵抗意志,抽调东北的关东军南下,分别三次在湖南长沙,和薛岳的第九战区进行决战。至1942年1月,中国军歼灭日军十万余,日军计划破产,大败而归。日军的部队中的从此产生了极度畏战情绪,对战争普遍抱有悲观态度。

  方先觉在长沙战役中先是做为九战区的前锋,抵抗日军精锐屡次三番的猛烈进攻,后来又奉命坚守长沙不退,在阵地白刃拉锯战上,最激烈时,双方都各自组织大量的敢死队伍,也是一次日本敢死队对中国的敢死队决战。用大捆炸药,直接相互拼命,看谁拼得人多,最后日军不敌第10师的勇猛厉害,最终支持不住,败下阵来,促成第三次长沙会战大捷。战后,上校师长的方先觉,被提拔为第10军少将军长。

点击查看原图

  第三次长沙战役大捷,这成为日本偷袭珍珠港、爆发太平洋战争以来,在日本的南方军,就横扫盟国在亚洲所有的军事据点后,盟国方面在亚洲战区中唯一的胜利,也是盟军太平洋战争的第一次重大军事胜利。世界各重要媒体争相报道,英国《泰晤士报》说:“12月7日以来,同盟国军惟一决定性之胜利系中国军长沙会战。”

  日军从此看见方先觉的第10军就很是头痛,其实,这点头痛不算什么,更为头疼的事情还在后面……

点击查看原图

  一年后,到了1943年,日军现在非常需要有一场象样的胜利来鼓励士气,于是,日军吸取前面三次长沙战役的失败教训,撤换了阿南指挥官,改由最后一支战略机动力量11军----西部军司令官横山勇为总指挥,再次发动南进攻势的常德战役。

  此次,日军一改以往战术,而是以收买和进攻结合,很快,常德被日军包围。

  可是,日军的麻烦还远没有结束。11月底,方先觉的第10军一部奉命增援常德。第10军视日本几个师团如无物,不顾一切勇猛穿插前进,连续撕破日军各条打援的防线,所向无敌,这让横山勇心悸不已。对此,他第一次领教了第10军的战斗力和知道方先觉这个名字,然而他没想到这不是最后一次。

  中国第10军虽然最后由于薛岳兵力不足,越级抽调第10军所部,最后第10军的救援所部,孤军深入,救援失败,预备第10师师长孙明瑾也血洒疆场,各团指挥员伤亡惨重。而薛岳和方先觉为此也暗自产生了的矛盾。

点击查看原图

  到了12月,中国军各路援军再次齐集,日军开始全线溃败。横山勇不得不亲自站出来,用指挥刀背砍伤溃退最混乱的步兵第34联队的联队长梁濑大佐,以阻止军队的溃散。常德战役,使日军不得不改变作战方案和方向。

  次年,1944年,日军为了要摧毁中美空军基地,必须阻止美国B29重型远程轰炸机屡次三番的对日本土的发起残烈而严重的轰炸,保护东京,保护天皇的安全,顺便也要打通大陆到越南的战略交通线。所以,日军大本营策划组织和不顾一切的发起了这个排名1号的作战方案。

  由于第11军是1号作战的主力,因此横山勇成为了一时的主角。他先是派出11军宫下兵团配合12军,打通了平汉铁路线。随后,横山勇指挥日本侵略军有史以来进攻一个地区最大的一次军事兵力--8个师团和2个旅团,孤注一掷,再次向长沙国军全面发起进攻。

  由于此次日军吸取以往多次战败的经验教训,深刻检讨,所以本次制订的计划详细周密,准备充分,战术上对中国军具有很强的针对性。

点击查看原图

  而在中国军方面,由于一连串的胜利,所以想再次复制以前的模式,主要将领纷纷产生轻敌思想,死板遵守旧有战术,指挥失当,加上中国军的第九战区的主力调去印度缅甸作战,第四次长沙战役失败。横山勇这次实现了前几任长官都未能实现的占领长沙的企图,并给予中国军第9战区部队以猛烈的毁灭性打击,长沙失守。此时,抽调去缅甸的中国军捷报频传,但与此同时,国内战场却由于主力的兵力不足,而被日军打的一溃再溃。

点击查看原图

  方先觉将军率领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第十军进行的衡阳保卫战,被日方称为「中日八年作战中,唯一苦难而值得纪念的攻城之战」。在衡阳之役结束后,方先觉所率第十军所属各师师长均获颁中华民国青天白日勋章,使得第十军成为中华民国建军至今唯一一个师长以上将官共获得四座中华民国青天白日勋章的部队。

  第十军以攻城日军十分之一的兵力守城四十七天,最终敌我死伤比例三比一。在寡不敌众又久未得到援助的情况下,方以“保证生存官兵安全,保证伤兵得到救治”为条件与日军谈判停战。衡阳保卫战后投降日军,受到世人争议。

  根据乔家才的“戴笠先生与他的同志们”记载,方先觉当时被日本军队单独拘禁,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遂发动一次抢救行动,成功将方先觉救出。中华民国政府皆以“方先觉于衡阳会战中力战被俘”记载于官方纪录。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