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网友遇鬼实录!!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点击查看原图

  据说在学校、医院、旅馆是最易发生灵异事件的地方,大家有遇到过吗?下面我们来看看网友讲真实讲述,感受一下,胆小勿入!

  我是往届的高考生,赶着艺术院校不算数学分数的最后一年考了大学。考试前的复习都属于自习,买卷子自己做,看历届考题,所以我的考前复习并不像应届毕业生那么辛苦。说不辛苦也不竟然,就是我比较自由,不会被困在学校,我考前复习那会是背着几大本考题试卷跟着我妈妈到北方出了一个多月的长差,火车上看书做题,然后到一个城币,帮妈妈把沉重的企业样本搬下车,母女两住定后,我妈妈出门拜访客户,我则窝酒店里继续看书做题。周六日单位都是放假的,我妈妈自然也放假,就在带着我到邻近的几个城币去做短途旅游,然后周一继续回来她拜访客户,我准备高考。这样的高考体验,说实话,我真的很爽。

  当然这种备考是不系统的,高考成绩自然也不能和应届生相比,不过还是让我吊了个车位,考到一所学校。这里跑个题,话说那年高考的考题,我居然很多都看过的,真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高考翻来覆去就那几题,居然复习资料上都有,唯一让我失算的,是我做试卷的速度,由于做卷子慢,我语文作文没写完、地理和历史也都有好多会的题役有做,下来后悔死了。数学和英语我役啥郁闷的,这两门我尽力了。

  上次说到我也总算是跌跌撞撞考上了一所艺术院校,专业么是电视编导(不过我发誓,我在本贴所写内容都绝对真实,完全役有编造添加的成分),大二的时候开始分组做短片作业,不规定短片内容,自己拍,想拍什么拍什么,一开始我们苦于寻找题材,后来班级里最好的朋友,也是同宿舍的对床,某日做了个血淋淋的噩梦,她说睡到半夜,梦见我从床下面爬上来,然后给她看我手上的鲜血,最后说是她小产。这个梦后来心理老师解释为过渡焦虑所致,因为梦境恐怖,又和现代年轻女性无自我保护的婚前性行为有关,所以觉得是一个可以提炼出内容的不错题材,于是我们就着手开始创作剧本,筹备拍摄了。我们想惊惊片类型,一是兴趣所致,二是恐怖片对服装、化妆、道具、灯光以及后期剪辑包装都有相对较高的要求,可以多方面实践,校内公映也能搏收视率,一举多得。

  拍摄当天比较顺利,我好朋友扮演她自己,就是做梦的那个女生,我们叫她M;然后找了个关系好的化妆专业的女生担任化妆再兼演一个配角,我们叫她J。片子就俩人演,我做摄像以及道具灯光和剪辑。有一个宿舍同学正好是周末都回家的,借来做拍摄场地,还有另外的一些场景就是厕所和宿舍走廊(走廊和厕所恐怖片惊惊片必备)。从晚上9点拍到夜里3点,还是挺顺利的,就是演员最后卸妆困难了点,全身是粘了吧卿的都是“血”半夜在厕所清洗,吓到好些同学。

  拍摄后,我就得抽空把视频文件导入电脑,开始剪辑,控制画面节奏,添加恐怖音效,做好片头片尾,上字幕,然后生成导出,作业完成。我只能说这部短片,学得很像,日本恐怖片的俗气剧情,毫无悬念的吓人手段,长发女人爬来爬去的无聊画面,自认为很烘托剧情的诡异音效,女主角的歇斯底里或面无表情,惊惊片该有的我们都有,保证你一看开头,就知结尾,实在算不上精彩。

  就这么一部水得不能再水的习作,却招来了不速之客。

  这个短片,我大概剪了巧天,基本上都是每天晚上下课后回宿舍剪,我们宿舍住a个人,我和M住在靠门的对床,另外两个妹妹靠阳台对床。我的床后面有一个铁柜,每人一个格子,可以放些书啊化妆品这些的杂物,M的床后面是空的,角落里放了一个脸盆架,放每个人的洗漱用品。我们下面是写字桌,上面是床,平时大家都在下面活动,睡觉了就爬到各自的床上,我睡觉习惯头朝南(阳台),M则习惯头朝北(门),所以我俩平时睡觉方向是不一致的。学校宿舍的规定是11点30熄灯,大一大二的时候宿舍线路有间题,灯息了,但是电源有电,所以这个熄灯等于役熄,大家开起台灯,照样是该干嘛干嘛,电脑开着上个通宵,根本是役人管的。区别只是亮着灯上网和黑了灯上网罢了。

