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我经历和身边的无解诡异事件2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点击查看原图

  值班刚开始的几天大家都绷紧了神经,晚上值班一定要 4个人,电视机和灯必定是彻夜开着才能安心。厕所近在隔壁半夜也绝不出去,后来慢慢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松懈了,虽然还是有大部分人值班的时候隐约能听到一些动静,但是谁能确定那是隔壁大街的夜行人的脚步呢还是来自4楼? 再说出来一些隐约的脚步,也没别的什么发生。还得白白的多值一天班,渐渐的有人就恢复了2个人一天的值班。再后来更甚者,甚至有不负责任的人。趁着值班彻夜约会不归,丢一个人值班的情况也屡有发生。但我从小就对这类事情敏感小心,每次轮到我值班,我还是尽量找齐4个人。夜里打死不上厕所,看碟片只看喜剧,灯和电视彻夜不关。可即便是这样,那晚依然吓的我不轻。

  由于大家后来都不想多一天值班,4个人不是很好凑齐,那天就只有我和C两个人值班了,我记得那时冬天,送完所有的小朋友,和C吃了饭夜幕就降临了,冬天的夜晚来的特别早,天亮却特别晚,对于胆小的我来说是最讨厌冬天的。我们吃饭回来,门岗老大爷便和我们交接完毕回家了,两个人走在黑暗中的幼儿园,回应我们的只有我们的脚步声。黑暗的最深处就是通往2楼的楼道口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走道理一直没灯,也不知道是坏的勤还是财务小气舍不得安,反正晚上的幼儿园一直是漆黑一片。

  上了2楼就没有那么黑那么吓人了,街上的昏暗路灯可以映到2楼,给了我们些许安全感,望着楼下的草地竟觉白天热闹的嬉戏场所现在看起来格外荒凉。偌大的草地上摆放着一些秋千,跷跷板之类的玩具,在夜里那些玩具竟然化身成一个个看不清楚黑影,让人心生怯意。现在在我看来唯一能给我安全感的地方就是那间值班室了。快步来到值班室门前,催促C赶紧找钥匙开门。门一开我就挤身先进,摸索开关,不知道大家有这样的想法没,每次我在黑暗中摸索开灯总担心自己摸到什么东西,甚至在心里会吓唬自己,万一摸到一只骨瘦如材的手,或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怎么办?{说起骨瘦如材的手,后来我倒真摸到过,以后搞死大家],迅速摸到了开关,开了灯,明亮洒满了整个房间,心也就不慌了,两个人聊着天,简单收拾了随诊物品,趁着时间还不算太晚{其实还不到 晚8点],两人一起到同样没灯的厕所,借着隔壁街路灯照进来的昏暗亮光洗漱并且快速的上了个厕所。就赶紧回到了安全的港湾值班室。不知道这时候如果有人路过幼儿园,看到整栋伫立在黑暗中的大楼只有一个房间透出亮光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看碟片一边吃着零食,到晚上10点多C便熬不住睡着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越是胆小还越是容易睡不着,最羡慕那些躺下就能倒头就睡的人。我一个人继续看碟片,3个都看完了还是睡不着就换了电视看。好不容易有点睡意就把电视声音关到最小,头从床靠滑到枕头上准备睡觉,那时应该有凌晨1点多,就在我认为自己要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那瘆人的高跟鞋声出现了。 其实那不是我第一次听到了,以前值班也隐约听到过只是那时候人多也就没多怕。但是现在,就我一个人,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那声音就在我头顶的头顶,,,也就是那个4楼演练厅。这是我也只是觉得有点心慌,就想着自己赶紧睡吧,紧接着发生的事却让我差点下破了胆。没听到下楼的脚步,但高跟前声音却突然近了很多,仿佛就回响在2楼,并且越来越近,我人生第一次有了那样的经历:全身所有的毛孔轰的一下全体出汗。以前只听别人说什么吓得一身汗,第一次自己有了切身体会。全身的毛孔像炸了一样汗水一下全出来了。连忙缩到C的跟前一动也不敢动。此刻C也没醒,而我大气也不敢出一个,更不敢发声叫她。高跟前终于响在了屋门口,我连呼吸也屏住了。内心的承受力仿佛要到了极限了!

