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灵异事件 ->

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案之变态奸尸案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下面小编继续整理下一个案件,这个事件发生在几年前一个偏远的山区,这真是一个灭绝人性的惨案,案件让大家看看何为人类的本性,严格说来人也不过是动物,有些人真的跟畜牲没有区别。

点击查看原图

  这个地方,是一条在山脚下的小村落,当地民风淳朴,人们依山而居,靠水吃水,生活不算富足,但总体上自给自足。但是,一位村民上山砍柴的一次发现,彻底打破了这片宁静。

  那天,这位村民按照往常一样上山砍柴。山上有座山神庙,平时不少村民也会来到这里为家庭祈福,祈求风调雨顺等,香火倒也鼎盛。但是因为村民的砍柴时间是天光亮,所以整座山神庙也是空无一人。村民想着自己的儿子即将参加高考,也想在砍柴前先去祈福一次,于是,就径直走进山神庙,准备跪拜下去。忽然,他看见庙内侧用来平时村民休息的那个房间有点不对经。好像有什么在房间的门口摆着。村民一惊,但是凭着胆色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一条小孩的腿!村民再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短裙的小女孩已经倒卧在地上,头侧着朝房间里面,眼睛睁得大大,死死地盯着地面,身上衣服凌乱,最令人恐怖的是,小女孩的下身满地都是血迹,有的已经是沾在小女孩腿上凝固了。村民仔细辨认了一下小女孩的外貌,“天啊,这不是昨天不见的二婶的娃吗?”村民撞着胆色,用手探了探小女孩的鼻息,还哪有气啊。“杀人啦,杀人哪”村民惊慌地扒着扒出了山神庙,连砍柴的大砍刀也顾不及拿了,连爬带滚地冲了下山。

  当地民警接报后迅速赶赴现场,山神庙附近已经里里外外围着几层村名,几乎整条村的人都来了。死者母亲二婶在山神庙外面哭哭啼啼:“哎呀,小玲你死得太惨了,你爸走得早,我也没好好看着你,昨天你不见了我就有不好的感觉了,谁知道……要是我知道哪个天煞把你害成这样,我肯定要带着他下地狱的,哎呀……”忽然就眼前一黑,哭得晕了过去。现场又是一片混乱。肚满肠肥的村长一边指挥着安抚二婶,一边叉着腰,大声地对村民说:“这件事最好是其他人做的,如果是本村村民做的,我一定要亲自捉他出来交给公安机关处理。”他望了望周围的群众,注视着现场每个人。“如果是谁做的,现在乖乖走出来自首,我张某人保证你可以少受点苦……”大家自然也没心情听他宣传自首政策,也盼着公安机关在现场进行调查和取证。

  而这时,公安机关正在现场进行紧张的取证工作,法医也对尸体进行初步尸检。忽然,法医说了一句:“这个凶手还是不是人啊?这也太tm的变态了吧。”所有人员的目光都给法医这句话给吸引过去,大家都想看看这凶手有多变态。

  “这畜生竟然奸杀了这个小女孩,而且还把一条木棍狠狠地塞进小女孩的屁股,简直就不是人能干出来的。”法医狠狠地说,是谁对这样可爱的小女孩下如此的狠手啊,当地民警都咬牙彻齿,在心里面默默将这个变态杀人狂绳之于法。

  回去尸检,得出的结果更加震撼。小女孩的致命伤是腹部给利器所伤,造成大量出血致死。而且死前应该受到非人的折磨,在小女孩的四肢上面都有绳索捆绑过的痕迹,而且竟然在小女孩的嘴角上提取到精液的痕迹,与阴道提取的精液同属于同一个人。而阴道已经是三级撕裂,而且更加令人震惊的是,法医根据检查结果,发现小女孩阴道上的精液竟然是死后才留下来的,也就是说,这个变态凶手在小女孩死后对其进行了奸尸!而女孩的死亡时间是在案发前一天晚上9点到10点,而据小女孩母亲回忆,小女孩小玲昨天下午就外出,直到晚饭的时候还没回家,母亲就开始着急,发动了整条村的人,寻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第二天一早正想报警,结果小玲这个时候已经遇害了。

  而据现场搜查证据的民警的线索,现场除了插在小玲屁股上的木棍上提出到几枚清晰的指模。而在山神庙外面的一颗树下,民警发现了一只小玲的鞋子,同时在树下疏松湿润的泥土中,发现了几枚可疑的脚印。而经过分析和比对,发现这是一双布鞋的鞋印,鞋子码数大概是42~43左右,而且有个十分可疑的地方,左脚的鞋印比右脚的鞋印深而大。这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情况是留下这个鞋印的人当时左边身子在负重,第二种可能是这个人的右脚可能有点残疾。这点线索给这个案子的侦破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

  照理说,现场留下的线索应该说很多,捉拿凶手应该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但是去到实际调查的时候却是不断碰壁。调查人员首先对最大嫌疑的本村村民每家每户进行排查。对那些尺码对头的村民进行细致调查,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没有一个村民有犯案可疑。调查人员不死心,再一次进行DNA比对,结果跟之前的如出一辙,村民不是凶手。村长这时洋洋得意:“我就说嘛,这种丧心病狂的家伙怎么会是我们村民呢?”大家想想当初村长在宣传自首政策时的大义凛然,只能够无奈地一笑。