  话说这天我在认真剪片,大致都剪好了,开始加音效渲染氛围,就是所谓精剪啦,跟着音乐节奏调整画面长度。带着耳机剪的,不然影响别的同学,11点30熄灯之后还是人来人往的,很多人来去,还时常有人会站在我后面看我剪片,我也会拿下耳机让她们边听边看,一个个吓个半死逃之夭夭。后来人少了,屏幕上J(化妆的那个姑娘)从床下慢慢升上来,先是头顶,然后是眼睛,脸色苍白扭动脖子,一点一点爬上来,然后开始翻……加上音效真是异常可怕。我一把摘掉耳机,今天不能再剪了,我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被束缚在恐怖的情境里无法跳脱,都怪那个耳机,哪怕周围有一点环境声,我都不会怕成这样啊!保存文件退出PRM,打开网页,赶快看点别的好舒缓一下情绪,一会才能睡觉。

  打开网页我好像是在看当时比较火的一篇帖子,叫《后妃》吧,很客观全面地讲述了中国历代后妃的事情,内容都基于正史,野史作为辅助,我认为写得不错,当时我看得很爽。到底看了多久我不记得了,看得我好累,坐在椅子上太久了,两遍坐骨都麻木了,于是就靠着椅子把脚翘到桌子上看,后来又觉得眼睛不舒服,就又换了姿势,蹲在椅子上看,看着看着,突然屏幕里一晃,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背后晃了过去,幻觉吗?仔细看电脑屏幕,网站白色的背景,什么也没有,我觉得自己是眼花,继续看帖子,然后原先的网站此贴不全,只能从新搜索,就在关闭网站的一瞬间,我的屏幕右上角,好像又有什么东西一晃,这次是晃回来了。并且我好像看到是一道白的,从黑底的屏幕里呼地晃过去。大家都知道,屏幕白底的时候是看不清什么,但黑屏的时候反光就相当明显了,我不认为我眼花,因为已经同样的感觉两次了。心里有点毛,转头往后看,房间里只有我电脑屏幕发出荧荧的光,其他地方都黑黑的异常安静,平时人挺多的,今天怎么那么早就上床睡觉了?什么时候上去目垂的?怎么我一点感觉都役有?靠!我一个人在下面呆了多久啊?我怔怔地看着漆黑的房间,此时眼角又有白色晃过,我背后升起寒意,第三次,这个白色的东西在我眼前晃过三次,但当我真正看向那个位置却又什么都没有。那个位置就是我座位后方,M的写字台那里,有白色东西在门与写字台的地方来回晃。我再也呆不住了,赶紧关机打算上床,但是我的计算机台不争气了,关机居然那么慢,不行,赶紧上去,强制性关机吧,我按住开机按钮等了10秒,超级漫长的10秒,好不容易屏幕暗了,我大步跨上床,盖着被子,才稍微安心一点。还役缓过神,M突然叫我:徐……她这一叫,我又被惊到了,不是早就睡了么,怎么突然叫我,还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叫我。

  M带着哭腔间我:“我刚才叫你,你怎么不理我啊?”“你什么时候叫我啊?我根本役听见。”“刚才我在睡觉,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很高的男人一直在掐我,他好高,有房顶那么高,低着头披头发,我吓死了,我看到你在下面上网,我叫你你不理我。那个男的掐了我大概有半个小时,先开始正着掐我,后来走到头顶这里,反着掐我,我没办法动,后来我看你蹲在椅子上,我又叫你,你还是不理我,我都快死了…”听M这么说,我知道我隐约感觉到的那东西是什么了。我说“我真的役听到你叫我,你刚才躺没动静啊。”“我动不了啊,我只能叫你,我还看见你爬上床,叫了你半个多小时,他走了,你才答应我。”我沉默不语,我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她我也感觉有东西在后面晃,可是现在和她讲,她会更害怕的吧?我说:“役什么事,早点睡吧。”M说:“徐,你能不能过来陪我睡?”“我也怕啊,你自己过来我床上睡吧。”“我好怕我下去又碰到他。”靠,老娘也怕,才不要过去“没事的M,你动作快点,我在这里拉你。”M无奈,我不过去,她自己又不敢睡,只能快速从床上跨过来了,她也不怕劈又到一半憋不上来,腿功还真好。等她睡定我说:“埃,明天和你说个事。”M:“什么事呀?你现在说叹。”“现在说你会害怕的吧。”M背转过去“哦,那你还是明天说吧,晚安。”然后就我被这个肥婆挤了一晚上。

  第二天我告诉M其实昨晚我也感觉到有很长的白色的东西,在她床那里来回晃动,现在想来,就是在来回掐他,真是恐怖。我俩找心理老师咨询此事,老师说她并不否认世界上有无法解释的现象,她也相信我们所说的事情,也可能是磁场感应的缘故,所以我当时才能接受到这方面的信息,但是这种事情还没有什么权威的解释。后来M到静安寺求了很多经书,带回来一人一份,放在枕头底下,我们宿舍每天都在方嵘心经孰《白度母心咒》这些佛教音乐,宿舍突然充满了宗教色彩,这样净化了一个多星期,才又回复正常生活。

