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案之乱葬岗自杀案中案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这是一名小警察根据真实案件所写的故事,每一个案件背后有着或悲伤、或恐怖、或可怜的人,一个小警察带我们看尽人生百态,这是一系列的故事,小编会慢慢整理放在网站上,让我们一起随着作者来体验这环环相扣的案件!阅读前小编提醒有些内容可能比较吓人,不过绝对值得一看!今天要讲的是:乱葬岗自杀案中案。

点击查看原图

  在我镇某村的一座孤零零的后山上,曾经发生过一件命案。

  大概是1999年左右的秋天,镇上一权势家族的一名长辈过身。这老先生在镇上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听说他能招鬼,目击者说到他神乎其神,不知是真是假。招了这么多次鬼,这次终于给鬼招去。而这先生最主要出名的不是招鬼的绝活,而是他膝下五个子女,个个都是身居要职。大儿子是当地的民政局局长,连混得最差小女儿都是当地妇联主任,听说祖上是一名有名的开国元勋,是真是假,难以考究。又耻远了……

  当时,正直殡葬改革将近结束的时期。火葬已经在全国推行的如火如荼,国家已经三令五申下令禁止土葬。说到这里要介绍一下我镇某村的这座山了,山上长了许多高大树木和竹子。本来的名叫什么也无从考证了,反正可以土葬的时候,每逢村里有什么白事基本上都是送上这座山上面,挑个位置,立个碑,就是一座墓了。久而久之,这座小山岗就被当地人称为乱葬岗。本人亲身去过,白天的时候也感觉到阴风阵阵,寒气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又耻远了……说回这个故事,老先生临去之前,就强烈要求自己走后要入土,不要给烧得尸骨无存死了还要多受罪。老人大儿子是谁?堂堂民政局局长,这种事情还不容易解决?有人敢举报?

  老人死后,儿子们决定风光大葬,选定了乱葬岗后面的一块风水宝地。据说这块地之前征收是用来起垃圾场的。民政局老大死了老子,垃圾场也要改址了。

  耻了这么多题外话,故事终于要开始了。就在老人下葬的那天,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向目的地出发了。一路上儿子媳妇披麻戴孝,哭哭啼啼,几个人抬着上好棺木制成的棺材,队伍后面的人不停地放炮仗,好不热闹。去那块风水宝地,乱葬岗是必经之路。没办法,一对人只好缓慢地穿过乱葬岗上的小道。带头的主持在口中念念有词,可能是怕骚扰到这里的“居民”。

  这时,队伍中发出一阵骚动。一个抬棺木的工人腿子一软,差不多跪了下来。棺材眼看着要触到泥土上,旁边的一个老人家属连忙顶了上去,在我们这里没到埋葬之前棺木触地是非常不吉利的,那人正要发飙,却看到那工人坐在地上,表情什么惊恐,用颤抖的手指着竹林深处,“有……有鬼啊!”说完,头也不回,连爬带滚就跑下山了。

  这时,忽然间狂风大作,吹得周围的树木和竹子哗哗作响,显得十分阴深,在场所有人在大白天也感觉到一丝寒意。那家属顺着抬棺人所指的方向望去,顿时头皮发麻。竹林深处,只见有一双雪白的双脚,穿着一双血红色的皮鞋,在风中随风摆动着……

  办案人员接报火速到达案发现场,因为发现尸体的原因竟然是当地民政局局长送葬时发现的,当地派出所所在高度重视,也放下手中的工作,过来了案发现场。一过来,立刻亲切地安抚了一下现场的民政局局长和老人的各位权贵子女。然后打了个电话回单位“小李,送个花圈去XX家中,还有准备点礼金什么的厄……”然后,面色凝重地走过来跟办案人员说,“这个案子,无论如何也要给我破了。”接着又换了一块悲伤的面孔,跟民政局局长去缅怀一番,不知情的群众还以为所长也是老人的一个儿子……哎,老毛病又来了……

  现场,一具年轻的女尸孤零零地吊在了树干上。暗红的舌头,透过那惨白的牙齿伸了出来。看面容生前是一名大美女,乌黑如丝的长发,精致的五官。但是现在面色苍白,一些液体从鼻、口流出,很难令人有幻想。女尸皮肤表面产生暗红色尸斑。绳索在女尸颈上形成紫红色的嘞痕。尸身出现尸僵和尸斑结合前两天的天气和温度,初步估计是死于两天前。