点击查看原图

  办案人员无奈,只能够继续扩大搜索范围,但是案发的村落地处十分偏僻,又没有监控设施,平时一般很少外来人会到这条村落来。办案人员只好碰碰运气去别的村落调查,但是调查依然一无所获。按道理说,有凶手的指模,有精液样本,有怀疑是死者的脚印足迹,要找出来应该比较容易,但是调查确是停滞不前。小玲母亲天天过来公安局了解情况,而且当地村民也害怕这个变态的杀人犯再次行凶,破案的压力越来越大。而就在调查人员感到头痛的时候,村长却挺着大肚子,气喘不止:“啊sir,那个变态杀人狂又犯案了。”办案人员十分惊讶,而这个事件也立刻让整个村子都炸了营。

  这次出事地点又是这座诡异的山神庙,事隔三个星期后再一次出事。今次遇害的是同村另外一个小女孩,死亡方式如出一致,都是腹部给利器所创,然后死后奸尸,屁股插棍,这好明显是同一个人所为。死者小贝,跟小玲一样都是下午出去玩,吃晚饭的时候还没回家,小贝父母想起之前小玲的惨况,已经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于是又开始整条村寻找,结果夜晚8点多的时候,一大群村民拿着电筒,火把等照明工具再次来到山神庙,竟然发现小贝几乎又倒在小玲遇害的地方。然后家属痛哭,村长跑来报案,村民的议论纷纷,整个村落顿时乱成了一团。疑凶再次用残忍的手段杀人,当地公安局长义愤填膺,当即下了一道死命令,一个星期内一定要破案!

  办案人员憋着一口劲,一定要让两个小女孩得到交代。其实,一系列同类型的杀人案,作案得越多,留下的线索会越多,找到受害人的共同特点,很容易得出一些重要的线索,成为破案的关键。其实这个案件在小贝之后遇害后三天就告破了,看看是怎么破案的吧。

  办案人员综合两宗惨案的所有线索,结合犯罪心理学的知识,得到了如下的几个结论:首先,两个死者都是小女孩,而且共同的地方是家境比较贫穷。第二点,两个小女孩都应该是自愿跟着凶手上山的,因为自小玲遇害后,大家都比较留意陌生人,如果是凶手强行带小贝上山,那小贝的挣扎,大声呼叫肯定会引起其他村民的注意。第三点,凶手一定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到两个小女孩主动跟着凶手上山。凶手很有可能不止认识这两个小女孩,而且村里的其他小孩也可能认识凶手。当初小玲案发后的询问只是问小孩有没有看见过小玲。没有问清楚平时有没有什么人过来村里面,这些问题都是问大人,而当时忽略了一些东西,有些事情可能只有小孩知道,而大人不知道。第四点,根据凶手行凶的方式,凶手可能小时候有过这样的创伤,而且到现在可能有性功能障碍。

  说起捉拿犯罪嫌疑人,其实有点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小贝遇害后第三天,办案人员继续走访调查。忽然就看见两个小女孩结伴嬉笑着跑去山脚下的方向,一个警员好奇,就从后面跟上了那两个小女孩。只见那小女孩走到山脚下一个比较偏僻开豁的地方,令警员惊讶的是,这里居然聚集着十多个小孩,围着一辆三轮车,嘻嘻哈哈的笑声不住传出。警员跟着的那两个小女孩,此时挤了进去,都从兜里面拿出几张皱巴巴的一角钱,看得出这钱是小女孩攥了很久的,递了过去那个三轮车上的中年男性:“雪伯,我要个雪糕。”那男性呵呵一笑,拿着票子就从车上拿出个雪糕,小心递给了她们。“小心,拿好。”雪伯的举动像个慈父。警察在远处看着,没什么可疑的,就是个雪糕车,但是忽然间全身一震,雪糕!那两个遇害的小女孩会不会是受到雪糕的诱惑呢?那个卖雪糕的中年男性有重大嫌疑!

  警员当机立断,立马将情况汇报回指挥中心等待增援,一边默默地注视着这个可疑的中年男人。那个雪糕大叔此时依然被十几个小朋友围着,但是他此时确十分慈爱,真的很难相信他会是那两件灭绝人性的凶手。警员也想着,当初排查的时候谁知道有这样一个雪糕大叔,隔几天就过来卖雪糕。而且这个大叔,基本上大人是很少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而小孩却是天天盼望他过来,这不是最佳的行凶者吗?

  而这时,警车声大作,突然奇来的警车声让这个雪糕大叔十分慌张,正想要逃走,埋伏在一旁的警员已经冲了过去,迅速将他从车上按到地上面,而且警员注意到,这个大叔的右脚行动不方便,这更加坚定了自己当初的猜想。几个警员合理把这个可疑的雪糕大叔和他那台雪糕车带回了警察局里面。

  警方提取了这个雪糕大叔的DNA样本,发现与两名死者身上的样本一致,而在雪糕车上面发现了与两位死者身上发现的木棍造型基本上一样,事后雪糕大叔供述是用来作支架用途的。在种种证据面前,这个身背两条人命的凶手最终承认了犯罪事实。

  当带着凶手指认犯罪现场的时候,当地村民得知这个变态奸尸案的凶手已经捉获,都义愤填膺地拿着锄头,木棍,大砍刀等各种武器想对凶手就地伏法。警方十分艰难才能控制好现场的情况。村长拿着大喇叭,还在不停地煽动着当地村民,神情激动,已经红到了脖子上,喘着粗气喊道:“杀人填命!杀人填名!”后来,局长大声对他说:“你是不是也想进来监狱试一下?”村长一听,立马就萎了;“立刻跟神情激动的村民说:“大家要听党的指挥,支持党的决定,大家不用着急,法律一定会替小玲和小贝报仇的,大家冷静点……”

  为什么一个和开可亲的雪糕大叔,会造出如此灭绝人性的事情呢?这其中其实也是一个好悲惨的故事。

  原来凶手童年的时候,生活在一个十分悲惨的家庭里面,父母双忘,被亲戚寄托在他舅舅的家里面,从小没有少受苦,受到亲戚的冷眼那是肯定的了。而且,这个不是最主要,身体上的创伤忍忍就能过去,但是心灵的创伤就会让自己的一辈子都蒙上阴影。在他八岁那一年,他永远也忘记不了,他舅舅那嘴脸,他舅舅把他关在房里面,然后强行把他的裤子脱了,然后不顾他的哭喊声强行侮辱了他(大家知道吧,学名叫鸡奸……)。而且,有第一次,必然就有第二次,只要他跟舅舅单独在家,舅舅就会对他做这样的事。这样非人的生活足足持续了三年。一个少年是有羞耻之心的啊,而且这严重阻碍了雪糕大叔的人格发展。他学会了反抗舅舅的暴行,最终在一次反抗中,恼羞成怒的舅舅拿起木棒拼命地抽打雪糕大叔的右脚,使他落下了终身残疾。

  复仇的种子在一个少年的心里面埋藏了三年,他不明白为什么亲戚们要对他冷眼相看,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舅舅会如此对他,他有太多的不明白,后来,你知道只有自己创一条路,才能摆脱这一切。但是,做这件事之前,他首先要做一件事,先把那禽兽不如的舅舅给灭了。

  一天夜里,他把大瓶安眠药混合在舅舅一家的晚饭里面,待药力发作,舅舅一家人都昏迷的时候,他收拾好行装,然后一把火把熟睡中的一家人全部烧死,然后远走他乡。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快感,他有的只是对未来的迷茫。

  拖着一只有残疾的脚在他乡中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但是雪糕大叔还是艰难的坚持了下来。他想起以前自己经历的种种非人生活,咬了咬牙在他乡中坚持了下来。利用仅有的一点资金,在街边开始帮人擦鞋。也好雪糕大叔比较勤快,也就慢慢在他乡中生存了下来。

  春来秋去,没有任何技能和知识的雪糕大叔,只能每天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摆着摊档,等待着过往的路人驻足,还要随时面对城管等“关照”。各种困难他都忍受了下来,而且慢慢有了一间固定的出租房,于是,从小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的雪糕大叔,渴望有一个家。

  但是雪糕大叔明白自己不是高富帅,怎么想那个白富美呢?但是经人介绍,他倒是跟一个二婚的女人认识了。或许他之前没有接触过女人吧,觉得这个女人怎么看怎么好,而这个女人可能是看在雪糕大叔够老实,于是,相识了几个月,女人搬进了雪糕大叔的出租屋。

  从未接触过女人的雪糕大叔第一个晚上就感觉到自己下腹发热,三下两初二就把床上的女人的衣服脱光,老二翘得老高,正要行事的时候,忽然间,雪糕大叔满脑子都是舅舅侮辱自己时的画面,下身就不受控制似的,刚进去了一点就射了。身下的女人十分惊讶:“你射了???!!”这句话让雪糕大叔无地自容,结果当晚不欢而散。女人以为自己的老公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太紧张,所以也没在意。而且自己有经验,引导一下自己的老公就可以了。但是,无论女人怎么引导和放松雪糕大叔,他每到关键时候总是会掉链子。女人的耐心也耗光了,开始对雪糕大叔有微言,随着这样不欢而散的次数越来越多,女人甚至以此时作为谈资在跟邻居谈论。“哼,我家那个东西,刚进来就萎了,给他吃药了也没用。”“不会吧,虽然他的脚有点问题,但是看他还是挺强壮的,怎么就不行呢?”这样的对话多次传入了雪糕大叔的耳里面,男人的尊严早已消失得荡然无存,他仿佛觉得每个人看他时候的眼神都是充满轻蔑和不屑。于是他把心一横,用积蓄买了一辆雪糕车,开始不定时去在附近的村落卖雪糕,挣点小钱外还可以避开老婆那轻蔑的表情,邻居那嘲笑的目光。

  雪糕对于这些偏僻村落的孩子来说,简直是无法抵挡的诱惑,每次去到一条村落,小朋友们总是把雪糕大叔围得紧紧的。看着小孩们那开心的笑声,那无邪的眼神,雪糕大叔在这个过程中感到了被尊重,感到男人的尊严又回来了。每次孩子都喊着自己多分一点雪糕给他们,雪糕大叔从这过程中得到了无数的满足感。但是每次一次回家之后,家里的婆娘总是嘲笑他那蹩脚的床上功夫,让他又备受打击。终于,在这自信心反复增加又马上遭受打击的过程中,雪糕大叔发觉了自己的身体上面拥有了两个自己(人格分裂了)

  那天下午,雪糕大叔来到了村落里,又是一大群嘻嘻哈哈的孩子围着他。等孩子们都心满意足地拿着一个个雪糕散去的时候,都已经准备天黑了,而雪糕大叔也正想回去。这时看见了一个小女孩站在不远处远远的张望,大叔看到,那是一张渴望的眼睛。大叔招呼了小女孩过来,问她什么情况。小女孩就看着雪糕,不说话。大叔明白了,那个小女孩没钱。看着她小脸通红通红的,大叔就想免费送她一个。但是这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叔内心却突然变了那个阴暗的自己,他明白了他想占有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他要在这个小女孩面前表现男人的雄风。

  于是,他先稳定了小玲:“你跟叔叔上山玩一个游戏,玩完之后叔叔给两个雪糕你。”

  小玲望了望那群拿着雪糕,逐渐散去的小孩,用力地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这是一个致命诱惑。

  于是,小玲和雪糕大叔慢慢消失在夜幕中,隐没在上路上。

  大叔把雪糕车停在山脚下,然后跟小玲说上去山上的山神庙玩一次捉迷藏,下来就可以吃雪糕。

  小玲看着已经黑了的天开始犹豫了,但是看着自己没有尝试过的雪糕,她还是点了点头。

  上山的路上,雪糕大叔一边抱着小玲,一边开始乱摸了。小玲年级小,也不敢反抗。在途中就这样磨磨蹭蹭的,鞋子什么时候丢了一只也不知道。雪糕大叔毕竟脚有一点残疾。把小玲抱到山神庙里面也累到不行了,站在一旁喘着粗气。

  “叔叔,我们快点开始吧,我要回去吃饭了。”小玲开始焦急了。

  雪糕大叔此时已经疯狂了,原形毕露,冷笑一声:“你还想吃饭?我先把你吃了再说。”

  于是,雪糕大叔犹如饿虎扑羊一样,扑向了小玲。

  身下的小玲拼命挣扎,雪糕大叔已经失去了理智,用系在腰间的一把小刀,用力插进小玲的腹部。血如潮水般涌来了出来,小玲的身体在微微挣扎过后开始逐渐冰冷了。大叔此时也疯狂了。把小玲的小裙子往下一拉,把自己裤子一脱。同样的结果,刚插进去,童年那一幕幕又鬼魅一样的在大叔的脑海里重复播放着,一遍又一遍。大叔一软,射了。

  平时妻子的羞辱,再加上此情此景,愤怒无比的雪糕大叔,拿起腰间的小木棍,用力地捅向小玲的阴道,顿时血流如注。想起当日舅舅对自己的施暴,今天,已经失去理智的雪糕大叔在无辜的小玲身上复仇了,他把木棍抽了出来,然后用力把它插在小玲的屁股上。小玲衣服凌乱地倒在了地上,双眼挣得大大的,仿佛留恋着这个世界上最后的食物。小玲看到的是一张灭绝人性的面容,带着不解和恐惧离开了这个世界。

  雪糕大叔慢慢恢复了冷静,看着眼前那一动不动的小玲。恢复了善良的大叔惊恐了,收拾好刀子,连棍子也忘记拔出来了,连爬带滚冲了下山,把雪糕车开着就走了。期间,他听到村子里有很大的动静,估计是寻找小玲去了。雪糕大叔想过自首,但是对于死亡的恐惧,他还是选择了逃命。连忙用那残疾的双腿蹬着车,离开了村落。

  回到家,诚惶诚恐的雪糕大叔怕自己的事情败露,把刀子扔进了河里面。妻子看见雪糕大叔这么慌张的进来,也没有反应,心里想着估计是这窝囊废今天遇到警察罚款什么的,心理暗笑一下。雪糕大叔害怕得几天没有出门口,后来看见风平浪静,也就慢慢开始继续骑着雪糕车外来了。直到三个星期后,他再一次来到了村落,而这次的受害者,是小贝。几乎是一样的情节,只是结果不一样。

  这次杀人后,因为自己第一次杀人没有被发现,所以他这一次也放心了许多,三天之后他又来到村落卖雪糕了。而结果这一次,他被一个金睛火眼的警员无意中发现了。于是,就有了之后的故事。

  这次案件的审判过程中,雪糕大叔完全有权力申请精神病司法鉴定。但是可能大叔觉得自己如此凶残地杀了两个如此可爱的小女孩,他自己良心过意不去,没有申请。只是在法庭上淡淡说了这句话:“我有罪,请求法院判我死罪。”然后,慢慢转过身,向义愤填膺的受害者家属深深鞠了一个躬。

  巴尔扎克曾经说过:“生命是每时每刻的一种抗议,一种复仇。”这宗惨案的背后,是一种深深的仇恨贯彻始终,这结果,是仇恨的延续,还有就是带给我们无穷的思考和深深的叹息。