  哦,对了,还想起来一件事,M有个穿玛瑙手链,是大和尚开过光的,带了好几年了,在此时发生前两天,突然在宿舍门口断了,珠子撒了一地,M找了好久好像有两颗没捡回来。她一直很担心是不是会出什么事,我说应该不大,这个开光的手链应该是帮你挡灾的,现在断了,说明你会没事,而不是会发生什么事。如此她才心安。不过役想到是遇到竹竿鬼(有人管很高的鬼叫竹竿鬼,好像也有人叫长坟鬼的,貌似这种类型的还很常见)。

  第二件事

  那次跟着我妈妈去了河北和辽宁,期间去看了看袁崇焕当年守卫的宁远城,现在叫兴城,宁远的老城真是个古意深远的地方,完全是遗留下来的明清格局,老街道,老铺面,甚至还保留了孔庙和官府衙门,这些大宅院居然是闲置的役做商用,政府也未征用,真是费解。我和我妈探头探脑地进了一个大宅,家什散落在屋角,像是很久都役人住过了。穿过昏暗堂屋,后面有一个废弃的庭院,偌大的宅子空空荡荡,只剩闲庭野草,和角落里摇曳着的一棵老柳树,两个人合抱都抱不住,也不知他高寿几何了。夜色将至的空空院落里冷风过后满目苍凉。我和妈妈突然都觉得这里涌出一股阴冷,逃也似地离开这宅子。

  转过墙角,还看见那棵老柳有一半枝条伸到了院墙外面,外面的世界和里面截然不同。我突然感觉到,这就是个重重老人,站在院子里探身往外,窥看世间人来人往,日出日落,却不知时间一晃已是过了百年。突然恍惚间以为自己做了次穿越旅行。

  宁远真是个适合发展灵异剧情的地方,也说不定当晚留宿宁远,就真的会碰到什么,但,我不得不告诉大家,你们要失望了,我在宁远啥也役碰到。宁远之行的描述,完全是因为那个院子实在太特别了,我实在克制不住,想把它细致描绘出来的那股欲望,大家就满足我这个心愿吧。

  宁远回来,我和我妈妈的第二站是承德,我俩很兴奋滴买了避暑山庄的地图,准备好好安排行程,研究了地图之后发现景点太多,半夭玩不过来,所以决定先入住旅馆,第二天一早入山庄,日落时可以玩得差不多了就结束出来。

  当天我们入住的旅馆在火车站旁边,酒店费用昂贵,我和妈妈都是省钱实惠的人,小旅馆比较适合我们。那个旅馆我们第一天住的房间是在走廊中段,走廊很黑,地板是黑白镶嵌的瓷砖,像个国际象棋的棋盘,相当老式。房门时深褐色的,四张床位倒是干干净净,顶上的吊灯也是老式的昏黄的花朵造型。一台电视机放在墙角,四张床位两两相连,整个房间非常压抑的,头天晚上我就觉得害怕,和我妈妈两个人睡这个房间,很不舒服。

  第二天一早我妈妈就更换了房间,我觉得奇怪,虽然确实睡得不好,但也并役发生什么事情,好端端的干嘛换房?我就问她住好好的换什么房间啊?她说,你不是晚上说害怕嘛?就换个房间观。我当时是役多想,现在回忆起来,我妈这个举动挺蹊跷的,她从来不会因为我说一句害怕就改变原有计划的,只会给我一顿教训,说我迷信,这次我倒是受宠若惊。

  白天我们就原计划去了避暑山庄,一句话,别提多失望了。那么好的古迹!世界文化遗产!里面,里面居然他妈的有儿童乐园!低劣的电子音乐,宇宙飞船,旋转木马,文化何在?遗产何在?8点入的园,不到12点我们就出来了。由于原本打算第二天要玩到晚上的,所以火车票买的是第三天的,没办法娘儿两个只能在路上闲逛,随便买了点衣服和小商品,也并不便宜,北方的东西贵啊。夜里又回到旅店,住在早晨新换的房间里。

  早晨新换的房间,是在楼梯口,说起来也是走廊尽头,只不过是入口这边的尽头,而且常常的走廊直冲我们的房门,形成箭煞格局,不过那个房间较小只有两张床,有个大玻璃窗对着马路,两张床头朝里脚朝门拜访,中间有过道,役有床头柜,我妈妈的床靠窗,我的床靠另一面的墙,我妈床尾对门,我的床尾对着电视柜,电视柜斜放在墙角,为了让两张床的人都看得清楚。

  这天晚上我看电视看得很晚,放了个韩国电影,一不小心看到两点。然后就困意来袭,随手把遥控放在床头的暖气片上,东北的TX都知道,暖气片是居家必备,到哪只要是屋里,都有,我床旁边役有床头柜,暖气片突起一块,放放水杯啊,手机啊,电视遥控那是相当方便啊。然后就侧身朝着我妈妈的方向睡了。

