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女大学生讲述真实灵异经历——诡异寝室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点击查看原图

  我是个比较容易遇到怪事和脏东西的人,从小到大一直有遇到,我挑印象比较深刻的说,有一些比较小的怪事,讲出来别人也会觉得我可能是幻觉,还有一些在特殊地方做的奇怪的梦就不先说了,讲一些实实在在确定不是幻觉的事。

  不按时间顺序,先讲大学的事,这个历时比较长,后面再零零碎碎讲些其他时候的。

  我是北方人,大学在河南最南边的一个小城市,师范类的,没什么名气。

  学校不在市区,建在一个坡度很缓的小山坡上,其实真的算不上山,很矮很缓,姑且叫山吧,这样后边比较好描述。校门在山脚,各系院的教学楼在山腰,宿舍在山顶。

  学校的学生大多是河南本省的,外省学生比较少。我们班48个人,只有五个外省的。

  学校发录取通知书是按距离由近到远发放的,就是说先发放河南本省,后发放外省。而学号是按照录取通知书的发放顺序编的,所以五个外省人是最后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我们五个的学号是44——48号。为什么讲这些,因为跟我们宿舍的安排有关系。

  报到时拿到钥匙去宿舍,一个宿舍四个人,都是上铺,下边是柜子和桌子。

  互相介绍后知道,我们四个都是外省的,我、罗罗、田田是一个班的,娟是同系不同班的。

  又过了几天才知道,我们学校安排宿舍都是同一个系院在同一个楼层,我是中文系,中文系在四楼五楼,数学系在六楼,体育系在三楼,可是中文系唯独我们四个被甩了出来,安排在了三楼,跟体育系在一起。大概也是按学号排四五楼住满了才这样安排我们几个尾数的吧。

  三楼更好,爬楼不累,宿舍又向阳,在走廊的中间,两边都有楼梯和集体厕所、水房,很方便。

  大概住到大一下学期开始出现奇怪的事情,讲一下床位,我和罗罗住在进门的右手边,娟和田田在左手边,同一边的两张床是焊在一起的,中间有共用梯子。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罗罗的床晚上睡觉时会突然自己摇晃,摇的有多剧烈呢,这么说吧,第一次摇我还以为地震了。我是睡觉非常死非常死的人,打炸雷都不醒。但我被摇醒了,罗罗也被摇醒了,醒了之后床还在摇,能看到蚊帐跟着晃动,幅度很大,这不是错觉,我们看向对面田田的床,她的蚊帐一点没动,只有我们这一边在摇,后来也停了。我们不知怎么回事,又很困,躺下继续睡了。第二天早上我起床首先想到的是我们的床松了,我下床用手用力去摇,结果微丝不动。开始觉得事情诡异了。

  之后又发生过几次摇床,也不算很频繁,而且除了摇床以外,什么事都没有,我们也没有继续纠结。

  多久以后我忘了,有一次我晚上莫名其妙的突然清醒,我过去都是一觉睡到天亮的,中间也不起夜。那次醒来以后周围很静,我听见隔壁有人走来走去的声音,有开柜子的声音,翻找东西的声音,声音不大,但听得清清楚楚,可我知道,隔壁是没有人住的。

  整栋楼只有隔壁的317寝是没有人住的。我们住319。

  过去我们从来没有想过隔壁为什么没有人住。

  第二天我去确认,隔壁挂着大大的挂锁。

  这里要说一下我们学校的宿舍是很老土的,都是挂锁,宿管阿姨有钥匙,每天早上8点半以后她们就挨个寝室检查,看看有没有人在睡觉或者没叠被,检查室内卫生,并打分。即使没有课,我们也不许在早上查寝时还睡觉的,会扣分扣死。

  宿舍的挂锁都是学校统一的,自己不能换,是很小的小锁,但只有317是那种手掌大的大挂锁。阿姨查寝也从来不开317的门。(我们有留意过)

  晚上听到隔壁声音的事,我没跟人说。这声音我后来又听到过几次。

  之前摇床的事只发生在罗罗和我这一边,田田那边并没有摇过,我知道她们不是很相信,只有我和罗罗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幻觉。现在我突然觉得这跟317有关,因为我和罗罗这面墙的隔壁就是317。

  再后来发生了一件真正吓到我的事,有一天黄昏,室友都不在,寝室只有我自己,我在走廊的共用水房洗衣服,洗完拿回宿舍准备到阳台晾,天色很暗,宿舍没有开灯,还半拉着窗帘,室内又黑又静,我清楚的听到田田床上传来一声长长的女人叹息,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声音,清清楚楚。我吓的心都要停了。不敢抬头去看什么东西在她床上,我想起以前听人说起,发现这些东西时要装作没听见没看见,继续做自己的事,免得被它知道我能看见它。