  几年前,在我省一处偏远的地方,发生了一宗灭绝人性的惨案,令到当地居民十分震惊和愤怒。

  这个地方,是一条在山脚下的小村落,当地民风淳朴,人们依山而居,靠水吃水,生活不算富足,但总体上自给自足。但是,一位村民上山砍柴的一次发现,彻底打破了这片宁静。

  那天,这位村民按照往常一样上山砍柴。山上有座山神庙,平时不少村民也会来到这里为家庭祈福,祈求风调雨顺等,香火倒也鼎盛。但是因为村民的砍柴时间是天光亮,所以整座山神庙也是空无一人。村民想着自己的儿子即将参加高考,也想在砍柴前先去祈福一次,于是,就径直走进山神庙,准备跪拜下去。忽然,他看见庙内侧用来平时村民休息的那个房间有点不对经。好像有什么在房间的门口摆着。村民一惊,但是凭着胆色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一条小孩的腿!村民再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短裙的小女孩已经倒卧在地上,头侧着朝房间里面,眼睛睁得大大,死死地盯着地面,身上衣服凌乱,最令人恐怖的是,小女孩的下身满地都是血迹,有的已经是沾在小女孩腿上凝固了。村民仔细辨认了一下小女孩的外貌,“天啊,这不是昨天不见的二婶的娃吗?”村民撞着胆色,用手探了探小女孩的鼻息,还哪有气啊。“杀人啦,杀人哪”村民惊慌地扒着扒出了山神庙,连砍柴的大砍刀也顾不及拿了,连爬带滚地冲了下山。

  当地民警接报后迅速赶赴现场,山神庙附近已经里里外外围着几层村名,几乎整条村的人都来了。死者母亲二婶在山神庙外面哭哭啼啼:“哎呀,小玲你死得太惨了,你爸走得早,我也没好好看着你,昨天你不见了我就有不好的感觉了,谁知道……要是我知道哪个天煞把你害成这样,我肯定要带着他下地狱的,哎呀……”忽然就眼前一黑,哭得晕了过去。现场又是一片混乱。肚满肠肥的村长一边指挥着安抚二婶,一边叉着腰,大声地对村民说:“这件事最好是其他人做的,如果是本村村民做的,我一定要亲自捉他出来交给公安机关处理。”他望了望周围的群众,注视着现场每个人。“如果是谁做的,现在乖乖走出来自首,我张某人保证你可以少受点苦……”大家自然也没心情听他宣传自首政策,也盼着公安机关在现场进行调查和取证。

  而这时,公安机关正在现场进行紧张的取证工作,法医也对尸体进行初步尸检。忽然,法医说了一句:“这个凶手还是不是人啊?这也太tm的变态了吧。”所有人员的目光都给法医这句话给吸引过去,大家都想看看这凶手有多变态。

  “这畜生竟然奸杀了这个小女孩,而且还把一条木棍狠狠地塞进小女孩的屁股,简直就不是人来的。”法医狠狠地说,是谁对这样可爱的小女孩下如此的狠手啊,当地民警都咬牙彻齿,在心里面默默将这个变态杀人狂绳之于法。

点击查看原图

  回去尸检,得出的结果更加震撼。小女孩的致命伤是腹部给利器所伤,造成大量出血致死。而且死前应该受到非人的折磨,在小女孩的四肢上面都有绳索捆绑过的痕迹,而且竟然在小女孩的嘴角上提取到精液的痕迹,与阴道提取的精液同属于同一个人。而阴道已经是三级撕裂,而且更加令人震惊的是,法医根据检查结果,发现小女孩阴道上的精液竟然是死后才留下来的,也就是说,这个变态凶手在小女孩死后对其进行了奸尸!而女孩的死亡时间是在案发前一天晚上9点到10点,而据小女孩母亲回忆,小女孩小玲昨天下午就外出,直到晚饭的时候还没回家,母亲就开始着急,发动了整条村的人,寻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第二天一早正想报警,结果小玲这个时候已经遇害了。

  而据现场搜查证据的民警的线索,现场除了插在小玲屁股上的木棍上提出到几枚清晰的指模。而在山神庙外面的一颗树下,民警发现了一只小玲的鞋子,同时在树下疏松湿润的泥土中,发现了几枚可疑的脚印。而经过分析和比对,发现这是一双布鞋的鞋印,鞋子码数大概是42~43左右,而且有个十分可疑的地方,左脚的鞋印比右脚的鞋印深而大。这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情况是留下这个鞋印的人当时左边身子在负重,第二种可能是这个人的右脚可能有点残疾。这点线索给这个案子的侦破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

  照理说,现场留下的线索应该说很多,捉拿凶手应该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但是去到实际调查的时候却是不断碰壁。调查人员首先对最大嫌疑的本村村民每家每户进行排查。对那些尺码对头的村民进行细致调查,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没有一个村民有犯案可疑。调查人员不死心,再一次进行DNA比对,结果跟之前的如出一辙,村民不是凶手。村长这时洋洋得意:“我就说嘛,这种丧心病狂的家伙怎么会是我们村民呢?”大家想想当初村长在宣传自首政策时的大义凛然,只能够无奈地一笑。