  民政局局长死了老爸,心情已经很不爽,再加上送葬的时候还遇上这种晦气的事,心中的怒气全都都发泄到所长身上,站在民政局局长身边唯唯诺诺。“怎么你管理个小乡镇也有命案发生,我经常跟你们局局长吃饭的,这个案子你最好重视点。”民政局局长大发雷霆,所长面色一时红,一时青的,连忙点头。收拾好现场,收集到一些证物,拍好了照片。一队人马火速回派出所,所长要召开全所案情分析会!到最后,送葬的怎么处理,我就不得而知了。送葬也送出个命案,这个都可算是天下奇闻。

  所长一回来又拍桌子,又瞪眼睛。“这女的也真是的,自杀还不会去别的地方,还要在这么严肃神圣的时刻给人发现(汗)。然后,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鉴于上面领导亲自指示,加上案情重大,务必要搞清楚女尸的死因,是自杀的,还是他杀的。”

  几个钟(小时)后,法医的结果也出来了。死者,女,身高170cm,25岁左右,有性生活史,无身体中毒迹象。死者颈部有多处勒痕,说明死者死前曾经剧烈挣扎,而最令在场人员惊讶的是,死者死前竟然怀有两个月的身孕!另外发现女尸身穿的衣服和鞋子都价格不菲,不是一般的工薪家庭可以负担得起的。另外结合现场发现,死者吊死的树的树干上没有攀爬痕迹,但是死者吊死的树枝离地面足足有三米高!好明显,这只说明两种情况:第一,有人协助死者自杀,待她成功后,搬离垫高的东西离开现场;第二,有人趁着死者失去抵抗力的时候,将其呆死,伪造自杀现场!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去想第一种情况。而且,被害人怀有身孕,又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宝贝痛下毒手呢?事件定性为谋杀案,还要一尸两命。所长的压力更大了,有领导亲自关怀,又是一起伪造自杀的谋杀案。所长的压力,到最后,化成调查人员的压力。都是一样的从古到今的社会规律。上级压下级,永远只有最底层的才无力反抗……官大一级压死人,而且这次还不是大一级这么简单。

  遇到这种无法第一时间搞清楚身份的无名女尸,首要做的是要弄清尸源。死者所穿着的衣物价格不菲,理所当然是查看附近村镇是否有大户人家的千金的失踪情况,但是民警经过多方打听,却没有听到到任何消息。于是,警方转移目标,从乱葬岗附近的人群入手,加大力度,询问当地村民死者死亡当天是否有什么异常情况,但是,迷信的村民谁还敢住在乱葬岗附近啊?再加上民政局局长送葬遇鬼的事情早已在镇上疯传。乱葬岗附近的人也开始疯狂搬迁,没地方搬迁的房主就在屋子各处都贴满了各种神符。一时间,外村的一间百年庙宇顿时香火鼎盛!调查结果都是一无所获,竹篮打水——一场空!而派出所所长每天得到民政局局长的电话照顾,而案件又迟迟得不到进展,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还差一点没有精神失常。

  案发至今已经接近一个月了,天天开会,天天强调,天天调查,案件依然毫无头绪,通常这些案件过了最初的一个月还没有头绪,很可能就会发展成悬案。一尸两命给谋杀,而且产生这样不良的社会效应。这样严重的命案成为悬案,首要倒大霉的是当地公安局局长,升官是肯定不用指望,也要向上级要多送礼才能保住官位。而当地派出所所长估计是官位不保的了。来自各方的压力积压在当地公安局和派出所上,所以所长每天都愁眉深锁,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

  这时,一位民警进了所长办公室,“所长,有个外省的啊姨话距个女在医院做野五见左,医院五认,你来睇下咩情况?”(所长,有一位啊姨说她女儿在医院工作后失踪了,医院不承认,你来看一下怎么处理?)所长本来就心烦意乱,又遇到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正要对小民警发作。忽然,他想了一下,女儿不见了?那句女尸是不是你女儿啊?局长这时已经有点神经质了,任何破案的希望他都不想放过。但是,事实证明,局长这次不是神经质。“走,带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所长出去时,一个标准装束的农妇在审讯厅大吵大闹,所长一看那农妇的装扮,心就凉了一半。死者的装扮要这农妇养多少年猪才买得起啊?所长轻蔑地想着。或许是连日来太压抑了,所长并没有离开,而是想看热闹。

  农妇操着浓重的乡音,大嗓门喊道:“我女儿大学毕业来到你们这个地方医院做啥院长秘书,一个多月没给我通电话,我担心就过来医院找人,来到医院说没这个人,还赶我走!俺今日就要来公安局看看你们有没有王法?”

