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100多人轮回转世村!揭秘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再生人”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你相信轮回转世吗?世界上有再生吗?最近,湖南坪阳乡出现了一个转世村,全村人基本都有前世记忆!难道孟婆汤失效了,为何100多人都说自己是再生为人呢?有报道就称轮回转世是真实存在的,你相信吗?下面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说这次事件的过程:

  在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的地方,出现了一群“再生人”,他们自称是通过投胎转世来到今世,并清楚地记得前世的经历。

  坪阳乡位于通道的最南端,处在湖南、广西两省的交界处,一片外人很少涉足的神秘区域。“再生人”这种奇怪的说法在这个地方古已有之,当地将这一现象作为田野文化并进行了调查,也想解开这一谜团。坪阳乡的领导陆志鑫介绍:“再生人,以前这种现象也是存在的,但是没有做深层次的分析和研究。我们尽管不能从科学上去考究,是什么原因形成的,但这种特异的文化现象非常普遍,我们坪阳乡只有7800多人口,据我们把这种再生人现象作为文化调查来看,我们统计了一下,就有一百来个,就有一百来个再生人。”

点击查看原图

  再生人,就是人生下来更事后,便能如数家珍般的说出他前世姓什名谁、家住何处、做过什么事、怎么生如何死、周围的邻里亲戚等等。更有甚者,会找到前世居住之地,或下葬之所,也有找到上辈子的亲人,再续前缘的。

  在通道这块神秘的地方,不时出现一种非常神奇的生命轮回现象。几位权威专家教授到实地考察后,排除了人为炒作和集体扯谎的可能性,认为很有研究价值,建议设立“再生人通道观察站”。这种“神秘的生命现象”也许永远是个谜,而正是这未解之谜,将成为好奇者前来通道的恒久动力。

  案例一:吴师彩和吴师航 前世生死好姐妹 来生一对双胞胎

  22年前,坪阳乡都垒侗寨有一对不离不弃的姐妹伙伴,一次,一人在家因受到父母斥责,萌生弃世的念头,不曾想其伙伴也要跟随一起死,于是双双凑钱买农药喝下自尽。而后又双双投胎转世,成为该乡新寨村吴局聪夫妇膝下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这听起来很像在说一段神话故事,然而,它却是真真确确的真人真事。

  这对双胞胎姐妹名叫吴师彩和吴师航,姐姐吴师彩前世名叫石倍盛,妹妹吴师航,前世名叫姚倍罗。

  那天,记者来到新寨村吴局聪夫妇家里采访,女主人告诉我说,就在她分娩“双姐妹”的前几天,听人说都垒有一对年轻姐妹喝农药死了的事情。此后,我常常在分娩前的阵痛中隐隐约约地看见有一对年轻女子跟着我进了家里来。分娩后,果然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事。后来,两姐妹慢慢长大了,懂了点事,便常常断断续续说起她们当年如何喝的农药,如何倒在茶油地里,又如何被人埋了,等等。

  尤其是当她们在都垒的爹娘听说此事来看她们时,两姐妹更是如同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一跑进她们的怀抱,久久不愿离开。后来,随着都垒的人来的次数多了,两姐妹对她们讲了许多过去的往事,件件事情如发生在昨天,令人不得不信。现在,两姐妹的上辈父母都已默认她们就是自己的女儿转世,对她们十分疼爱。而姐妹俩也十分留恋自己以前的家,时不时就要到都垒家去看看,陪陪年事已高的父母,享受天伦之乐。

点击查看原图

  案例二:白猪转世为人 屠夫立地成佛

  坪阳乡谱头寨有个吴姓男孩,前世是一头白猪,转世投胎为人后,因尚能准确地认出曾经杀死它的屠夫容某而在当地轰动一时,屠夫容某因此发誓今生今世不再杀生。原来,吴姓男孩与屠夫容某是一个村子里的人,小男孩一岁多时,家人带他到村里去玩,每次只要碰见屠夫容某,小男孩就要拚命地哭叫、挣扎,每次都这样,家里人也不知道个所以然。小男孩长到两三岁时,每当看见有人在地里采猪菜,他都要告诫他们,哪种菜太苦,哪种菜太辣,采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话。弄得大人们直好笑,说他小小男孩能懂啥事。