  办案人员无奈,只能够继续扩大搜索范围,但是案发的村落地处十分偏僻,又没有监控设施,平时一般很少外来人会到这条村落来。办案人员只好碰碰运气去别的村落调查,但是调查依然一无所获。按道理说,有凶手的指模,有精液样本,有怀疑是死者的脚印足迹,要找出来应该比较容易,但是调查确是停滞不前。小玲母亲天天过来公安局了解情况,而且当地村民也害怕这个变态的杀人犯再次行凶,破案的压力越来越大。而就在调查人员感到头痛的时候,村长却挺着大肚子,气喘不止:“啊sir,那个变态杀人狂又犯案了。”办案人员十分惊讶,而这个事件也立刻让整个村子都炸了营。

  这次出事地点又是这座诡异的山神庙,事隔三个星期后再一次出事。今次遇害的是同村另外一个小女孩,死亡方式如出一致,都是腹部给利器所创,然后死后奸尸,屁股插棍,这好明显是同一个人所为。死者小贝,跟小玲一样都是下午出去玩,吃晚饭的时候还没回家,小贝父母想起之前小玲的惨况,已经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于是又开始整条村寻找,结果夜晚8点多的时候,一大群村民拿着电筒,火把等照明工具再次来到山神庙,竟然发现小贝几乎又倒在小玲遇害的地方。然后家属痛哭,村长跑来报案,村民的议论纷纷,整个村落顿时乱成了一团。疑凶再次用残忍的手段杀人,当地公安局长义愤填膺,当即下了一道死命令,一个星期内一定要破案!

  办案人员憋着一口劲,一定要让两个小女孩得到交代。其实,一系列同类型的杀人案,作案得越多,留下的线索会越多,找到受害人的共同特点,很容易得出一些重要的线索,成为破案的关键。其实这个案件在小贝之后遇害后三天就告破了,看看是怎么破案的吧。

  办案人员综合两宗惨案的所有线索,结合犯罪心理学的知识,得到了如下的几个结论:首先,两个死者都是小女孩,而且共同的地方是家境比较贫穷。第二点,两个小女孩都应该是自愿跟着凶手上山的,因为自小玲遇害后,大家都比较留意陌生人,如果是凶手强行带小贝上山,那小贝的挣扎,大声呼叫肯定会引起其他村民的注意。第三点,凶手一定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到两个小女孩主动跟着凶手上山。凶手很有可能不止认识这两个小女孩,而且村里的其他小孩也可能认识凶手。当初小玲案发后的询问只是问小孩有没有看见过小玲。没有问清楚平时有没有什么人过来村里面,这些问题都是问大人,而当时忽略了一些东西,有些事情可能只有小孩知道,而大人不知道。第四点,根据凶手行凶的方式,凶手可能小时候有过这样的创伤,而且到现在可能有性功能障碍。

  说起捉拿犯罪嫌疑人,其实有点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小贝遇害后第三天,办案人员继续走访调查。忽然就看见两个小女孩结伴嬉笑着跑去山脚下的方向,一个警员好奇,就从后面跟上了那两个小女孩。只见那小女孩走到山脚下一个比较偏僻开豁的地方,令警员惊讶的是,这里居然聚集着十多个小孩,围着一辆三轮车,嘻嘻哈哈的笑声不住传出。警员跟着的那两个小女孩,此时挤了进去,都从兜里面拿出几张皱巴巴的一角钱,看得出这钱是小女孩攥了很久的,递了过去那个三轮车上的中年男性:“雪伯,我要个雪糕。”那男性呵呵一笑,拿着票子就从车上拿出个雪糕,小心递给了她们。“小心,拿好。”雪伯的举动像个慈父。警察在远处看着,没什么可疑的,就是个雪糕车,但是忽然间全身一震,雪糕!那两个遇害的小女孩会不会是受到雪糕的诱惑呢?那个卖雪糕的中年男性有重大嫌疑!

  警员当机立断,立马将情况汇报回指挥中心等待增援,一边默默地注视着这个可疑的中年男人。那个雪糕大叔此时依然被十几个小朋友围着,但是他此时确十分慈爱,真的很难相信他会是那两件灭绝人性的凶手。警员也想着,当初排查的时候谁知道有这样一个雪糕大叔,隔几天就过来卖雪糕。而且这个大叔,基本上大人是很少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而小孩却是天天盼望他过来,这不是最佳的行凶者吗?

  而这时,警车声大作,突然奇来的警车声让这个雪糕大叔十分慌张,正想要逃走,埋伏在一旁的警员已经冲了过去,迅速将他从车上按到地上面,而且警员注意到,这个大叔的右脚行动不方便,这更加坚定了自己当初的猜想。几个警员合理把这个可疑的雪糕大叔和他那台雪糕车带回了警察局里面。

  警方提取了这个雪糕大叔的DNA样本,发现与两名死者身上的样本一致,而在雪糕车上面发现了与两位死者身上发现的木棍造型基本上一样,事后雪糕大叔供述是用来作支架用途的。在种种证据面前,这个身背两条人命的凶手最终承认了犯罪事实。