  所长表面不动声色,心里一笑“原来还是个精神病。”

  旁边有一民警又问了:那你女儿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征啊?”

  我女儿叫桂花,在十八乡那是出了名的美女,又有学问,还是乡第一个大学生,毕业来到你们镇的镇医院做什么院长秘书。她每个月都会打电话给我聊家常的,但是最近一个月一点声气都没,打她电话又关机,怎么也找不到她,我就记得她之前给了一个地址我,我就过来找了,谁知去到医院那天煞的院长竟然说没这个人,见我多说了几句,还叫那些凶神恶煞的保安过来赶我走。说完也就开始收起那嗓门,竟然哭了起来……你们就会欺负我们这些没文化的。”

  所长一听,发起了善心,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大娘你先别哭,你跟我说说你女儿的样子,我们警察会帮你做主的,放心!”

  农妇像见到观音大士下凡一样,连忙收起喊声,望着所长认真地回忆:“我女儿,个子可高了170cm,眼睛水灵水灵的,然后开始描述五官等。随着农妇一边描述,所长的额头上一边慢慢冒起了汗珠,身体越来越热。等农妇描述完,所长整张面都白了。农妇描述的人,跟在殡仪馆冰柜躺着的那具女尸不就是同一个人吗?农妇最后还加多一句“我女儿最后一次跟我说电话的时候老说最近容易头晕,老想吐,我就担心她是不是生病了,谁知电话也关机了。来到这里人也找不找了。”说着,又开始哭了起来。八九不离十了,足足折腾了所长一个月的女尸尸源问题,今日所长看热闹给发现了!

点击查看原图

  于是,局长作出了艰难的决定。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测,决定带农妇直奔殡仪馆认尸。

  (怎样说服农妇跟警察们一起去殡仪馆这个过程我就不清楚了,我也不知道怎样写。我也不相信所长会说出“你女儿的外貌怎么跟最近我们发现的上吊女尸的外貌这么像啊,我们一起去殡仪馆看一下吧,她放在那里差不多一个月了。”之类的说话,我自问道行未够,说不出所长那种忽悠话。反正所长就把农妇劝服一起去殡仪馆认尸。)

  一看到那具尸体,所长都还未说话,农妇立马扑了上去,大哭了起来,一个多月前还听到女儿的声音,一个月后就跟女儿阴阳相隔了,这种心如刀割的痛没经历过得人没资格发言,我也没经历过,但是情景肯定是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农妇摸着那冰冷的额头,“哪个天煞的搞成你这样啊,我要帮你报仇……”悲天悯人。看到这一幕,所长的正义感油然而生,“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捉到凶手的!”所长默默念道。但是,所长有个疑问“为什么桂花身上穿着与她身份不符的衣服呢?”

  安顿完农妇,稳定了其情绪,派出所一行人直奔XX医院,凶手,很有可能就隐藏在里面!

  XX医院,是一间公立的镇级医院。听说最近换了新院长之后大搞改革,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当所长来到院长办公室说明了来意,院长面色变了变,然后和气地说“哦,原来是这种情况,我叫人事部李主任过来,让你们了解一下情况。”好快,医院人事部李主任过来了,拿着一沓沓资料过来,“所长你看,桂花一个月前就离职了,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了。”

  “她现在躺在殡仪馆冰柜了。”所长冷冷地说。

  在场人一面愕然,但是所长注意到,院长那一刹那的表情,表情复杂,有惋惜,有憎恨,但是就是没有惊叹。好明显,这个院长有问题!院长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立马调整了语气,惊讶地说“怎么会这样子?如果所长需要,我们医院会全力配合调查,早日找到真凶!”“嗯!”所长应了一声,带着人马离开了。

