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本女人性爱中绞死情夫!割下生殖器!!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日本是自古就是一个十分开放的国度,在很多涉及色情的文献文章中,有许多对女性性欲的描写!在日本,女性的地位很有意思,女人既被当做母性的女神来让人崇拜,又被当做魔鬼令人惧怕,日本列岛的创造女神就是一个最后让男神惧怕的母亲。小编一会儿会为大家介绍一下关于日本女性奇异之处!

  这种可怕的女性欲望还表现在性虐上,日本的名著《今昔物语》在日本部分第29卷《不为人知的女贼故事第三》中记载了这样的一个具有虐待狂的女贼:

点击查看原图

  此乃白昼之常事,女贼趁无人之际,对男人说“跟我来吧”,将男人引诱到别一密室。用绳子将其头发结到幡旗上,屈足而缚露出脊背,该女贼则头戴乌帽子,身穿便礼服,手持竹杖,鞭打该男人的背脊八十次,然后问男人:“感想如何?”如果男人说“没什么”,女贼则说:“原来如此。”于是掘灶土喂男人,再拿好醋让他喝,之后把地面打扫干净,让男人睡一时之后,再让他起来如法炮制。最后拿来佳肴美食,曲艺款待。隔两三日后,杖伤将愈,又将男人带到前处,同样缚在幡旗之下,鞭笞原来杖伤之处,血肉横飞,直至八十次为止。然后问“能忍受吗”,变了脸色的男人说“受不了”。于是女贼满足地赞叹,厚加酬劳。隔四五日以后又复同样的鞭笞,男人说“不能忍受”,于是便牵到屋内,痛击其腹。

  这是一个贪淫有虐待狂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在平安时代以前有很多,因为那个时候流行走访婚,女人的社会地位、家庭地位和经济地位都还很高;到江户时代流行嫁女婚以后就很少了,女人要依赖男人生活,尤其是武士家族的女性,因此在性生活上也自然要收敛许多。但逮着机会还是会爆发出来,昭和十一年(1936年)五月“阿部定事件”的爆发更是发人深省。

  这里说的阿部定是一个真实的人物,她是一个女招待,也是一个性欲旺盛而变态的人物。率直的她后来坦白说自己15岁的时候被庆应大学的学生强奸,从此成为一个“不良”少女,先后做过艺伎和妓女,28岁时给人做“妾”。但是她已经沉迷于性爱的快感追求,最后迷上了技巧娴熟的石田,并在一次做爱的过程中杀死了她的情夫石田。

  在警察的审问下,她描述了杀死情夫后的如下经过:

  答:我杀死石田之后感到非常安心,好像卸下肩头重担般的心情轻松。匆匆喝完一瓶啤酒后躺在石田旁边,感觉到他的嘴唇很干燥,便用自己的舌头舔湿,拂拭他的脸庞,一点也感觉不到自己在死尸旁边,石田似乎比活着的时候还可爱。直到早上我都和他躺在一起,一下子玩玩他那东西,一下子把他那东西碰触自己那里。在把玩之中我也想到,杀了石田我自己也非死不可,觉得必须离开这里。

  就在这样想的时候,我摸着了石田那东西,决定把它割下来带走。我以前就说过要割掉石田那东西,并给他看过预备的牛刀,现在正藏在手提包里。我拿出牛刀,摆在那东西根部,没有马上开割,花了相当时间,中途牛刀还滑落割伤了腿。之后,我又决定要切下睾丸,这更难切,好像留下了一点阴囊。我把割下的宝贝儿和睾丸放在卫生纸上。伤口大量出血,我用卫生纸按着,又用左手食指沾血涂在自己穿的长衬衣袖子和领口上,又在石田的左腿上写着“定吉二人”,在垫被上也写了。

  接着用牛刀在石田的左腕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定”后,在窗边的铝盆中洗手,撕下枕边杂志的包装纸,包住那重要的东西,把石田脱下来的六尺兜裆布缠在腹部,把那包东西塞在里面。然后穿上石田的衬衫裤子,再穿上自己的和服,系好带子,收拾房间,把沾血的卫生纸丢到厕所。打点好后,拿着报纸包的牛刀,和石田吻别,然后帮尸体盖上毯子,用毛巾盖住他的脸。上午八点左右,下楼对女中说:“我出去买东西,中午左右叫他起来。”自己叫计程车离开。

  问:为何要将石田的阴茎和阴囊割掉并带走?

