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真的留在日本了吗

[2015-07-17]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史记。秦始皇本记》载:“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仙山,名曰蓬莱、方丈、瀛州。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自古以来,便有人对徐福东渡所至之地提出质疑,最盛传的是东渡日本说。

                                              点击查看原图

实际上,如果细细研习史传,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中华历史上,很早便有人探索过日本,并有详细的记载。早在西周初年,便有“越裳氏献雉,倭人贡畅草”。《山海经》中也明确指出渤海之外有岛国,名“倭国”,为燕的属国,燕人常去,并且也得到了考古大量实物的证明: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已开通两条通往日本的航线,在其登陆地出土了众多中国青铜器。其中,一条自山东半岛起,经朝鲜南端沿海,顺日本海左旋环流海流到日本西海岸沿岸,至北海道北面宗谷海峡,这里出土了类似中国青铜编钟器350多件;另一航道自对马海峡到日本南部北九州的战国航线,这里有中华战国青铜剑和戈数十件。自南至北,中华先人足迹遍布了日本列岛,足见秦始皇完全能而且了解这条航线。可见,自周至战国时代已为中国人熟知的日本岛,日本应该早被人们熟悉。不应是徐福向秦始皇报道的东海三山,海外仙山决非倭国(即日本列岛)。

 

那么,徐福究竟到哪里去了呢?《史记。封禅书》载:“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蓬莱、方丈、瀛州。此三神山者,其傅在渤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去。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为官阙。未至,望之如云;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乃至秦始皇并天下,至海上,则方士言之不可胜数。如皇自以为至海上而恐不及矣。使人赍(带)童男女入海求之。船交海上,皆以风为解(以风大为解释),日未能至,望见之矣。”

 

这段宝贵的记载中,透露出许多信息。所谓的三神山,自齐威王以来便有人不断探索,并成功抵达,而太平洋对岸在古人概念中也是渤海外岸,因而“去人不远”。他们可以沿太平洋常年西风带及暖流顺风水而行,称为“船风引而去”。抵达彼岸之后,强大的海流受到北美西海岸大山阻挡而波浪涛天,浪高入云巅,船在浪尖,令人以为岸边的山在水下。这时登陆成为大问题,因为山岸陡峭,若不用缆绳固船,则会退回海中,这在日本是不可能见到的。如在北美北部登陆,气候寒冷,白雪覆盖,则“其物禽兽尽白”。至于“黄金为宫阙”,则是中美墨西哥玛雅人的城邦传统,此时日本尚在石器时代,居于洞穴之中,不可能有如此巍峨的宫阙。至于神药,则是取其神秘之意。博闻广记的秦始皇知道“扶桑东禺”曾有先人到达,殷人东渡及叛走的百越人,以及战国时代燕齐两国中自海外归来的方士,他们都广泛留传着“海外仙山”的传言。

                                             

历史和传说中大量关于海外仙山的传说深深吸引着这位雄才大略的君主,因此其才不遗余力,通过12年的海上活动,力求开辟通往另一大陆的海上航线,在另一大陆扩建帝国。况且徐福船人众多,3000余男女,数十艘大海船,“费用以巨万计”,若只寻求仙药,不必有此规模和行动,而实质是大规模地探索新大陆新航道的大编队航行。何况满载五谷种子及数千男女百匠诸工,如只是求仙问药不必如此,特别是没有必要带上不能干活的童男童女,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去开拓一个大地区,是一个大规模有计划有组织的长远规划的行动。当然可能有部分人留在日本(若全在日本,一月间可往返数次,没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更大部分是抵达美洲,其登陆点应在北太平洋暖流的最东点,即今墨西哥西海岸,时间上(前219年)大致与玛雅文明兴起相一致。

 

60余年后的汉武帝时,淮南王刘安的大谋士伍被,即谈及徐福东渡的下落,“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史记。淮南衡山列传》),即得到了一块自然条件好的广袤平原土地,又有水利可用,这当然是美洲大陆而不是弹丸日本了,因此便当了酋长不再回国了。这极有可能是与徐福同渡美洲而回国的少部分人的确切消息。综上而言,春秋战国及秦汉时代的燕齐方士,因为熟知了解美洲情形,方敢向权威甚重的秦始皇提出寻访“三神山”的建言,即中国人早已发现且到达开发的地方,远至颛顼大禹,近到殷人东渡的太平洋彼岸———美洲。

由此可见,徐福东渡留在日本一说,还有待考证。

    上一篇:石球之谜   下一篇:艾滋病传播之谜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6047512号-2

    友情链接: