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中国十个最邪门的地方以及诡异灵异事件!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古老的大宅、历史悠久的皇家建筑,这些经过岁月洗礼的地方除了让我们感叹古老文化的魅力之外隐隐之中又能觉察到一丝阴森恐怖的感觉。 中国十个最邪门的地方 你敢去瞧瞧吗?

点击查看原图

  1、北京北新桥的海眼

  北京北新桥的海眼这北新桥的海眼被动过两回,一回是日本鬼子进北京,顺大铁链子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就看底下呼呼的往上翻黄汤,还隐隐的有海风的声音,伴着腥味。日本人慌了,赶紧把链子又顺了回去第二次是红卫兵破四旧,也把大铁链子往上拉,结果根日本人一样。也全吓傻了,赶紧恢复了原貌。

  北京北新桥的海眼

  最近一次跟北新桥海眼有关的事是修地铁几号线来的,新闻里还播了,说是为了不破坏北新桥的一口古井,地铁绕了多少多少公里。

  北新桥,名字叫“桥”,可实际上没有桥,更没有桥翅。这里面有个民间传说。北新桥在北京东直门内大街与雍和宫大街的交汇处,当年,北京地铁五号线在此设北新桥站时,也发生了意外事儿。

  在朱元璋大定天下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朱元璋做了个梦,梦里说龙王和他的老婆要把北京的水全部带走,因为连年的战争让上天愤怒了。于是朱元璋就请教了当时的宰相刘泊温,刘泊温沉默了一会便对朱元璋说:看来连年的战争确实让龙王愤怒了。朱元璋问可有什么补救的方法?刘泊温说有是有,不过要找一名忠心耿耿的大将来化解,于是找了一位立有赫赫战功的大将。

  刘泊温向他交代道,今天午时你穿战袍、骑战马、到东门外会看到有两个老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推着水车在路旁休息,你上去把水车刺坏,别问为什么,刺了后不要回头,不然你性命难保,回到午门里就没事了。于是那个大将领了命令,午时到了东门,果然看到有一对老夫妇推着水车在路边休息。他上去就把水车刺坏了,头也不回的向午门狂奔而去。到了午门门口大将想到应该就没事了吧,就回头向后看了一下,结果他看到的是后面波涛汹涌的巨浪向他扑面而来,就这样这个将军死了,水留下了。那一男一女乃是龙王化身,死去的将军就是明朝的大将高亮!

  据说,高亮一枪扎破龙女变的水篓之后,龙婆就带着受伤的女儿逃到了山北的黑龙潭,在那里安了家业。现在,黑龙潭里还有一种能撞石头的小鱼儿,相传这是“龙种”,是龙婆的子子孙孙。高亮扎破水篓以后,惹急了龙公,他带着波浪滔天的大水,追赶高亮。高亮死后,水也还了原。后来,刘伯温奉旨修建北京城。可龙公这口气,总也咽不下去,可是又惹不起刘伯温,就带着龙子和龙子那一肚子甜水,顺着玉泉山泉眼,钻到地底下去了。这也就是玉泉山的泉水之所以又多又甜的缘故。

  龙公心中暗想:刘伯温啊刘伯温!我惹不起你这牛鼻子,就算罢了吗?城,你总有个修完的时候,修完以后你刘伯温走了,那时就该听我老龙的了!所以,龙公、龙子就在地底下的泉眼里头忍了下来。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北京的八臂哪叱城终于修完了。刘伯温正准备回去见皇帝交差,忽然想起那捣乱的孽龙来。他想:这可恶的孽龙保不齐,我走后他又要来捣乱了!唉,要是有姚广孝在这里坐镇就好了,可是他当和尚去了,这可怎么办?于是,刘伯温只好先去找姚广孝。

  这一天,刘伯温在西南城外一座庙里找到了姚广孝,表明他的来意后,刘伯温又说:“八臂哪吒城图,是咱们两个人画的,我回去交差的时候,就说北京城也是咱们两人修的,你还是二军师爷。”姚广孝听后很高兴,就答应了。于是,刘伯温便打点行李,带着随从,离开北京去见皇上交差了。那龙公听说刘伯温走了,就带着龙子,顺着地下的水道,往北京这边走来。父子俩来到北京城底下,看见一处海眼,就往上撞,不想,非但没撞出去,龙头上还撞了一个大包,原来上面有“镇物”。接着,龙公、龙子又撞了好几处海眼,脑袋都撞肿了,也没撞出去,他们心里真是恨透了刘伯温。

  这一天,走到北京城的东北方, 又看见了一处海眼,龙公带着龙子又一撞,没想到,这回一撞就撞出了地面。这地方,就是后来的北新桥。龙公和龙子撞出海眼后,龙公变成了一个老公公,龙子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父子俩带着水就上来了。海眼的水,还不厉害吗?一眨眼的功夫,北新桥的一南、一北、一东、一 西,全成了大河了。附近的老百姓哭天喊地,慌忙逃命。唯有龙公、龙子,浮在水面上,走来走去,透着扬扬得意。

  这时,早有人报告二军帅姚广孝了。姚广孝一听,心里说:刘伯温还真有两下子,他料到孽龙要捣乱,果真孽龙就来了!姚广孝换好衣服,拿着一把宝剑,飞快地向北新桥奔来。到了北新桥,他用剑一指,三划两划,就把水止住了,跟着腾身一跃,也跳到水面上,大喊一声:“孽障,还敢发水淹北京城吗?叫你们瞧瞧二军师爷的厉害!”龙公吃了一惊,心想:刘伯温明明不在北京了,怎么又出来了一个二军师?这二军师,也实在不软,宝剑一划,水就止住不涨了,我们倒要小心防备他!想着,就对龙子使了个眼色,父子俩各自亮出一把青龙剑, 不由分说,恶狠狠地朝着姚广砸来。姚广孝急架相迎,只见一片冷森森的剑光,三个人立时就杀在一处。单凭一个龙公,姚广孝是能够制伏的;单凭一个龙子,他更是手到擒来。可是他们父子俩联手,姚广孝就吃不住了。

  2、中山大学文科大楼

  文科楼的正门是永远不开的,因为每开一次,中大就会死一个教授。有人说起楼的时候,挖到两个小孩子的尸体,刚刚好那个时候,正门有开,有人在那个门口入去就会见到两个小孩子在那里玩,但是一转身就不见了,而且不久就会感到给人在后面好大力的拍一下背脊,但是转身是什么人都没有的……

  在文科楼出面行经过正门,有人曾经见过有两个小孩子在铁闸同玻璃门后面眼定定地望出面……

点击查看原图

  中山大学文科大楼

  还有一种传说是永芳堂里面存放孙中山的衣冠冢,但是其实不是孙中山的,是永芳公司个老老板的爷爷的衣冠。永芳堂的设计是好象一个墓那样,呈八字型向两边伸展,还有贤人像若干守灵。传闻有份起永芳堂的设计师等人,一年内全部死光。而且永芳堂刚刚起好的时候,八字型两撇所指之处,草木皆死。有人话这座墓是把中大风水全部拿光。

  不过这个是本人亲身经历,寒假的时候去了一次汶川。我们来到了新的县城,问了当地的居民地震时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说看见空的独轮车进去后,满满的人从里面出来,被运了出来。之后就把人一车一车的放进一个坑里,再撒上石灰……再放一层人,再撒上石灰……

  3、新界北区

  源由:古时举行婚礼时,刚好山洪暴发,把经过桥上的婚礼队伍冲去,无人被寻获。

点击查看原图

  新界北区

  闹鬼传闻:香港最猛鬼的地方之一,在下大雨时很大机会会山洪暴发,以前曾多次有人被洪水冲走,曾有人在下雨时见过有数名小孩在桥下玩耍,当他下去时不见了小孩,但回到路上后又看见小孩,并向他招手,此时洪水来到,如果那人向见小孩招手而走了下去就……