  这个时候的小男孩在村里更加害怕见到屠夫容某。每每见到容某,他就老远都会拚命往家里跑去,每次都这样。久而久之,村里人感到这里肯定有蹊跷,便试着问小男孩是何原因。哪料,小男孩说出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原来,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里养的一头大白猪。还说,那天,屠夫容某带着一个人来买猪,白猪见不妙,拚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后的山地上,还是被容某等人追上来抓住,抬去他们家给杀卖了。这可是个爆炸新闻。村里人一传十,十传百。小男孩是白猪转世的事就这样传开了。从此,人们见到小男孩干脆不叫其名而直呼“小白猪”了。这个名字就这样一直叫到现在。

  湖南记者找到了这个男孩的母亲陆居桃。

  记者:他是什么时候讲前世的事情的?

  陆居桃:他1岁多。

  记者:刚开始说话的时候?

  陆居桃:刚开始说点点话的时候。

  记者:他怎么说?

  陆居桃:他讲他是猪。人家在外面摘猪菜,他就说你不要拿这种菜,这种菜不好吃,人家问他,他就说他是白猪。

  案例三:吴素德死后先转世为牛牛死后转世为吴晓

  吴晓,坪阳乡马田村人,今年7岁。吴晓3岁那年,父亲带他到姑爷家去串亲,一见到已是古稀之年的太姑爷,小吴晓顿时怒目圆睁,抄起地上的一只靴子朝其猛打,嘴里还嚷嚷道:“打死你,这个坏女婿,坏女婿!”弄得在场所有的大人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人们问其原委,小吴晓才说出真相。

  原来,吴晓上一辈子就是他现在爷爷的爸爸!吴晓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从3岁会讲话时,就曾断断续续地对家里人说他就是他爷爷的父亲,名叫吴树德。吴树德生前育有二男二女。被小吴晓追打的正是他上辈子的小女婿。而小女婿过去确实有过不少得罪老丈人的地方,想不到老丈人转世后也还不原谅他的“坏女婿”。之后,小吴晓在家常常和爷爷回忆起过去他们父子间的很多往事。很多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又一一再现在他爷俩的眼前。

  案例四:石尚仁 前世24岁高烧而死

  在通道县坪阳乡再生人群中有一个典型人物,她叫石尚仁,1962年出生。这位中年妇女极具神秘色彩,她已经十多年都没吃米饭了,每天的主食就是井水和少许蔬菜,肉类是决不沾口。然而,她每天却能正常劳作,并且不感到疲倦。

  据石尚仁母亲回忆,石尚仁在两三岁时,就说她是从县溪来,原名叫姚嘉安,并生有一男一女,男的叫吴春,女的叫吴梅。面对记者的采访,石尚仁并没有回避。

  记者:你前世是哪里的?

  石尚仁:我前世是那边的,县溪那边的。

  记者: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有了前世?

  石尚仁:小小的时候,能爬在楼梯上的时候了,我就有了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那就是前世。

  记者:以前的亲人都记得吗?

  石尚仁:记得。

  记者:认你吗?

点击查看原图

  石尚仁:后来我到11岁的时候去认他们,他们都感觉这个人跟以前的很相同、很相似,从那个时候我们一直在走动。

  如今,现年已是年纪大过石尚仁的吴梅一直称石为“娘”。自然,无论是吴梅嫁女,还是吴春儿子娶媳妇,石尚仁都以母亲的身份给他们备礼送去。

  石尚仁对记者说,能回忆起前世这种特异,使她有了两个家庭,同样也使她很烦恼,因为人的那个感情啦,从小就好像没有童年一样,感觉这个事情对感情上折磨很大。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再生人”都不愿再提及前世之事。