  我真是一刻都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但还是强忍着一件一件挂好衣服,拿了钥匙锁了门,然后拔腿就跑。很多年后,听人说,黄昏时分逢魔遇鬼,不要独自在郊外走,我们这里不知算不算郊外,这么荒僻。

  我把这事和隔壁午夜声音的事告诉了室友们,由于这次事发生在田田床上,她也害怕了。我们决定还是查一查317到底发生过什么。学生会的朋友也打听了,论坛里也问了,可是结果是我们这栋宿舍楼算是新楼,建了也没几年,而且从来没死过人。

  后来又听说了一件事,就是旁边宿舍楼的317也空着。听人说上一届也住过人的,但她们宿舍养什么死什么,植物啊鱼啊的都死,她们就不住了,那几个人正好都是本市的,就都通勤了。

  打听来打听去,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我们还一起讨论过关于317,学校不安排人住肯定是这屋子不对劲,那用个小锁就好了,用那么大锁不是引人猜疑吗,我们讨论的结果是,宿管阿姨每天早上要开全楼的锁,一个人一路开锁,一个人查寝打分,开锁的人根本不看寝室号,以前肯定发生过把317不小心打开的事,所以才换了大锁,开到那里就知道要跳过去。

  这时田田突然说,想起来一件事,我们319的锁也是报道以后才换的,原来这栋楼根本不是只空着一个317,而是空了两间房,317和319......中文系四楼五楼全住满了,多出了我们4个,没办法才安排在了两个空房间之一。

  我这才想起来我们刚来时宿舍好像也是大锁,但当天就换了,也只有我们宿舍换了锁,那时根本没有留意,刚上大学新鲜事多,门锁是大是小的事早忘了。我们一直在查317,原来自己住的319也一样有问题。大家分析完沉默了,只有些捕风捉影的事,说出去也没人信,住还是要住的,我们又不是本市的,不能通勤。

  插个题外话,我们学校一直在盖新宿舍楼,因为学生一年比一年多,床位有限。宿舍缺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我们有一个20多年的老楼,是没有电的,也拿来给新生住,倒了八辈子霉住在那里的学生不得不每天在自习室给手机充电,那个宿舍只是纯睡觉的地方。就是这么缺宿舍,我们楼居然有一个三楼阳面的317常年空着,可见奇怪。

  一直提到阳面,因为学校所在的城市在河南最南边,挨着湖北。冬天有着北方的冷,却像南方一样没有暖气,能把我这种不太抗冻的北方狗冻死,在我们学校宿舍能有幸分配在阳面可以说冬天能好过很多。

  后来摇床还是偶尔发生,有时还会发生我和罗罗的床不是同时摇的情况,要知道我们的床是一体的,可是却只有一边的蚊帐剧烈的摇晃。我也越来越淡定,有几次醒了,看见蚊帐和床在晃,我索性坐起来等,等不晃了继续睡,也没有其他事。久了人的胆子不知是大了,还是习惯了。

  这期间还发生过一些小事,讲起来啰嗦,先不说那些了。

  大二时,罗罗不知在哪里听到一种说法,说是一个人如果18岁以前都没有被鬼压过,那么以后都不会被鬼压。挺荒谬的。那时我们都过了18岁了,她上学早年纪比我们小,当时还没够18岁。加之寝室只有我和她的床会摇,她可能是害怕了,觉得比我容易中招。假期回家她就跟家里人讲了学校的事,家里人给她请了一道符,电视里常见,长方形黄色的纸,很大,上面画着看不懂的东西。她回来以后偷偷塞到了床底下,没有告诉我们任何人。

  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我又突然没来由的醒了,从沉睡中突然半点睡意都没有的睁开眼,我坐了起来,床没有摇,趴在墙上听,隔壁也没有声音,我看向罗罗的床,习惯了,看看是不是她的床晃了。这时就看见黑暗中有一屡很模糊的虚光在飘,飘向罗罗的床。我又仔细看,光快到罗罗床边时,突然一道黄色的光啪的一闪,是长方形的一条,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是很确定我是不是真的看清了,我知道人在黑暗的环境看东西,常会觉得这里有什么那里有什么,晚上黑暗里看手机看久了,再看其他地方也可能看到模糊的颜色。我没多想就睡了。

  第二天大家都没课,在寝室里胡侃,我就讲起昨晚的事,那时的心态完全没和鬼怪扯上关系,就是嘻嘻哈哈的说,室友们也嘻嘻哈哈的听,讲完后田田笑说,你这好像道士剧里边那种符纸和鬼碰在一起的感觉啊。我当时还想她想象力真丰富,我完全没有想到。

  这时罗罗脸色变了,问我具体多大,什么形状,我就用手比划给她看,她立刻爬上床,掀开被褥,从底下拿出一张黄纸,跟我比划的大小形状一样,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我们这才知道她回家求了符的事,也开始觉得危险了,她的符那么牛X,我们三个的床可都是无保护状态......

