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我经历和身边的无解诡异事件3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点击查看原图

  刚开始只是经常被鬼压床,在幼儿园上班那么久了,自然也就一定心理免疫力,也没觉得多恐怖,后来越来越频繁,发展成每天晚上都要经历鬼压床,以前经常听人说,被鬼压床只要心里大声的骂,鬼怕恶人,它自然就会离开了。我就开始试用这种方法,刚开始确实还挺管用,只要一骂,马上就能动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方法也渐渐失效了。那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日子,每天最怕的事情竟然是睡觉。有一次感觉又来了,就想赶紧起来,结果一开灯,台灯的旋转开关竟然被我拧掉了。恐惧的我立刻大叫起来,从床上坐了起来才发现是个梦。第一次知道原来做噩梦真能让人一声大叫就坐起来,以前还至一千是电视剧里的夸张呢。那些日子每天心里惴惴不安,精神恍惚,可却没想过让告诉父母,让他们回来陪,因为我也知道比起来噩梦,鬼压床这些虚幻的东西,那些花钱买来的货物和机器才是实实在在的。需要人看守的。只到那一天夜晚的到来......

  由于害怕,我每天尽量让自己在困的不能再困的时候入睡,仿佛这样就能减轻一些恐惧心理。看电视,看书。直到 12点多。那时应该是夏末秋初,夜里已经开始有丝丝凉意,满院的荒草也肆无忌惮的疯长着,街上的路灯10点就关闭了。整个世界都漆黑一片,只有我的屋子充满了台灯的光亮。

      透过窗帘没遮住的窗户漏出的一角,我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墙上的挂表滴答滴答走着,已经快一点了,我瞥了一眼时间,继续看着租来的言情小说,直到迷迷糊糊睡着{我那段时间都是靠这样睡着,就是看书看到自然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要死了,难受,不能呼吸了,大脑猛的清醒了,安静的夜里只听见墙上的挂表还在滴答滴答走着,和院子草丛里蟋蟀的叫声。可我动不了。眼睁不了,我知道自己是爬着的,翻不了身,因为我不知道被什么压着,死死的,重重的压着,仿佛要把我的后背直接挤到前胸上的死命的压,我当时只有一个感觉:我要死了。不能呼吸的恐惧还有被挤压时前边肋骨抵着皮肉的疼,我喊不出来,挣扎不动,唯有心里大声的骂,让它滚。但是好像没用。我只有一边继续骂一边大力的挣扎,突然我的右手能动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我竟然反手向我的后背上抓去,着一抓就抓到了我此生最毛骨悚然的东西,一只骨瘦如材,跟鸡爪子一样的手。我的脑海里直接进入一个声音,不是从耳朵,而是直接进脑子里的:死闺女,你还敢抓我。 不是经过耳朵,所以我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但是我能动了,我立刻起身,伸手就去摸开关,但就是这么倒霉。灯没亮,停电了。

      我的脑子轰的一下就木了。我要疯掉了。幸亏我枕头边一直备有手电,打开手电,亮了。给我了内心一丝安慰我爬下床,冲到电话跟前拨通了我妈门市部的电话,不到 3声我妈就接了起来,急忙问怎么了,我只说了一句,妈,你快回来。就大哭起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挂断电话,拿着手电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栓来到院里,坐在走廊的台阶上流眼泪。估计也就 3,5分的时间我妈就骑着摩托回来了。听我说了事情的经过,她什么也没说,接过手电筒进屋开始检查,犄角旮旯也没放过看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抬头看到了我奶奶的遗像,骂了起来:活着的时候就自私,不管儿子,不管孙子孙女,就管你自己,死了 你就在屋里呢,看让孙女被吓成这样你都不管,还供你有啥用?说完就把我奶奶遗像取下来压柜子里了。至今,我奶奶遗像在没挂过,还在柜子里压着。后来我妈又仔细询问了我是不是没插门?让人进来了不知道?其实我一直是个胆小的人,胆小就谨慎细心。

      每天我都是确定插上门栓的,有时候如果躺床上了,猛的想起来门栓是不是忘插了,我也是绝不会偷懒,一定会起来检查的,但十有八九是插了的,而且刚我从屋里跑出来的时候,还是拔了门栓才出来的,出来就一直坐在屋门口的走廊台阶上没离开过,还有就是在我身体能动的时候,拿感觉是一下子轻松的,而且我坐起来屋子里就什么也没有的。 后来,我妈晚上就不去看门了,在父母眼里,孩子应该是比金钱重要的。虽然我妈夜里不去门市部值班,那里真的被盗过,我妈也没再去夜里看过门。

  我2年前结了婚,自由恋爱,所以一切物质条件什么都没讲究。我家虽然是农村,但现在的农村和城里几乎没什么区别了{我幼儿园的经历距离现在有10年了}电视电脑这些媒体的发展和咨询的发达,让农村对时尚,对消费的观念一点不逊于城里。{县城就有各种名牌专卖店。商场里更有各大一线品牌}我们家不算有钱人家,但父母从来不会让我们比别人少什么。和老公是网恋,感情很深后才去了他们家。跨省,在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当时也有过一丝犹豫,难道以后一辈子就生活在这里了?可是热恋总是能冲昏人的头脑的。不不顾一切的嫁到了这个交通不便,每天有3分之二时间都在停电停水的偏僻山村。山村,自然4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往村外。每天天黑开路灯,晚上8点半就关了{当然,这还得是有电的时候},因为几乎晚上8点就静街了。只有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暗示着这村子还有一丝气息。这样的日子简直能把以前天天 10点多还在街上看我妈他们一帮老太太扭秧歌的我憋疯。最令我无法忍受的是家家户户没有自己的厕所,就是大半夜也只能到村里的公用厕所。