  当带着凶手指认犯罪现场的时候,当地村民得知这个变态奸尸案的凶手已经捉获,都义愤填膺地拿着锄头,木棍,大砍刀等各种武器想对凶手就地伏法。警方十分艰难才能控制好现场的情况。村长拿着大喇叭,还在不停地煽动着当地村民,神情激动,已经红到了脖子上,喘着粗气喊道:“杀人填命!杀人填名!”后来,局长大声对他说:“你是不是也想进来监狱试一下?”村长一听,立马就萎了;“立刻跟神情激动的村民说:“大家要听党的指挥,支持党的决定,大家不用着急,法律一定会替小玲和小贝报仇的,大家冷静点……”

  为什么一个和开可亲的雪糕大叔,会造出如此灭绝人性的事情呢?这其中其实也是一个好悲惨的故事。

  原来凶手童年的时候,生活在一个十分悲惨的家庭里面,父母双忘,被亲戚寄托在他舅舅的家里面,从小没有少受苦,受到亲戚的冷眼那是肯定的了。而且,这个不是最主要,身体上的创伤忍忍就能过去,但是心灵的创伤就会让自己的一辈子都蒙上阴影。在他八岁那一年,他永远也忘记不了,他舅舅那嘴脸,他舅舅把他关在房里面,然后强行把他的裤子脱了,然后不顾他的哭喊声强行侮辱了他(大家知道吧,学名叫鸡奸……)。而且,有第一次,必然就有第二次,只要他跟舅舅单独在家,舅舅就会对他做这样的事。这样非人的生活足足持续了三年。一个少年是有羞耻之心的啊,而且这严重阻碍了雪糕大叔的人格发展。他学会了反抗舅舅的暴行,最终在一次反抗中,恼羞成怒的舅舅拿起木棒拼命地抽打雪糕大叔的右脚,使他落下了终身残疾。

  复仇的种子在一个少年的心里面埋藏了三年,他不明白为什么亲戚们要对他冷眼相看,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舅舅会如此对他,他有太多的不明白,后来,你知道只有自己创一条路,才能摆脱这一切。但是,做这件事之前,他首先要做一件事,先把那禽兽不如的舅舅给灭了。

  一天夜里,他把大瓶安眠药混合在舅舅一家的晚饭里面,待药力发作,舅舅一家人都昏迷的时候,他收拾好行装,然后一把火把熟睡中的一家人全部烧死,然后远走他乡。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快感,他有的只是对未来的迷茫。

  拖着一只有残疾的脚在他乡中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但是雪糕大叔还是艰难的坚持了下来。他想起以前自己经历的种种非人生活,咬了咬牙在他乡中坚持了下来。利用仅有的一点资金,在街边开始帮人擦鞋。也好雪糕大叔比较勤快,也就慢慢在他乡中生存了下来。

  春来秋去,没有任何技能和知识的雪糕大叔,只能每天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摆着摊档,等待着过往的路人驻足,还要随时面对城管等“关照”。各种困难他都忍受了下来,而且慢慢有了一间固定的出租房,于是,从小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的雪糕大叔,渴望有一个家。

  但是雪糕大叔明白自己不是高富帅,怎么想那个白富美呢?但是经人介绍,他倒是跟一个二婚的女人认识了。或许他之前没有接触过女人吧,觉得这个女人怎么看怎么好,而这个女人可能是看在雪糕大叔够老实,于是,相识了几个月,女人搬进了雪糕大叔的出租屋。

  从未接触过女人的雪糕大叔第一个晚上就感觉到自己下腹发热,三下两下就把床上的女人的衣服脱光,老二翘得老高,正要行事的时候,忽然间,雪糕大叔满脑子都是舅舅侮辱自己时的画面,下身就不受控制似的,刚进去了一点就射了。身下的女人十分惊讶:“你射了???!!”这句话让雪糕大叔无地自容,结果当晚不欢而散。女人以为自己的老公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太紧张,所以也没在意。而且自己有经验,引导一下自己的老公就可以了。但是,无论女人怎么引导和放松雪糕大叔,他每到关键时候总是会掉链子。女人的耐心也耗光了,开始对雪糕大叔有微言,随着这样不欢而散的次数越来越多,女人甚至以此时作为谈资在跟邻居谈论。“哼,我家那个东西,刚进来就萎了,给他吃药了也没用。”“不会吧,虽然他的脚有点问题,但是看他还是挺强壮的,怎么就不行呢?”这样的对话多次传入了雪糕大叔的耳里面,男人的尊严早已消失得荡然无存,他仿佛觉得每个人看他时候的眼神都是充满轻蔑和不屑。于是他把心一横,用积蓄买了一辆雪糕车,开始不定时去在附近的村落卖雪糕,挣点小钱外还可以避开老婆那轻蔑的表情,邻居那嘲笑的目光。

  雪糕对于这些偏僻村落的孩子来说,简直是无法抵挡的诱惑,每次去到一条村落,小朋友们总是把雪糕大叔围得紧紧的。看着小孩们那开心的笑声,那无邪的眼神,雪糕大叔在这个过程中感到了被尊重,感到男人的尊严又回来了。每次孩子都喊着自己多分一点雪糕给他们,雪糕大叔从这过程中得到了无数的满足感。但是每次一次回家之后,家里的婆娘总是嘲笑他那蹩脚的床上功夫,让他又备受打击。终于,在这自信心反复增加又马上遭受打击的过程中,雪糕大叔发觉了自己的身体上面拥有了两个自己(人格分裂了)