  案例五:一家四个孩子都是转世再生人

  在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再生人群现象已成为当地一道奇异的风景线。但像都垒侗寨吴祖珍兄弟一家四个孩子都是转世再生人的情况确实是不多见的。吴红业,男,1982年生,吴家长子,前世是双马村杨东的妈妈,名叫杨培社。生前很是孝顺的她,投胎转世后已是身为男孩,仍然挂念在世的老娘。小小年纪就常常要家里人带他到杨家去看老人。自己家里无论有啥好吃的东西,都会争着要拿些到老家去孝敬老人。自然,一旦老家有什么好东西他也要去拿。相隔仅一河之遥的两家人就这样默默地相互之间达成了一种互送有无的默契,俨然就是一家人。

  更难能可贵的是,与吴红业几乎同龄的杨东的儿子,一直很乖地称呼红业为“爷爷”。为此,红业还被当地人戏称为‘小小爷爷’。1992年,杨东的奶奶去世了,此时刚刚10岁的小红业竟痛哭不止,甚至好几次一个人跑到坟地上去哭。此事曾被当地传为佳话。此外,吴家兄弟的另外三个孩子也都是转世再生人。他们都有一个不同的传奇故事。

  案例六:14岁的小男孩尤海我随伞而来

  “我是躲在爸爸的伞里来的。”14岁的小男孩尤海清楚地记得他是如何从五十公里之外的双江烂阳村来到都垒侗寨投胎转世的。

  原来,小尤海的爸爸尤民早年做过生猪生意,在县城双江认识了同事殷玉贵。殷有个儿子叫殷小敏,家里早年曾经为其在烂阳村订了一门亲。但性格开放的殷小敏偏偏不认同这事,还私下里与另一个女子好上了。为此,多次受到父母的严厉训斥。带着一肚子怨气的殷小敏服下了一大瓶毒药自尽了。

  按照当地风俗规矩,这个年龄段是进不了祖坟的。于是,小敏被埋在一处河滩上。与他同埋在这里的还有一个叫贵敏的年轻人。贵敏是个有偷盗前科的人,并因盗窃被抓让人砍了三个手指而死。殷小敏清楚记得他们在河滩上埋了8个月,但尸体未臭。后来,做生猪生意的尤民来到他们烂阳村的家,殷小敏和贵敏两人一起躲进尤民的雨伞里和他一起来到都垒侗寨。殷小敏就做了尤民的大儿子,而贵敏则投胎到另一姚家转世成了一个女孩子。

  该女孩转世时就缺了三个手指。小尤海3岁的时候,每次见外婆做饭时,都要告诉外婆炒菜时少放点油,少放点油,他说他们烂阳没有油,节约点油拿去烂阳给他原来的家里人。那时,从不出过远门的外婆根本不知道什么烂阳是什么意思,只当是小孩子乱说胡话。一次,小尤海跟着外公到集市上买猪崽,去了三次都因市场缺货而未买到。小尤海就对外公说,去我们烂阳的家去拿,我们烂阳的家养着一头大黑母猪,在肚子下面有一点白条,还有12个猪崽呢。外公听着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第二天,家里人仔细问小尤海:“哪里是烂阳村?你知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可以去烂阳村?”小尤海指着公路明确告诉他们说,从这条路到双江再去烂阳村。家里人带着小尤海到双江,一打听果然有个烂阳,按照小尤海说的去打听又果然问出个殷家来,直到这个时候外公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心想,这殷家莫不是真的有一头大黑母猪吧。进其家去一看,一切又都如小尤海说的一模一样。大黑母猪,12只全白猪崽一个不少正在睡大觉呢。接下来,自然是惊叹不已的两家人的相互介绍和寒暄。

  从此,小尤海就有了两个爱他的家。小尤海也真的每次去烂阳老家看爹妈时,都忘不了要带上一些茶油。因为烂阳确是很少产茶油的地方。

  案例七:杨云孙子是爷爷老娘 投胎儿子是祖太奶奶转世

  按照中华民族的常规伦理而论,祖孙三代同堂的杨民放是一家中的爷爷,自然应当是这一家中无可争议的“老大”。然而,正如俗话所说“世事难料”。只因他膝下的儿孙冰清聪明,一开口说话就是“我前世就是爷爷的老娘”等等惊人之辞,一下子让本是爷爷的他倒成了不折不扣的“孙子”。