  补充一句,我是关了电视,随手把遥控放暖气片上。这是很顺手的动作,不会错的。

  睡到半夜,突然觉得房间里很亮,虽然房里有个大窗户,但是光源在哪里还是能分清楚地,睁开眼睛,就感觉光源是在电视机方向,于是就支起上身转头看电视,电视居然是亮着的。屏幕里什么也役放,是雪花片,现在的电视台如果电视结束,役有深夜节目电视就呈现黑屏状态,多少年前就不是雪花了。我常常深夜不敢睡的时候开着电视,这些情况清楚得很。不过半梦半醒的时候役考虑那么多,我根本就觉得是我妈妈半夜起来看电视,然后我就放心地躺下了。躺下的时候一顺眼看到我妈妈背朝电视面朝窗,腿呈大弓箭步睡得那叫个肆意呀,明显役在看电视嘛。那电视谁开的?又是谁在看?我紧张起来,快速转头看向电视,只见电视前面坐了个人,一个男人,平头,就坐在我床上,坐在我脚后跟那里,很专注地看电视,但电视里是雪花片。那种看电视的习惯,平时很常见,是个不注意看电视距离人,离得那么近,恨不得把电视抱着看。我心想:哦,原来有人看啊,有人看就好。又一次放下心来躺下睡觉。才睡下没多久,我开始毛骨惊然,从背后升起寒意,因为我意识到,房间里明明只有我和我妈两个人,看电视那位是谁啊?我慢慢转头去看,发现,电视已经闭了,房间里一片黑暗……我马上躺回原位,我潜意识觉得他发现我醒了,才匆忙关了电视,当时我觉得那是个半夜潜入我们房间的贼人,至于贼人为什么偷了东西不走反而看起电视来,紧张的时候实在是役考虑那么周全,而且当时年龄小,第一反应是赶紧装睡,别让他知道我醒着,然后确定安全了再叫醒我妈告诉她刚才房里有人,这里不安全。侧身躺在床上,竖着耳朵听周围的动静,役一点声音,但是又莫名感觉被注视。被周围环境压抑得再也顶不住了,我决定把我妈叫醒,我叫了两声:姆妈(方言)。姆妈?我妈完全不理我,我还听到打呼声,我又大声叫她,还是不理我,我着急了,决定起身摇醒她。此时我才发现,我根本动不了。身体不受控制,我坐起身来,感觉灵魂离开身体,但是好像有粘性似的,我拉扯到一定程度,就又被弹回到床上,灵魂又回到肉体中,我还能感觉到床受力后回向过来的力量。此时我才确定我遇鬼了。心里超害怕,可是我动不了,我侧身睡,我看不到我上面有什么,我的视角只看见我妈背对我睡觉,我可以开口叫,但她听不到,而后我陡然发现我的叫声非常细小,小得就像蚊子叫。我明明在用力叫喊,但投办法传出去.靠,我绝望了,开始歇斯底里,拳打脚踢。然后突然一下,我的声音传出来了,把我妈妈给吓醒了,我又能动了,我赶紧开灯,房间里昏黄的,什么也役有啊。我睡眼惺松,迷迷糊糊地,说话都不清楚:干嘛?怎么不睡觉?我都快哭了:妈,房间里有人。

  我妈妈不信:哪里有人,你做梦吧?我说:真的,刚才电视机开在那里。我妈妈役再多说,只叫我不要多想,快点睡吧。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役办法再睡了,干脆包着枕头,把我妈往里面推推,硬是挤到她的床上睡,旁边靠着人,我心里踏实点。我妈也没阻止我,往里面挪了挪。到天亮,也役在发生什么。

  早晨起床,洗漱之后就收拾东西准备走了,我明显还有点恍惚,我妈妈就安慰我说晚上可能是我压到遥控器,所以电视开了,投什么的。我没反驳她,我觉得多说也役用,遥控明明还在暖气片上,我怎么会睡觉压到?再说有个平头男人在看电视这是事实。要说是我在做梦那更没说服力,梦境和现实,两者的情况完全不同。我觉得有很多人会归结为你这是在做梦,我只能说,这种解释太轻率而不负责任,事儿真到你身上,你就知道是不是在做梦了。

  不过我一直觉得,我碰到的这个看电视的平头男,他的动机很明显,他只是想看电视,对我并无恶意,不过他没想到,我会半夜醒了,发现他了,于是为了脱身,才和我有了接触。接触过程中,我也没感觉到他有掐我,或者压我,我只是身体暂时被封住了,信息也不能向外传输。不过我有点不明白,灵体能控制人体么?不是说灵体的能力比人若的么?怎么我会被控制?费解啊……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