  答:因为那是我最爱的东西,如果放着不动,入殓时他老婆一定会摸到,我不想让任何人摸到它,而我必须丢下石田的尸体逃跑,只要有石田的阴茎在身边,就觉得像还和石田在一起,不会寂寞。至于说为什么在石田腿上和垫被上写“定吉二人”,杀了石田就意味着石田完全属于我的,我是有意让大家知道,所以把我们的名字各取一字,写“定吉二人”。

点击查看原图

  问:石田的左腕上为何还刻个“定”字?

  答:为了把我刻进他的身体里,所以刻上我的名字。

  问:为什么穿走石田的兜裆布和内衣?

  答:那上面有石田的体臭,等于把石田的纪念品留在自己身上。

  日本当代著名小说家渡边淳一在其所著的《失乐园》中全文摘录了有关审讯记录“阿部定事件的预审调查书”。

  阿部定性格中被压抑被遮掩的残酷的一面在这种性行为中表现得淋漓尽致。阿部定的故事发生在著名的“二二六”兵变(1936年2月26日爆发)以后不久,紧张局面还未平静之时。自从日本制造“九一八事变”以来,法西斯军国主义者不断扩大对中国的侵略,同时也不断要求日本人支持战争、克己“奉公”。在法西斯运动中,一些日本人似乎忘记了还有性生活,这样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无疑给日本人灰色的生活带来一些诙谐的点缀,为沉闷的民众提供了一个轻松的话题。

  阿部定是否是色情狂呢?当警察问她“还有其他想说的话吗”的时候,阿部定是这样回答的:

  我最遗憾的是世人误解我是色情狂,对这一点我想申诉,我是不是变态性欲者,只要调查我过去的经历就可明白。我也曾不收费和人燕好,在男女关系中不会忘记自我,有时也会顾虑时间情况而和对方断然分手。我也有理性战胜感情、不为男人痴迷的时候。但是只有石田,我认为他无一坏处,勉强要说,只能说他稍微无品些,但我反而喜欢他的单纯,全心全意地迷恋他。

  我的事情公诸社会后,被人当做笑话传诵,但女人喜欢心爱男人的阳具是理所当然的。有人本来讨厌生鱼片,但老公喜欢,自己也跟着喜欢;穿上老公的棉袍就高兴;喝喜欢的男人喝剩的茶水也觉甘美;男人嚼过的东西放进自己的嘴里更觉得幸福。男人替艺伎赎身为的是自己能独自占有,像我这样因太爱男人之余而做出这种事的女人,这世上一定还有。当然女人有各式各样,也有人重物质甚于爱情,就算我因为爱得过火做出这种事,也不能认为我是色情狂。

  的确,有许多日本人并不认为她是色情狂,至少渡边淳一就是如此,他的《失乐园》就是赞美这种破坏之美的。性交与死亡在日本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和追求。

  阿部定绞死石田时,正是在做爱,石田死时,他那硬直的东西还在阿部定肉体的深处,阿部定从中感受到了前所从未有的快感。这种回归就像是动物本能的追求和满足,不仅是体现在女人阿部定,也体现在幕府时代在刀光剑影中放纵欲望的武士,那些“二战”期间在慰安妇身上发泄完毕之后舍命冲锋的日本皇军士兵,不都是回复到动物的本能上去了吗?他们就像雄蜂,交配之后即可满足地死去。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