  儿子名叫杨云,今年已是30而立之年。他2岁时就常对家人说,他前世就是他现在爷爷的奶奶,并能明确告诉自己的爸爸,他们家以前是在村里的什么具体位置,为何搬家来这里,屋前屋后都有哪些邻居,种些什么果树等等,说的是真真确确,无一错漏。

  而今年刚7岁的小孙子日波更神。也是2岁时,小家伙因调皮,爷爷动手打了他一小下,小日波当即大叫道;“你这个儿子竟敢打你老娘不怕雷轰吗?”爷爷当即哄着小日波问道;“你如何就成了爷爷老娘啦?”小日波明确告诉爷爷说,她原来的名字叫吴农之,是从本村的吴柄家嫁过来。这铁板钉钉的事实直把爷爷听得目瞪口呆。此后,小家伙又陆陆续续跟家人回忆了过去的许多往事,件件事说得有凭有据,令人惊奇不已。从此,爷爷在家是处处不敢得罪自己的儿孙。他认为尊敬自己的儿孙辈没有什么不好,因为毕竟人生轮回转,说不好有朝一日,我即有可能成为自己儿孙的儿孙啊!

点击查看原图

  案例八:吴民恩前世为人母转世男儿身

  吴民恩,男,都垒人,48岁,3岁时就说自己上辈子名叫姚明然,是姚明标的姐姐。姚明然原来嫁到当地杨家后曾生有两女,生育三胎时因难产而去世。她清楚记得上辈子死于难产时的情景。当时,她因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母亲曾对她说过一句话;“孩子,想我们女人要受这样大的痛苦,下辈子就是做只昆虫也要做只雄昆虫啊。”后来,她死后真的变成一只雄昆虫,后又被人踩死,才投胎转世到当地吴家,成为吴家的大儿子。

  吴民恩很小时就能够指认他过去的“娘家”及其“娘家”所有人等,尤其对其生育的两个女儿,如今身为人父的他还是以其“养母身份”自居。两个女儿也乐于接受他就是她们过去的母亲这样的事实。他们互敬互爱俨如一家人,直让人羡慕不已。

  案例九:吴宇衡 前世结婚借钱转世来生照还

  2008年11月,通道县坪乡马田村五组的吴春利出嫁了,比春利还小8个月的本村青年吴宇衡竟以“父亲”的身份前来参加婚礼,并送了不少嫁妆、礼物。

  原来,吴宇衡的前世就是吴春利的父亲吴金睢。27年前,吴金睢因一场突发的大病不治身亡,留下8个月大的春利跟奶奶生活。壮年去世的吴金睢不久即到本村吴家投胎转世,成为吴家的小儿子吴宇衡。吴宇衡4岁时跟父亲到春利家去,看见春利手中拿的木算盘,小宇衡便说算盘是他用过的,那时在生产队,他当过记工员,是队里给他用的。看到门后的扁担,也说是他从八组的一个朋友吴某借来的,还说,当年他结婚还曾经向他借过20元钱,并一直未曾还他。

  回家后,小宇衡每过几天就向家里人提起借钱未还的事,小小年纪竟以大人的口气说“借人家的钱不还,对不起人,真对不起人”这样话来。父亲听小宇衡说得像模像样,便亲自到八组吴某处问这件事,想不到果有其事,又问吴金睢尚健在的妻子,也说确实借过。春利奶奶听说这个事,说既是金睢结婚时借的钱未还,理当由我们去还,于是替金睢还了别人20元钱。从此,小宇衡便不再提起欠人家钱未还这件事情。 

  记者为探寻事件的真相,走访多家做了许多采访,可是始终无法将“再生人”之谜解开。不过,世界上已经有人相关科学家在研究这些问题,像这样的事件也很多,不过更多的人并不相信“灵魂转世”,因为他们认为这应该是当事人出现了双重人格或者因自己无法理解所形成的意识。全世界对“再生人”这类现象,也没有出现合理的依据。

  不过,坪阳乡轮回转世材的“再生人”事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这种情况会不会和当地的习俗有关呢?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