  后来又发生一件事,不过可能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能说明什么,但梦清晰又奇怪,我讲来给大家听听,我梦见晚上在寝室睡觉,突然听见敲门声,来自阳台的门,隔着窗帘我看到阳台上站着一个人,在一下一下敲阳台的门,我喊室友的名字,大家都睡的很熟,不知为何我异常的平静,什么都没想,也不觉得半夜有人在阳台敲门有多诡异,就觉得很自然有人敲门,我就该去开门。我爬下床走到门口,哗的一下拉开窗帘,看到门外阳台上站着一个女人,跟我脸对脸。(阳台门是玻璃的)然后我为她打开了门,就醒了。

  醒来也是夜里,寝室跟刚刚的梦一样,只是阳台没有人了。这个梦太清晰了,第二天我讲给罗罗,罗罗乐颠颠的说,要跟我演一次,话说那几年我们几个心真是都挺大的,呵呵。

  然后她就站在阳台门前,我拉好窗帘,她敲门,我像梦里一样拉开窗帘跟她脸对脸时差点把我吓尿,真的会吓一跳,她是黑长直的头发,到腰,我跟这样一个女人突然间脸对脸,就算有了心理准备都吓我一哆嗦,可梦里我却平静的与她对视,还开了门。

  然后我们又发现了问题,就是如果有一个女人站在阳台上,我开门的结果必然是把她糊在门上,门是向外开的,阳台很窄小,必须站在旁边才能打开门,梦里我这么开门居然没把她拍飞,真是个太不重细节也太不正经的梦了。

  继续讲前面,这个小城市有一座当地很有名的山,上面有庙,我们决定五一时去山上求点东西保护自己,大家还买了烤炉、炭,腌好了肉,串好了菜,顺便旅旅游。

  那次在寺庙里真是病急乱投医,我们也都不懂,求回来好多东西,有挂坠有佛像有八卦镜,乱七八糟很多样。回来七手八脚全都挂上了,八卦镜挂的方向也不知对不对,有人跟我们说,有用的挂一样就好了,挂一堆反倒不好,可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有用,索性都挂了。

  后来暑假回家,我也跟家里人说了,姨家的姐姐给我推荐了一个人。她当年男朋友的妈妈,现在算前任了。那个女的是跳大神的,家里供奉的都是狐仙和黄大仙。说实话我心里是鄙视的,从小到大我遇到的怪事很多,脏东西也亲眼见过,可是对这世上是否有鬼还是半信半疑,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可能是我眼花了,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该防还要防,鬼我尚且不是很信,狐仙和黄大仙我是百分百不信的,我觉得他妈妈就是骗钱的。

  姐姐拉着我去找她帮忙,我没办法推脱就去了,讲了学校的事,她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与那个远在河南的女鬼取得了联系,跟我说,那个鬼不会害我,她只是想我帮忙,因为只有我能看到她,我心里想我又不是道士,找我作甚。总觉得这人是胡说的,但就算是胡说,她接下来说的话还是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或者说害怕。她说那个女的,是吊死的。

  说实话,我很怕,觉得吊死鬼很恐怖,想想就觉得冷,我姨夫就是上吊自杀的,吊了一个晚上才被发现,听舅舅说整理尸体时,舌头很长,已经塞不回去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这样一个吊死的女人缠上我,就算不害我,我也觉得浑身不舒服,如果上次在田田床上叹息的也是她.....庆幸我没有抬头去看。

  她给我写了符,折的很小,只有打火机一半大,告诉我随身带着,可以保护我。我把它塞进了钱包,一直到今天,还在我钱包里。

  关于我姐姐前男友的妈妈,还有一件事,我后面讲,我在她家里亲眼见到了黄大仙。

  开学回学校以后,也不知是我们从山上求来那些东西起了作用,还是我钱包里的符起了作用,我们宿舍的床再没有摇过。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