  所长知道,这个院长老谋深算,在正规渠道是查不出什么东西了。于是所长怀着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精神,决定亲自出马。一方面,派人调查这个院长的人际关系。另一方面,自己身先士卒,去调查一些正规渠道调查不到的东西。

  一个企业或者一个单位,谁的消息最灵通?谁的小道消息最多?答案是一个那不起眼的清洁工、门卫。他们对于整个企业高层的私生活了如指掌,综合结合其他小道消息,把一条条四面八方传来的消息,融汇贯通,添油加醋,形成一个个荡气回肠的新闻事件。所长决定亲自出马,从医院门卫入手。

  考一考大家,医院大门外,什么车最多?去过镇级以下医院的亲们都知道,是摩托车。当你走出医院门口,一辆辆摩的的喇叭声争先恐后地想起,仿佛说谁响得最大声就搭谁的车一样。其实,这也是生活啊。其实我也挺尊重摩的司机的,他们容易吗?每天无论风吹雨打,天冷天热都准时到熟悉的地方等候,为的就是那句“师傅,麻烦你搭我去哪里哪里”。其实天下的工作都不容易。哎,我又犯老毛病了。说话所长今天一身便衣,开着自己家的私人摩托车,来到了医院大门口,做起了摩的司机。

  只见门卫无精打采地站在门卫室前的岗站,所长就过去跟他“搭伞”了“师傅,呢度多五多客仔啊”门卫望了所长一眼,“新来的?没见过你的?”“所长说,“是啊,刚比厂炒了鱿鱼,自己又没读过书,米出来开摩托稳翻两餐罗。”说完,递了支玉溪过去。门卫大喜,接过烟,望了望周围,走了出门口,点了烟抽起了上来。烟,是两个陌生男人的拉近距离最好的工具。抽着好烟,门卫的态度明显好多了。“呢度人比以前多左D啦,不过呢度挣客的也多,所以你要有心计慢慢等,一日搭10个客是没问题的。”“哦,听讲呢间医院的院长几好哦,你地又有得加工资啦。”所长试探着问道。保安享受地吐了一个大烟圈,轻蔑而充满嫉妒“距梗系有能力啦,搞到医院挣甘多钱,女人又甘听距话。”所长一听,大喜,知道有戏,见门卫的烟差不多吸完,就又递了一支上去,用手擦了擦鼻子,“点解甘讲?” (上面那一段全部都是正宗白话,我翻译一下说普通话的朋友听一下:) 只见门卫无精打采地站在门卫室前的岗站,所长就过去跟他聊天了“师傅,这里多客不多客?”门 卫望了望所长一眼,“刚来做的吗?怎么之前没见过你啊?”所长说“是啊,刚刚下岗了,又没文化,只有出来开摩托车挣点生活费了。”说完,递了支玉溪过去。门卫大喜,接过烟,望了望四周,走了出门口,点了烟抽起了上来。烟,是两个陌生男人的拉近距离最好的工具。抽着好烟,门卫的态度明显好多了。“这里的客是比以前多了一点啦,不过这里挣客的也多,所以你要有耐心慢慢等,一天搭10个客是没问题的。”“哦,听说着间医院的院长挺不错的,你们又可以加工资啦。”所长试探着问道。保安享受地吐了一个大烟圈,轻蔑而充满嫉妒“他当然有能力啦,令到到医院挣这么多钱,女人们又很听她 的话。”所长一听,大喜,知道有戏,见门卫的烟差不多吸完,就又递了一支上去,用手擦了擦鼻子,“话怎么讲?”门卫望了望所长的那支玉溪,接了过去,神秘地说“其实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说她跟之前的秘书搞上了,有的甚至说连仔也坏上了,连院长老婆都知道,还听说他们两夫妻大闹了一场。后来怎么样我也不清楚了,但是我看见过几回那秘书跟院长一起坐车出去了。说回来,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那秘书了。你也不要说出去了。医院的领导说如果有人问起那个秘书的情况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好,就当笑话一桩,领导的事哪轮到我们小人物管?哈哈”说完所长就开摩托车离开了。

  这些事不会无风起浪,然而,保安的描述与所长的猜测又进了一步。下一步需要证明这些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找来证据去证实。而另一方面,调查院长的调查员也带来了消息。原来院长的老婆是跟院长同一间医学院毕业的,院长老婆在医院麻醉科当主任。最近一个月院长老婆身体不适,在家休养中。所长决定,根据自己的大胆猜测,决定以查案的身份会一会院长老婆,看是否从中找到一些破案的线索。