  那天下午,雪糕大叔来到了村落里,又是一大群嘻嘻哈哈的孩子围着他。等孩子们都心满意足地拿着一个个雪糕散去的时候,都已经准备天黑了,而雪糕大叔也正想回去。这时看见了一个小女孩站在不远处远远的张望,大叔看到,那是一张渴望的眼睛。大叔招呼了小女孩过来,问她什么情况。小女孩就看着雪糕,不说话。大叔明白了,那个小女孩没钱。看着她小脸通红通红的,大叔就想免费送她一个。但是这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叔内心却突然变了那个阴暗的自己,他明白了他想占有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他要在这个小女孩面前表现男人的雄风。

  于是,他先稳定了小玲:“你跟叔叔上山玩一个游戏,玩完之后叔叔给两个雪糕你。”

  小玲望了望那群拿着雪糕,逐渐散去的小孩,用力地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这是一个致命诱惑。

  于是,小玲和雪糕大叔慢慢消失在夜幕中,隐没在上路上。

  大叔把雪糕车停在山脚下,然后跟小玲说上去山上的山神庙玩一次捉迷藏,下来就可以吃雪糕。

  小玲看着已经黑了的天开始犹豫了,但是看着自己没有尝试过的雪糕,她还是点了点头。

  上山的路上,雪糕大叔一边抱着小玲,一边开始乱摸了。小玲年级小,也不敢反抗。在途中就这样磨磨蹭蹭的,鞋子什么时候丢了一只也不知道。雪糕大叔毕竟脚有一点残疾。把小玲抱到山神庙里面也累到不行了,站在一旁喘着粗气。

  “叔叔,我们快点开始吧,我要回去吃饭了。”小玲开始焦急了。

  雪糕大叔此时已经疯狂了,原形毕露,冷笑一声:“你还想吃饭?我先把你吃了再说。”

  于是,雪糕大叔犹如饿虎扑羊一样,扑向了小玲。

  身下的小玲拼命挣扎,雪糕大叔已经失去了理智,用系在腰间的一把小刀,用力插进小玲的腹部。血如潮水般涌来了出来,小玲的身体在微微挣扎过后开始逐渐冰冷了。大叔此时也疯狂了。把小玲的小裙子往下一拉,把自己裤子一脱。同样的结果,刚插进去,童年那一幕幕又鬼魅一样的在大叔的脑海里重复播放着,一遍又一遍。大叔一软,射了。

  平时妻子的羞辱,再加上此情此景,愤怒无比的雪糕大叔,拿起腰间的小木棍,用力地捅向小玲的阴道,顿时血流如注。想起当日舅舅对自己的施暴,今天,已经失去理智的雪糕大叔在无辜的小玲身上复仇了,他把木棍抽了出来,然后用力把它插在小玲的屁股上。小玲衣服凌乱地倒在了地上,双眼挣得大大的,仿佛留恋着这个世界上最后的食物。小玲看到的是一张灭绝人性的面容,带着不解和恐惧离开了这个世界。

点击查看原图

  雪糕大叔慢慢恢复了冷静,看着眼前那一动不动的小玲。恢复了善良的大叔惊恐了,收拾好刀子,连棍子也忘记拔出来了,连爬带滚冲了下山,把雪糕车开着就走了。期间,他听到村子里有很大的动静,估计是寻找小玲去了。雪糕大叔想过自首,但是对于死亡的恐惧,他还是选择了逃命。连忙用那残疾的双腿蹬着车,离开了村落。

  回到家,诚惶诚恐的雪糕大叔怕自己的事情败露,把刀子扔进了河里面。妻子看见雪糕大叔这么慌张的进来,也没有反应,心里想着估计是这窝囊废今天遇到警察罚款什么的,心理暗笑一下。雪糕大叔害怕得几天没有出门口,后来看见风平浪静,也就慢慢开始继续骑着雪糕车外来了。直到三个星期后,他再一次来到了村落,而这次的受害者,是小贝。几乎是一样的情节,只是结果不一样。

  这次杀人后,因为自己第一次杀人没有被发现,所以他这一次也放心了许多,三天之后他又来到村落卖雪糕了。而结果这一次,他被一个金睛火眼的警员无意中发现了。于是,就有了之后的故事。

  这个案件审理时,雪糕大叔完全有权力去申请精神病司法的鉴定。可是大叔觉得自己如此凶残地杀了两个如此可爱的小女孩,他自己良心过意不去,没有申请。只是在法庭上淡淡说了这句话:“我有罪,请求法院判我死罪。”然后,慢慢转过身,向义愤填膺的受害者家属深深鞠了一个躬。

  巴尔扎克曾经说过:“生命是每时每刻的一种抗议,一种复仇。”这个案件,其实是另一种深深的仇恨贯彻始终,这结果,是仇恨的延续,还有就是带给我们无穷的思考和深深的叹息。

相关文章:

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案之水库浮尸案

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案之“鬼”来电

中国史上最恐怖的杀人案之行李箱浮尸案

轰动香港六大政府默认的灵异事件

盘点中国十大诡异未解悬案!重庆红衣男孩事件 小仙女柏雪失踪案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