  4.扬州螺丝结顶和无灯巷

点击查看原图

  很多扬州人其实都不知道这条小巷,走过广陵路,往左拐,穿过几十米伸手不见无指的小巷就来到了传说中的“螺丝结顶”。

  这条巷子名非常特别,只有老扬州才知道,“螺丝结顶”其实是“垒尸及顶”的意思,“扬州十日”期间,这里是扬州最大屠杀场,死人一层铺着一层往上垒,最后尸体都垒到屋顶那么高。

  “螺丝结顶”和“羊肉巷”等几条巷子错综复杂地交织着,附近居民说,这里根本不能装路灯,只要一装,第二天就熄掉,不是被人砸掉的,就是莫名其妙地熄掉的。灯炮拿下来好好的,但里面的钨丝已经断了,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去装新灯泡。

  走在巷子里面打手电筒也会莫名其妙地熄掉。任何电动的东西晚上到了巷子里都用不起来,摩托车、电瓶车都要推着走。附近的人家晚上一般都不出来。

  很多扬州人其实都不知道这条小巷,如果我告诉你它在蒋家桥饺面店附近,估计你就知道它的具体位置了。

  走过广陵路,往左拐,穿过几十米伸手不见无指的小巷就来到了传说中的“螺丝结顶”。这条巷子名非常特别,只有老扬州才知道,“螺丝结顶”其实是“垒尸及顶”的意思,“扬州十日”期间,这里是扬州最大屠杀场,死人一层铺着一层往上垒,最后尸体都垒到屋顶那么高。

  “螺丝结顶”和“羊肉巷”等几条巷子错综复杂地交织着,附近居民说,这里根本不能装路灯,只要一装,第二天就熄掉,不是被人砸掉的,就是莫名其妙地熄掉的。灯炮拿下来好好的,但里面的钨丝已经断了,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去装新灯泡。走在巷子里面打手电筒也会莫名其妙地熄掉。任何电动的东西晚上到了巷子里都用不起来,摩托车、电瓶车都要推着走。附近的人家晚上一般都不出来。

  所以晚上如果在“螺丝结顶”遇到一个人——那未必是人。

  “螺丝结顶”巷在该市广陵路东侧的醉仙居巷尾端,巷子蜿蜒曲折,长约数百米,最窄处一米多宽,最宽的地方不过2米,地上铺着板砖石块,看上去和该市其它古巷没有多大区别。"扬州螺丝结顶古巷被恶搞为中国最邪地"

  5、中山大学永芳堂

点击查看原图

  永芳堂下面有女尸是建筑老板的女儿名字有个芳字,所以叫永芳堂,意思是芳永远睡在里面,时不时会传出来女人声音。

  还有就是上永芳堂的楼梯,早上数和下午数系是不一样的,但是我没有去数过…外面有18铜像,每个铜像有一个锁链锁住,如果有人发现了那一个铜像没有锁链的话就会有教授或学生死于非命。好邪门的。

  6、天津西开教堂

点击查看原图

  天津西开教堂据说民国时西开教堂的神父是德国人,长着鹰嘴虎胸,相貌很丑陋,他生性残忍,经常购买穷人家的孩子,然后把这些小孩杀死,熬出他们身上的脂肪作成肥皂、油画。

  近年一到深夜,有不少附近居民总是能听到小孩的哭声,而且先后有两对情侣在深夜到教堂的花园内谈情说爱时,发现里面一棵大树上会突然现出一个相貌凶恶的外国人面孔。那个神父被殴死后曾吊在那棵树上的。

  7、山东省博物馆

点击查看原图

  山东省博物馆去过省博物馆的人都知道,博物馆修得气势宏伟,外表全是汉白玉的,高有个四五层吧,每间房净高不一样,比如放恐龙化石的就净高十多米,进去后会发现,整个博物馆是个“回”字型建筑,这样,就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天井,天井南边是远古用品展览和明代大型战船展,北边是古生物展等等。问题就出在这个天井里,进去过的人都知道,里面是杂草丛生,还有些不知什么年代的断碑,再加上四面的窗户都是茶色的,显得里面阴阴的。

  有个朋友的朋友前年有天喝多了,不知上了什么邪劲,非要去博物馆看看,看了一圈后,进了那个天井里,坐在地上歇歇,这一歇就睡着了,醒了后已是晚上八点多了!想出去却发现一边一个的门都锁了,想喊人却没人听见,就到了晚上十点多,他一看自己躺下的地方竟然是个古代的墓碑,然后突然莫名地感到害怕,就坐在地上,到了十二点多,他无意往上看了一眼,借着月光发现四楼有个女的在窗户里探着头看他,他以为是员工呢,喊了她好几声却没回应,却发现他走到哪里那个女人就看到哪里,吓得他不行了,再一看,却什么也没有了。

  正想着怎么回事,却发现一楼走廊里有个人影,这次他仍然以为是员工呢!跑过去大喊把门打开!贴着茶色玻璃却发现竟然是四楼那个女的,那个女的穿着一个小花袄侧身站着,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围着天井走起来,围着天井转了一圈又一圈。

  那哥们就在惊恐中睡着了。一直到了凌晨四点,天有点亮了,他起来一看走廊里没人了,又到了五点多,打扫卫生的来了,才发现他,找人开门把他放了出来,不过一出来就进了千佛山***,省博以为他是偷文物的呢。

  听老人讲,那里阴气是比较重,风水也不怎么好。建博物馆时挖出了好多古墓,都把墓碑给抬了出来放到东边一个院子里,再加上抗日战争时日本人在千佛山后杀了不少人,有个万人坑什么的。

  8、上海恒隆广场之香炉造型

  上海恒隆广场之香炉造型谣传:听说,这块地方很妖得,以前在这里造楼,无论怎么样弄,造到某一程度就也造不上去了。塌了又造,造了又塌。没办法,黄金地皮,地产商当然不甘心。后来请了位风水先生来看这块地,先生说在这里造楼必须要造成香炉的样子,因为要供奉这里的一个神,否则是永远造不成楼的。她说是她一个搞房产的朋友告诉她的。

点击查看原图

  上海恒隆广场之香炉造型

  后来我回想起来,很早年前经过南京西路这里就看那里土地动工了,后来读大学每周都要经过那里这个楼还是在造,造造停停,整个大学阶段都看它在造。这个故事听完后也没太在意,等恒隆这个楼造出来了,我看得呆了,真的是香炉的样子。不信大家去看。四头圆的,像插香烛的小洞,高楼就是香烛。我没有骗人,这个故事也让我吓了一跳。

  9、深圳大学

点击查看原图

  深圳大学深大所处的地方是深圳最大的一块邪地,为了镇压它才在上面建这座大学。取的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可以镇压邪物的意思!深大校园建筑从高空看下去就是一八卦!这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了。

  其中还有一栋楼从开始就在建,到现在还只是到了一半。据说只要去继续建就会发生很多意外,导致建不下去了。

  10、南京中山陵

  南京中山陵龙脖子路(古战场),真是阴森KB路是又弯又长,两边是树和草要不就是石壁,老长的路居然没有一个路灯,树枝把天遮的严严实实,不漏一丝月光。

点击查看原图

  南京中山陵

  中山陵的无梁殿极阴之地!里面供奉着民国烈士,整个大殿竟然没有梁,这种结构在中国的风水学上就是阴宅,再又供奉着那么多磁场极强的英魂,不要说深更半夜,就是大白天你站在大殿中央也会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中山陵发生的故事

  说有个学生半夜睡不着打算骑车上中山陵找个地方睡觉(南京夏天特别热,他学校离中山陵近)在上山的路上有一段路特别黑,心里有点寒寒的,就想低头猛踩脚踏冲过去。但是在路上他好像听到后面也有踩脚踏的声音,回头的时候又看不到什么。这种情况连续出现了好几次,而且在路过一片墓地的时候。他看到那里有一群白衣人在聚会。他心想不会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正好看到前面有出租车的车尾发出的光。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拼了命的朝那光追去。

  找到了凉快的地方后准备睡觉,但是路上发生的事情让他怎么也睡不着,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心想还是回去了。

  当他再次路过那片墓地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往墓地的那个方向看了看,他看到一个长发的白衣人正望着,正冲他笑。当时他的魂都没了,一阵旋风般的冲回宿舍。

  事后据说中山陵的一个大爷也证实了白衣人的事。这个故事在那年流传的很广。

  我再说一个中山陵的

  经常有人晚上开车上山兜风,有一天,有人开车在山路上,突然看见一辆面包车,玻璃都是碎的,驾驶室也没有人,车就在路上行驶着.

  也说个姨父年轻时的故事吧。那是70年代吧他在一个工厂三班倒,仗着年轻身强力壮对这种事情并不在意,有次他们单位来了三个哥们到他家去玩,大约九十点钟要走,出于礼貌他送客一直送到了中山门附近的前湖边上,然后停了下来花些玩笑。我姨父是背对着前湖,其他三人或多或少是面朝湖面的,突然那三人就没了声音,目光惊恐地看着水面,我姨父不以为然地回过身,就看到一个白影在水面上飘着……然后四人做鸟兽散。第二天全部发高烧。后来那三个同事再也没去姨父家玩过。

  中山门至卫岗那段路,相信喜欢鬼话的南京朋友都不会陌生,那条路上的传说太多了,什么五路车惊魂,马路幽灵之类。从科学角度讲,那里是分别有两个大坡,斜度大,而且车流量较少,一般到了晚间司机容易麻痹,随意加快速度,又看不见坡下的情况,所以极易出事。玄学的说法就是那里原来是荒山野岭,到底是什么所在无可考证,阴气过重,因此特别容易见鬼或被找替身。按我的胡说是,从中山门出来往东至卫桥这一段的路其实风水是极好的。由新街口孙中山铜像直通往中山陵,当初在修建的时候早就有过测算,所谓中神光道,走在那里是根本可以放心大胆的。但是由这条路延伸出的几条小道,就不见的了,而且从卫岗开始,中神光道一分为二,通往中山陵的不去说了,通往卫岗的那条道却是十分凶险。我就亲有几次坐公车历险的经验,最悬的一次是白天,司机车开的凶猛,但是被后一辆超车,不得不放慢下来,结果后面那辆车就出了车祸,情况很糟糕。我妈就经常叮嘱我凡事宁慢勿快(我是超急的性子),俗话说:“赶着投胎”、“赶死”不是没有道理的,大家不可不知。

  再说我外婆家住在卫岗的文化局宿舍,顾名思义,里面住的都是文化/文艺界人士,房子现在已经算老了,但是周边生活机能不错,地段也还可以,除了发了大财的,很少有搬家的。

  我外婆住在沿街的一栋,夏天开着门窗睡,马路上的汽车声震耳欲聋。整栋楼南北朝向,北面临街,楼下是一排平房充当围墙,那些住平房的人家往往在南北各开一个门,方便进出。而平房的最东边,是一堵墙,和楼房联起来,形成一个死角,墙的外面就是另一个大院了,确切的说,是和另一个大院之间的空地。墙比较高,看不见另一边的情况,而且那里还长了一棵巨大的无花果树,每到夏天,果实累累可爱。小的时候总想和兄弟姐妹摘下来尝尝,但是家里人严禁(不知道为什么,摘别的就可以)。

  那个死角总莫名其妙的让人感到害怕,早上还好,一过午后,太阳照不过去,就感觉阴气逼人。而我外婆家住在最里面的一个单元,也就是说,紧紧挨着死角,要上楼,非走那前面经过不可。我外婆住在四楼,楼道里没有预留的路灯。有人就从自己家拉出一条电线,接一个灯泡,利人利己。但奇怪的是安一个灯泡坏一个灯泡,十几年来,那里一直都是黑的。我们晚上上下楼,都是靠数台阶的,外面也没有路灯,我经常开玩笑说,在楼里走,闭着眼睛比睁着眼睛感觉明亮。