  所长根据调查人员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院长家里,那是我镇的一个高档生活小区。跟门卫表明的身份,所长顺利进入了小区,然后直接来到了院长所住的单位。按了几下门铃,这时,门开了。一个面容憔悴,但是仪态端庄的的中年妇女惊讶地望着身穿警服的所长,眼里飘过一丝恐慌,但是,好快保持了冷静。“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子的,一个月前,有一单凶杀案发生了,死者是你老公生前的秘书,想跟你了解一下情况。”所长望着妇女,仿佛在审问着她。

  “哦,,这个,那先进来吧。”妇女咬了咬嘴唇,打开着门。

  所长随手关了门,一进来,看到满屋子都是高档的家具,看来这院长还真有一套。

  所长坐了下来,望着那有些慌乱的妇女。“你对你老公之前的秘书桂花有什么印象?”所长直接逼问。只见妇女用力咬了咬嘴唇,闭了闭眼睛,用力抓紧了拳头。(其实这些动作在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就已经有愤怒、拒绝的意思。迟一下我会专门讲一下,人的一些小动作是有什么样的含义)“挺不错的,挺会做事的一个女孩子。”妇女仿佛十分用力地吐出了这几个字。“有没有听说跟其他什么有过什么争吵之类的事情发生?”“没听说过”妇女干脆地回答。“你知道桂花身前有没有跟其他异性来往?因为我们发现她死之前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妇女一听,整个身子一震,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地吐了出来。眼睛死死地望着所长。可以看出,这句话,问到了她的痛处,她内心在发生着剧烈的思想斗争。“我不知道这个。”然后竟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有点不舒服,想休息一下。”妇女下了逐客令。“好的,我问也差不多了,那太太你就休息一下吧,打搅了。”所长站了起来,正要往门外走,装着略为思考了一下,回头跟妇女说道“我刚从医院过来的时候听到你老公跟她的秘书去酒店那里办事,需不需要我打电话说带你去医院看一下医生?”所长貌似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其实暗藏玄机!

  院长老婆一惊,“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说要不要找你老公回来带你去医院看一下,我看见你面色好差。”所长知道他刚才的一句话有效了,继续在装疯卖傻。“前面那一句。”院长老婆狠狠地说,所长看到她五官都开始有点扭曲了。“我刚从医院过来的时候听院长说要跟秘书去酒店办点事,问我是否顺路,可以载我一程。”所长特意强调了办事两个字。

  妇女听了,面色惨白惨白的,默默地呆在了原地。“这个没良心的!又去鬼混了!之前那个没了还不知道要收手……”竟然在所长面前哭了起来,哭了一块儿,她愣住了。汗,开始从他额头上冒了出来。她意识到她刚才的破口大骂,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东西出来。所长用那双兴奋又严肃的目光望着她。(大家知道她说了哪些不应该说的话出来了吗?)

  “你们合伙把桂花杀了?”所长冷冷地说,冷峻地目光拷问着院长老婆。

  院长老婆此时已经方寸大乱,给所长逼得乱了阵脚。一子错,满盘皆落索。随后又在慌乱中说了一句让她后悔不已的说话。“不是,不是我们杀死她的,我们没有吊死她……”

  所长听了,一阵冷笑“我只是跟你说她死了,你怎么这么厉害知道她是吊死的呢?”

  院长老婆一听,整个人一软,摊在了地上……

  好快,院长老婆在派出所里承认了和院长一起谋杀桂花的事实,随后,也找到了桂花与院长的通讯记录,以及院长涉嫌受贿等一系列的证据,派出所大队人马正式对院长实施了抓捕。来到院长办公室,院长也没有挣扎,爽快地上了警车。我想起了所长第一次去院长办公室时院长的那一句话“如果所长需要,我们医院会全力配合调查,早日找到真凶!”,现在看来真是某大的讽刺。

  据院长和院长夫人的交代,整个案件背后,原来有这么一个故事:

  1978年,我国恢复了高考,第一届高考的招生率是100个人可能只有一个或者两个可以成为大学生,而那时候如果你是一名大学生就意味着你这辈子都可以高枕无忧了。而故事主人公院长和院长老婆就成为了第一届高考的两名医学院学生。两个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学生,在大学入学报到的第一天不期而遇。那一刻,她知道他是读内科的,记住了他的俊朗,而他也知道她读麻醉的,也记住了她的温柔。

  就这样,由于那时候的社会影响,大学生不准谈恋爱。他们偷偷地交往着,传纸条,没人的时候默默拉着手,两颗年轻的心在默默靠近。

  好快,毕业了。当时的院长被分配到县里面当内科医生,而她,不管家人的强烈反对,放弃了进入市卫生局当公务员的机会,追随着他来到县医院里面,当起了麻醉师。院长那时激动地抱着她,对天发誓,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这个,有点狗血、。、)而她,在他怀里幸福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顺利成章地在结婚生子。而那时候的大学生高学历让他们占尽了便宜,男的从内科医生到内科主任再到医院副院长,最终成为了现在的院长。而女的也成为了当地小有名气的麻醉师,顺利成为了医院麻醉科的主任。

  二十多年来,他们一直幸福地生活着。如果不出这个意外,两个人就可能就是这样平淡地过了一辈子了。

  在外人看来功成利就的两公婆,其实潜在着危机。院长老婆是个传统的女人,夫妻之间的“性福事”(大家都懂吧?)早已随着孩子的出生而基本上全军覆没,院长也没觉得什么。反正都老夫老妻了。但是,一年前,成熟高挑的桂花出现,让院长那久违的欲望重新出现了。

  每天上班的时候看着那青春无敌的身体在眼前转来转去,回家就要面对一个年老色衰的老婆。任何一个男人都好难把持得住,院长渐渐喜欢上跟青春靓丽的桂花呆在一起了。(我等是没这个福分了^_^)而桂花,刚大学毕业,从大山出来的孩子,跟一个做事稳重的成功人士朝夕相处,不经世事的桂花的心也对院长颇有好感。但是鉴于道德的约束,他们谁也感觉到对方的想法,但是谁也没有挑明。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身?一个酒后的晚上,两具赤裸裸的肉体像干柴烈火般滚到了床上。酒精,成为了他们越过道德界限最好的借口。那晚后,院长向老婆说了平时第一个谎,说去学术交流开会三天,那三天,院长与桂花形影不离。

  有人说,出轨跟吸毒一样会上瘾的。自从那晚院长在桂花身上享受到强烈的青春气息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经常以外出开会、交流为由四处跟桂花去旅游,游玩。院长觉得,他年轻了十年。

  马斯洛(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说过“当一个人的生理这些基本欲望满足后,会追求更高的精神追求。”桂花也似乎爱上了那沉稳、成熟的院长,慢慢地想得到他,拥有他。但桂花知道,院长有家室。她考虑过将来。

  女人的欲望像一个无底洞于是,桂花的欲望开始膨胀了。她开始不满足与院长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她想光明正大,她想得到所有人的尊重。于是,她开始对院长有物质要求。

  院长当时已经不能自拔,买了许多钻石。名牌衣服、鞋子和化妆品等给桂花。但是,桂花仍然不满足,她对院长说:“我想有属于我们的家。我要一座房子”。院长一听,大吃一惊,“我的乖乖啊平时给你买什么钻戒啊,衣服之类的,我的私房钱都用光了,还哪有钱买房子啊?”“那就算了,你房子都买不到,都不知道你怎么当院长的。”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院长的神经,是啊,别的院长都是金光闪闪的,而自己却谨记老师的教诲,一直以一个好院长自居。想当初自己刚当上院长,想来走后门,找关系的药商、推销商那是排着队来的,都给自己一一义正言辞地赶走。现在这个社会,诚信能值多少钱?