  就在我觉得神经绷的紧的就要断掉崩溃的时候,清脆的高跟鞋声就像一声一声敲在我那根要断掉的神经上一样。可奇怪的是,声音并没有停驻在屋门口,反而好像是再 2楼悠闲的散步,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虽然一直经过值班室门口,却不停顿。这让我稍觉能吐口气,但又怕它突然破门而入。直到我也不知道是吓到极致睡过去还是实在太困睡了过去,我也不知道脚步声到底走了多久。而这期间C始终睡的死死的,还翻身都没有过。后来这件事我虽然告诉了关系好的老师,但没跟园长提过,那时大概觉得可能提了也没什么用吧,毕竟那时年纪小,也不会为最争取什么权益。

  我一直觉得它没有伤害过我们,如果不是什么人为的原因{按说可以排除人为吓唬活恶作剧的,因为每天下班,门岗老大爷都会把全校所有教室和角落检查一遍,然后把钥匙交给我们,进行交接,他走后我们会把幼儿园大门从里锁上的},我觉得它不是什么可恶的东西,也许晚上散步一直是它多年的习惯,也许是我们的值班反而打搅到了它。也许,续页一切都只是我们的幻觉?女孩子自己吓自己? 不过,也许确实阴气有些重吧,几乎所有的老师中午 午休都有被鬼压床的经历,体质好的也就 1,2次。体质不好的几乎就是家常便饭了。每班2个老师,中午小朋友午休有一个老师是可以和孩子们睡在一起也休息的,领一个老师就负责看护照顾小朋友们午休,也不会无聊,几乎班级和班级都是相连的量个寝室就也相隔5,6米,中午不能休息的老师就打开门坐在门口,一个楼道坐4个老师一起聊天。也不耽误看护孩子。大家经常有这样的情况,刚躺下闭上眼还没睡着就动弹不得了,说是做梦了吧,可是连门口几个老师聊天的内容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连哪个小孩躺在床上不睡觉,窃窃私语都能听到,可就是嘴张不了,眼睁不了,身体动弹不了,我也经历过,但是最惊心动魄的却不是在幼儿园,而是在自己的家里经历的。

  在幼儿园的经历虽然害怕单没有对我进行过实质的伤害,但是在家的那一段时间,确实令我觉得噩梦一样的经历,至今回忆起来,都不是简单的恐怖2字可以概述的。那应该是在幼儿园上班期间的时候了,妹妹初中毕业就不读书了一直在邻市工作 到现在也有十二,三年了,所以妹妹一直是不在家的。弟弟也和自己的小伙伴们一起去了市里一个全国有名的厂子里上班。父亲一直开了一个小的修车厂,晚上也得看门不回家睡觉的,而母亲就在村口开了个卖汽车配件的门市部,也算是夫唱妇随了,关键是晚上也要睡在门市部看门。毕竟那么多货在那呢。结果就造成了晚上只有我一个在家的情况,本来,生我养我的地方,自己的家,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可有时候就跟渡劫一样,情况就赶到一起来了。那一阵我体质十分虚弱,到也没病,但就是虚,虚到什么情况呢?大家别笑别喷啊,3个月大姨妈没来,因为身体太虚来不了,但是血气倒流,天天大清早流鼻血。那时候,我们家在院子里起了2间新房子。原本小时候还有2家的院子,那家也在外边盖了房子搬走了。大家想象一下,狭长的院落,2座拆的七零八落被改成垃圾场的屋子,还有2座破旧的土坯房,中间两间2层的砖房,只有你一个人在里边住着,院子里草都快到大腿跟了{都不在家也就没人收拾院子},你会觉得害怕吗?因为是我自己的家刚开也没觉得多害怕,也就是晚上睡觉 开着台灯罢了,可谁曾想,诡异的事件却即将发生.....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