  这是真的,闭着眼睛,因为什么都看不见,不觉得害怕,而睁着眼睛,总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气氛充斥全身,前面说过,我的胆子是很大的。但是十五岁以前就怕走那几层楼梯,每次都是急奔如飞。十五岁以后是不怕了,但走到一楼的时候,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即使是白天,也会不由自主的跳一跳,四周看看。我妈问过我为什么,我说总觉得一楼正对着单元门的那家如果开门,会有什么东西溜出来,我怕它咬我脚,先活动活动。我妈什么也没说,但我知道她是有想法的,最早我就是听她和外婆姨妈一起议论楼里“不干净”。

  一楼的那家其实很少时候有人住,住在文化局宿舍里的不是同事就是朋友,彼此熟悉的不得了。而那家人家更是我们家的世交,他们家属于南京的大姓,近代某个文学大家和教育家,都是这个家族的。老一辈人(指我外婆辈)是军人,高级,将领,离休后在北京休养。年轻一辈的是姐弟俩,姐姐也嫁了个北京,军官,留在北京不回来了。事实上那家的房子也只有弟弟,我们管他叫Y吧,一个人住。从辈份上说我得喊他表舅(无亲戚关系,以示亲热而已),但他只比我大十多岁,我21岁的时候他不过30出头,仍然年轻漂亮的一个小伙子。

  但是Y的生活并不年轻漂亮,可能是父母姐姐太优秀的缘故,他就显得很平庸,按说有良好的出身和关系网,可以大展鸿途才是。可他偏偏一事无成,结交了一批酒肉朋友,过的很是颓唐,加之母亲反对他的一门婚事,他就一直挨到三十岁也没谈恋爱,我外婆说起他总是摇头叹息。

  他和朋友们几乎天天在一起花天酒地,但从来不把他们带回家,总是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捣鼓些什么,也从来不开大门,连收水电费的也不放进去。经常传出奇怪的声音,好象进行装修一样。

  在我21岁的那年春末,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孩结婚了,朋友怕他伤心,约他出去喝酒,他却没事人一样,也没有喝酒,只是和大家谈谈笑笑。他们去饭店的时候(那时候还不兴去酒吧)是黄昏,出了门头上有一群鸟飞过,大家都没在意,他感叹了一声:“好大一片乌鸦啊!”众人玩到深更半夜,再开车送他回来,就散了。

  次日清晨,有人打电话给我舅舅,说是Y出事了,因为没有一个亲人在南京,让我舅舅去警局处理一下。我舅舅立刻就赶去,都没敢和我外婆说,结果到了警局,警察是一问三不知,幸亏我舅舅算本地一个小名人,警察都很客气,才知道不是他们不肯说,而是他们也说不清楚。我在此转述一下事情经过,如果把大家弄糊涂了,千万别怪我。

  前面说过,从卫桥到卫岗是一个大坡子,坡下看不到坡上的东西,而爬上坡子,是极短的一段平路,约200-300米左右(说错莫怪,没认真量过),说是平路,其实也是下坡,只是比较平缓,而二、三百米一过,就是一个很陡的下坡。常走这道有经验的司机都知道上坡的时候不能卯足劲开,爬到坡顶就要开始刹车,否则很容易控制不住。那里有一个公车站,每次公车都是呼啸着进站。

  这天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天没完全亮,但已经泛蓝,能瞧见东西了,有一辆公交出厂车开过这,车上有一个司机和一个售票员,车在下坡的时候轧着了一个人,就是Y。

  对于事故经过,两个乘务员口供一致。司机经常走这段路,很有经验,没有放速度开,而在开到平地后,两个人视力都很好,前方绝对没有任何阻碍物,别说人,连车也没有一辆。不知怎的,在开到即将下坡的时候,车突然刹住了,然后司机突然冒出来一句:“不好,撞到人了。”售票员个不信,明明没有看见人,怎么会撞到。下车一看,Y被轧在车轮地下,早已死亡。

  Y的遗像据说比较恐怖,而他却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后找朋友来验尸,说不,尸检的结果说他胃里很干净,血液也很干净,没有饮酒或服用麻醉品的迹像。只能定义为自杀。但他脸上的表情(头部没有被轧着)十分安静,好象熟睡中突然死亡一样,没有任何痛苦。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