  为博红颜开心,院长决定广开门路。各路药厂、医疗器械厂闻风而至,成为了院长办公室的常客。好快,房子的钥匙就到了桂花的手上。

  但是,纸包不住火,一个星期有两三晚夜不归宿,作为一个女人,院长老婆用女人的直觉察觉到自己的老公有问题了。再加上听到医院里面流传的小道消息,更让她心神不定。“不会的,我跟老公相处了二十几年,他不是这种人”她常常安慰自己。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她不得不相信,这个二十几年的枕边人,外面竟然也有第二个女人。(广东话女同胞经常讲个距:男人靠得住,猪乸都会上树。可怜我们的男同胞给这句话不知骂了多少遍。

  一个多月前的一天,因为儿子班主任通知院长老婆说在校住宿的儿子在学校发烧了,院长老婆就从医院赶到学校看望儿子。看望完儿子就干脆回家休息了。但是一开门,就在他们的房间里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透过门敞开的地方,院长老婆看见一个朝夕相对二十多年的男人伏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卖力奋战着……那张他们共枕二十多年的床“吱吱”作响。她感觉到自己呼吸不了。她不知所措地把门一关,下了楼,头脑一遍空白,现实狠狠地击碎了院长老婆对院长的全部信任,她在街上麻木地游荡,眼带泪光……

  夜很深了,当院长老婆再次回去的时候,迎来的是院长关切的目光,“老婆,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吃饭没有?”现在一切在院长老婆看来都是那么的虚伪。“今天下午你自己在家做了什么自己清楚,离婚吧。”院长老婆淡淡地说。院长一听,晴天霹雳!

  院长老婆目无表情、心如死水地听着院长的苦苦哀求,男人说了很多他们以前一起的日子,生孩子的事情,反正是重现电视剧那些男人出轨给老婆发现后说的那些忏悔的话,大家自由发挥想象吧。说到最后,两个人都抱着一起哭了。是啊,院长是给桂花的青春靓丽所吸引,但是跟他一起风风雨雨的,始终是老婆啊。院长也有了深深地愧疚,决定第二天跟桂花摊牌,断绝关系。

  桂花也是爱院长的啊。一听到要断绝关系,想死得心都有了。去哭又闹,院长也无动于衷。“房子归你,当是我补偿给你的,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工作方面,你就不用再来医院上班了,我会帮你另外找一份工作。”院长冷冷地说。桂花见他态度坚觉,也来硬的了“好,玩完我就想把我一脚踢开?门都没有!我告诉你,你真不要我,我就将我们的事跟卫生局说,跟公安局说,看他们关不管!而且我告诉你,我有了你的种了,一个多月了!”院长一听,那可是一个头两个大的啊,事情完全超出了院长的控制范围了。他决定先稳住桂花,回去再跟老婆商量对策。而桂花却说”姓X的,我给一个礼拜时间里跟你老婆离婚,照顾我们母子,不然你这个院长也不要指望继续当下去了。”这是赤裸裸的要挟啊!

  院长听了这句话后,下了杀心!稳定了桂花的情绪,院长连忙回家把情况告诉老婆。老婆一听,破口大骂了院长一顿。又哭哭啼啼了一下,忽然,表情一变,说:“她一天在这个世界上,对我们的家庭,还有你的前途都是一个威胁。一劳永逸,我们把她除了吧!”两公婆的想法一致,便开始商定计划。

  要杀人,就一定要做得干净。如何杀人,杀完人之后如何处理,这都是一种艺术!没有人想杀人后给人捉去,一定要想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经过一番仔细的计划,院长夫妻决定在乱葬岗里制造自杀现场。乱葬岗那除了清明那段时间有人去扫墓之外,其他时间你想找个人见一下都很困难,把尸体吊在那里最安全。而且到有人第二年清明节的时候发现,尸体都早已经变成白骨,想调查也调查不出什么来。尸体处理的现场是选好了,现在关键问题是怎样让桂花失去抵抗力。作为麻醉科主任的院长老婆,给出了答案——医用乙醚。

  乙醚,无色透明液体,有特殊刺激气味。极易挥发,主要用于全身迷醉。而医用乙醚,是纯度很高的乙醚,它的蒸汽被人吸入后,产生全麻的效果。虽然它起效快,但是由于毒性大,不易苏醒,安全范围难掌握,现在临床上几乎都不使用了。吸入定量的乙醚可以让人昏迷6~10小时。在外面的市场基本上是买不到的,而在医院使用量也是受到严格的管理。但是,作为麻醉科主任,也是可以轻易获取的。就在杀死桂花前一天,院长老婆用喷雾容器在科室拿了少量医用乙醚,一切准备就绪,计划开始实施!