  所幸,我在那边生活的时间也不多,我怀孕期间是一直在娘家住,直到生完孩子才又回到那里,没住多久,因为婆婆不伺候月子,老公他大哥和大嫂也总找茬,无非就是不准婆婆伺候我,不准给我做饭,不准帮我看孩子之类的。{呵呵,快变成苦情言情贴了]所以我在那边住了不到两个月,我妈就让我妹妹吧我接了回来,一直到现在,我在娘家住的时间要比在婆家多的多。我实在不愿意回到那个阴郁的山村,和冷酷的人家。今年春节的时候老公来接我回去过年。这样重要的日子不回去也说不过,再说,我国全国好多地方都有嫁出去的闺女不能再娘家过年的习俗,不然对娘家不好。于是我便收拾了东西带上儿子,随老公走了。果不其然,每次我儿子回去,老大家总要找事跟我们吵一架。大年初一大清早就跟我老公吵,说我老公没给他们闺女压岁钱了。{我儿子1岁多,过了2个年了,他们一次没给过,他们是老大,他们不先给我们怎么回他们?其实就是找事呢,不想我儿子回去,我儿子每次回去,他们都能找事跟我老公吵}有些跑题啊,净说些市井妇女的啰嗦话了。不过,我也听人说过,如果家宅不宁,多半就是因为家宅多出拌嘴吵架打架纠纷引起的。

  我们家人都是夜猫子,儿子一直在我们这边自然晚上也睡的晚,那天,应该有晚上快 12点了,老公吧儿子抱进卧室开始摇着唱歌,准备哄睡觉。卧室有扇大窗户。是朝向院子里的。但是卧室的对面是座废弃的破窑洞。据老公说原来院子里住的是老公他们父亲的兄弟几个,都来渐渐都搬走了,就剩老公他们一家了,就临街盖了2个套房,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的,我们卧室对面则是现在没钱。无力盖,以后准备给他们家老3盖的地方,所以,废弃的破窑洞也没拆。而窑洞屋顶是一条山路,去过山村的人应该都知道。山里盖房子,我家的门前可能就是别人的屋顶,我家的屋顶可能就别人房后的菜地。呈梯形这样的。所以从我家卧室的窗口,不仅能看见自己的院子,也能看见院子上边的山路和背后荒无人烟的土山,尤其晚上,看着甚是荒凉恐怖。因为孩子在家一般不到天黑我就把卧室的窗帘拉上了,那天可能是大意了,没拉完全,两个窗帘中间留出了 10级厘米的缝隙。当时。我坐在客厅看手机。小叔子也在我们客厅坐着玩电脑。老公抱着儿子就进了卧室。大概有 5分钟突然卧室传来了儿子凄厉的哭声,说凄厉,是因为他不同于平时那种其他的哭声。有小孩的朋友应该能意会。接着就传来老公用他们家乡话谩骂的声音。我立刻冲进卧室!

  只见孩子还在一声接一声的尖声哭叫 仿佛经历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老公对着窗口在骂。因为老公哄孩子睡觉时关着灯的,我先打开了灯结果了孩子,把孩子抱到了客厅。老公也跟了出来,开始讲述刚才的经过:抱着儿子进去后开始一边摇一边轻声唱歌,走的累了 就坐在了床边,继续摇唱,儿子的脸刚好对着了窗户,而且正对着我没拉住的那条宽缝,儿子本来已经有些睡意,迷糊着快闭上眼了。突然,们好像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猛的睁大眼睛,用力看着床外,还对着窗外笑了笑{我儿子平时不管见谁都要先笑笑,性格特别好}还没笑完就又好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了一样开始止不住的大哭。农村人都信这个。老公才开始骂。看着平静下来又开始继续玩耍的儿子,我心里有急又气,有孩子的人就都能感受到,什么事情只要涉及到自己的子女,就能连谁也不怕。有好多朋友都是有了孩子才体会了当初父母对自己的苦心。我就开始在客厅也骂。突然,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客厅吊灯啪的一声灭掉了。这一刻,屋里的3个大人全吓住了,半天没人说一句话。过了一会老公说:你是不是坐着灯的遥控器了。我说:遥控器的电池都被你儿子口出来扔了,遥控器我都放在茶几抽屉了,怎么可能坐着呢,说着我从茶几抽屉里的一个小铁盒子里拿出来了遥控器,小叔子说:是不是遥控器连电了啊。:我说:电池都没了怎么连电啊? 小叔子可能是怕了 关了电脑走了。我起身又摸了开关重新开了灯,老公也安慰我说可能是巧合。准备睡吧。就出去埋火了。我虽然心里有心有余悸,全是阴冷的感觉,单我更明白我现在是一个母亲,保护我的儿子是我全部的使命,我不能让那玩意觉得我怕了它,我就继续骂:再作妖你等着,让我查出来你是谁,明天就给你坟上全钉上桃木钉,让你永远也别安宁。然后我灵光一闪拿出手机打开酷狗,找大悲咒,不要什么歌星的。就找了一个法师唱的开始放,那天晚上整整播放了一个晚上,再也没别的情况发生。后来连着几天我天天晚上一天黑就开始放。没过完正月我就带着儿子跟逃一样回了娘家,一直到现在了。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