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十大鬼宅、鬼异事件

[2017-02-12]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灵异事件、怪事......在老北京这样的古都数不胜数,如劲松鬼楼、菜市口刑场、朝内大街81号、东直门簋街、地铁灵异事件等等,这些古都传闻都被赋予了诡异色彩,因年代久远,很多已无从考证!

点击查看原图

  第一个:劲松鬼楼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说相声的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当时那座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375是一路公交车,现在是从北京西直门站开往颐和园北宫门,具体路线是从西直门出发一直向北走学院路,经过语言大学、清华大学等等七八个知名学府,最终到达颐和园。出事的时候,375路还在跑圆明园到香山的线路。

  在北四环修建之前,清华大学以西非常偏僻,或者用另外一个词形容更好――荒凉。尤其是到了冬天,北京的西北风一刮起来,真是呜呜做响,街道上经常一个人都看不到,那时375路经过的道路还全都是正反双道的小窄路,过了圆明园以后,马路两边都是荒野,一丛一丛几十米高的参天大树,当然也就少不了乱坟岗子。

  具体是哪一天,给关啸讲鬼故事的人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是个冬天,西北风嗷嗷的,地上早就结满了冰。

  375的夜班车是22:00从圆明园发车,一般情况下,末班车全程总共不会超过10个乘客。

  发车的时候,车上一共有七个人,375是两节的大公共,标准配置是一个司机两个售票员,前门一个后门一个。375前半节座少,后半节坐着四个乘客,一对小夫妻,还有一个老头和一个小伙子一前一后坐在单人座上。车一开起来,寒风顺着门缝窗缝嗖嗖地向车里灌,包括售票员在内所有乘客都缩着脖子。

  圆明园出发后马上就是颐和园,接着就是颐和园北宫门,整个375路沿线也就这两站还热闹点,有几片平房还有点小饭店,过了北宫门之后大概是第二站。

  突然,司机在前面用京腔骂上了:“操,这他妈的都什么事?平时一路上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今天见了鬼了,还他妈的不在车站上等车,跑到这里晃手有个屁用?”

  大家顺着车灯一看,在前面一百多米外,有两个黑影冲公共汽车招手。

  北京人大部分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骂骂咧咧的,但是真遇到事了,肯定不会掉链子,前门的售票员也说:“给他们停一下吧,这么晚了,他们也打不到车。”售票员说的对,别说当年那荒僻,就是2008奥运会前后,晚上10点以后想打车去香山,一般的出租车司机都得寻思寻思,说不定还要到派出所备个案什么的。

  公共汽车吱――扭――一声停下了。

  中门一开,车下上来两个人……哦……不……是三个人,两边各一个人中间还夹着一个人,中间的人披头散发一直垂着头,就这样脚不沾地地被架了上来。

  车上所有人包括售票员都被吓坏了,两边两个人竟然都穿着清朝的官服,背后还拖着两根大长辫子,在车厢昏暗顶灯照射下,两张脸泛着惨白。

  他们上车后也不打票,三个人一屁股挤在一个两人座上,一动不动向前看。

  后门的售票员胆子还挺大,和其他四个乘客说:“大家别害怕,估计是附近拍古装戏,说不定喝多了,也没有换衣服。”

  这么一说,车上乘客还真就信了。颐和园和香山之间遍布古刹,不少人在附近拍戏,前几天晚报上还说,黎明主演的《雪山飞狐》还是《飞狐外传》正在西山大觉寺拍戏(距离375路公交线不过几里地)。

  就在这时,那个老头突然转身给了后面小伙子一拳,接着就嚷嚷起来:“嘿……你个小东西,你没事你踩我干啥?我不理你,你还三番五次地踩。”

  “没有哇,大爷,你搞错了吧,我怎么会踩您呢?”小伙子一脸冤枉。

  “小兔崽子,不知道你爹妈怎么教育你的,就这么对待老人?信不信我替你爹妈揍你!”老头说话越来越不客气。

  车上的乘务人员和后面的小夫妻都皱起眉头,如果不是看是个老人,他们早就替小伙子说话了。

  “我真没有!大爷,你别冤枉我!”

  “还不承认!”老头手脚还挺快,一把就薅住小伙子的脖领子:“你跟我下去,咱俩去颐和园派出所说理去!走!”

  谁被人薅住领子也不会高兴,小伙子也激眼了,一把反薅着老头的领子,两个人拉拉扯扯就下去了。

  下去的时候售票员还说了一句:“小伙子,看好我们的车号,民警同志有问题,和我们联系。”

  375路末班车尾巴冒出一股黑烟,很快消失在西面的山路里。

  老头直到这车走远了,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放开小伙子。小伙子还吵吵呢:“走啊,派出所去,颐和园派出所走上就半个小时,走!”

  老头瞪了小伙子一眼:“走什么走呀,刚才要不是我,你就死了。”

  小伙子还不明白呢。

  老头接着说:“刚才最后上去的三个,都不是人,他们都是鬼!”

  西北风呼呼一吹,四周又是黑乎乎一片,小伙子一下子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真的假的?大爷,你可别拿我开涮,我胆子小,我们家还是计划生育,就我一个孩子。”

  “骗你干啥,你这小伙子看事一点都不仔细,你没有发现?他们三个上来的时候,全都没有影子!我在骂你之前,用手指给你比划好几次了,你都不理我。走,快去报案吧。”

  一老一小跑到派出所去报案,结果小伙子和民警还挺熟――他是警校的学生,在颐和园派出所实习过。民警同志也就是看在他实习过的份上才没有骂他是神经病,只是让小伙子和老头在派出所专用那种信纸上写了半天情况报告,又留下电话住址,把两个人给打发了。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出事了!公交汽车总站打电话给市局报案,昨天晚上,375路公共汽车末班车和三名司乘人员失踪!后来,根据电话和地址找到了昨天晚上报案的小伙子和老头,也就在同时,失踪的375也找到了,竟然是在100多公里外北京密云一个山沟里。车外是一大堆熊熊燃烧的篝火,车上只有三个死人,才过了不到24小时却已经高度腐烂了,从衣服上能看出是司乘人员。

  更让人惊讶的是,375末班车只有很少的汽油,根本不可能一口气跑100多公里。警察敲了敲油箱,油箱竟然是满的,伸进根管子吸了一下,三四个刑侦大队的老警察脸瞬间就变白了――汽车的油箱里根本不是汽油,全都是红彤彤的鲜血。

  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后来,晚报、日报、青年报等各大媒体为此事公开辟谣,一再声明,纯属子虚乌有。再后来,在375路公交车司乘人员的强烈要求下,375路改线,也就是后来的西直门到北宫门。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