  实施计划当天早上,院长就去把绳索和手套等工具买好,天一黑,院长驱车来到了桂花的住处。桂花一开门看见是院长,还带了个大口罩,就问其原因。院长就说昨晚不小心感冒了。桂花白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屋里走。这个时候,院长就立马从裤袋里拿出一块刚刚沾满医用乙醚的毛巾,从后捂住了桂花的口鼻,桂花一闻到气味,暗暗叫苦,但是还没来得及挣扎,整个人就软在了地上,没有了知觉。

  院长脱了口罩,打了电话通知了在外面的老婆。两人首先带上手套,对桂花家(院长买给她的)进行一次检查,所有跟院长有关系的东西通通收走。然后在家吃了点东西,还看了一块儿电视(心理素质够强)时间来到晚上11点,外面漆黑一片,路人也没几个,是时候开始行动了。于是,趁着夜色,两人一起把还在昏睡中的桂花从二楼搬到楼下的车上面。

  车消失在黑暗当中,向乱葬岗驶去。

  去到乱葬岗,接近了深夜12点,再加上是秋天,山上阴风乱舞,乱葬岗上的树叶、竹叶随着风在张牙舞爪地摆动着,黑暗中,很多不知名的虫在黑暗中放肆地叫唤着,诡异异常。院长吃力地背着桂花上山,而院长老婆就从车上拿出椅子、绳索等工具,两人默默地在黑暗中前行着,谁也没有话语。

  当院长喘着粗气上到山腰上,选了一个较隐蔽的地方。把桂花一靠在一棵大树上。然后院长站上椅子上,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用绳索打了一个死结,站了上去,像以前执行缳首之刑的侩子手一样。然后,老婆背着一旁的桂花过来,夫妻两个齐心协力把桂花套在了绳套上!

  现在离打被麻醉的时间已经超过6个小时了,还在昏迷状态下的桂花,已经是接近清醒的状态了。再加上颈部突如其来的剧痛和肺部那缺氧的强烈反应。立马睁大了眼睛,她此时此刻正在一个小上岗上给吊着!而自己曾经爱着的院长,就在她眼前看着。她仿佛明白了一切。双手乱挥,吃力尝试拿开套在自己脖子上面的绳索。双脚乱蹬,喉咙里面发出“咯咯”的声音,在那树叶乱舞的乱葬岗,显得十分无助。

  院长不忍心看了,毕竟眼前那个垂死挣扎的女人,是自己曾经迷恋的女人啊。而且,肚子里面还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啊!“虎独不食儿啊!”但是想到桂花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对自己的声誉、前途和家庭都是一个相当大的威胁啊。所以,院长扭着头,望着那竹林深处,思考着……

  很快,桂花无力挣扎了,脚最后瞪了一下,整个人不动了。他们立马收拾好东西,匆匆忙忙下了山。驱车回家,并且处理好与作案有关的一切工具。而令院长夫妻没想到的是,桂花的尸体在两天后竟然给一场闹剧意外发现了!而院长老婆在当晚开始就怪病缠身,至今不清楚什么样的病症,只是莫名的头痛……至今未愈。

  为了自己继续可以高高在上,为了家庭完整,为了弥补自己下半身的一时冲动,院长在桂花和这些名誉、前途、家庭之间选择了牺牲桂花还有那个自己属于自己的骨肉;院长老婆,为了继续维系这个家庭,为了老公的前途,也痛下杀手,结束了他人的生命。桂花,因为各种的诱惑,欲望的疯狂膨胀,而把自己的生命逼入了绝路。

  这起惨案的原因其实就是人的贪婪和自私,所谓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男人有钱就会变坏,女人没钱,就想办法变成有钱”这句话对他们来说确实很对,但事物的一切皆是因果循环、环环相扣的。当然,最后按老习惯,用一段文学的话语结束这个故事“欲望适度则为利,欲望过度则为害。人生在世,不应让欲望的潮水冲开理智的大坝,只有这样,才能少走弯路,少流悔恨的泪水。清爽恬淡,笑对人生,也是一种高度的幸福……”

相关文章:

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案之水库浮尸案

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案之“鬼”来电

 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案之行李箱浮尸案

轰动香港六大政府默认的灵异事件

盘点中国十大诡异未解悬案!重庆红衣男孩事件 小仙女柏雪失踪案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